【非常醫生】防疫醫生走到幕前講解疫情 林緯遜︰我的志向其實是當記者【有片】

休閒 15:25 2020/05/27

分享:

林緯遜醫生近月多上電視講解疫情資訊,由沙士時做Dirty Team到現在教人戴口罩,崗位也不一樣。

一場新冠肺炎經時數月,各醫學專家也發表專業意見,當中有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除了約一星期一次上ViuTV的《今日疫情》,還接受各傳媒採訪,曝光率奇高,「開頭都有『交功課』的心態,但疫情下來,發覺這真的幫到市民認識這新型病毒,都有成功感。」不如去片聽聽他點講︰

未入正題,先跟林緯遜warm up聊天,本來以為疫情下,醫生「應該好忙」,原來是我們這些小市民一廂情願,「其實醫療界在2月至4月都好靜,包括公立和私家醫院,不是有緊急病都不入院。我有些舊醫生朋友或同事,做地舖門診的,生意跌了8、9成,又要交租出糧,每月蝕錢做。」疫情下,從旅遊飲食以至醫療,似乎真是攬炒地「眾生平等」。

林緯遜定期會上ViuTV《今日疫情》做嘉賓分享防疫資訊。(ViuTV截圖)

分享疫情資訊

回應「今日疫情」,林緯遜駕輕就熟,一問自動上波,明顯是這幾個月訓練有素。林緯遜其實在伊利沙伯醫院工作多年,近年才轉投私人醫生市場,本來是「默默耕耘派」,但以他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的身份,一場疫情,令他走上前線為市民講解疫情資訊。

傳染病科的醫生不多,長久以來都是默默工作的一群,只是市民未必知道,不是大型疫情才『做嘢』,如看抗生素的用法,減低其抗藥性,或平時幫助醫療團體,減低病人手術併發症的風險等,都是改善市民的健康。

專科醫生林緯遜一星期一次上ViuTV的《今日疫情》。(經濟日報圖片)

疫情令市民對傳染病科廣受關注,林緯遜亦認為是好事。作為前公立醫院醫生,曾在03年沙士的dirty team工作,每天見6、7個同事受感染,但他也悍然說「未驚過」,今次向他市民解釋此肺炎病毒的病理,現一星期還去他的「母院」伊利沙伯醫院探班一次,兼了解最新疫情。林緯遜不諱言開頭是抱著「交功課」的心態,但慢慢做下來想法亦不同。

疫情開始時的一、二月,衛生防疫中心未必能貼地的將訊息帶給市民,但我和其他專科醫生在媒體向大家講解為何要戴口罩,真的感到市民會聽,有助防預疫情,不是做show的感覺。

林緯遜說目前約一星期一次,會返伊利沙伯醫院幫手。(相片︰被訪者提供)

紅十字精神投身杏林

回顧林緯遜的行醫生涯,他說中學揀科時,本來對兩種職業很感興趣,

第一當然是醫生,第二是做傳媒。其後中文大學醫學院及浸會大學傳理系分別取錄了我,考量了一會,決定了前者。

林緯遜靦腆一笑。醫生和記者,你問問現在的中產家長想兒子行哪條路?「果時熱血好多,覺得做記者很有使命感,不會理將來的就業環境。」

林緯遜中學時是紅十字會青年團的會長。(相片︰被訪者提供)

講開,原來是和林緯遜中學時參加過紅十字會有關。「中一至中四做校內十字會青年團,我是隊長,他們的宗旨是『Serve One Another』即是互助的概念,覺得原來救人是很有意義的事,延伸下去覺得醫生很有挑戰性,後來就去了讀醫。」

愛滋病身心同療

中大醫學院畢業後,林緯遜就往伊利沙伯醫院實習兼工作,且一做20年。「實習初期的辛酸度慘不忍睹,早上做足24小時,可以未吃過任何東西,水都沒甚麼機會飲。工作量極大,感覺像戰地醫院,也不要說長期的疲勞睡眠不足的情況。」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醫生,有時還得孤軍作戰,在晚間要應付各類奇難雜症,壓力可想而知。

1998年林緯遜 (右) 於伊利沙伯醫院內科部實習醫生,他說工作量其大,也練就了紮實的行醫履歷。

但體會較深的,反而是在內科時開始的傳染病科培訓練,

其實主要是愛滋,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傳染病,受影響的不只身體上的病理,而是涉及個人心理、社會議題,家庭倫理等。一般人談及愛滋,即時聯想是生活不檢點、性濫交等,你可能不認同他的性取向或態度,但作為醫生,要將自己的價值觀暫時放下,正如醫生不會不醫一個長期吸煙的肺癌病人一樣。 

林緯遜定期會上ViuTV《今日疫情》做嘉賓分享防疫資訊。(ViuTV截圖)

從《春光乍洩》到近期的《叔‧叔》,同志的心事在門櫃間向來千迴百轉,應診時林緯遜就順道扮演那個傾聽心聲的樹窿角色。

他們童年可能受過很多不好的經歷對待,或心靈創傷,也質疑過自己的性取向,沒好好面對,心理壓力很大。選擇了自己的的生活,又感染了愛滋,會令病人格外沮喪。可以想像,他見你時其實是背負著大半生的心結,醫病也醫心,是不同的挑戰。

撰文︰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