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泰國】80後女生移居泰國創社企保育社區 凱兒:泰國有很大的喘息空間

休閒消費 10:01 2020/05/29

分享:

香港80女生移居泰國後創立社企「在地遊」,希望透過旅遊貢獻當地社區,保育在地文化。

80後香港女生凱兒早於10多年前,便以工作簽證移居泰國任職社企,後來更成立網上旅遊團「在地遊」,透過與當地社區合作設立不破壞生態的旅遊路線,保育當地文化。

要在泰國取得工作簽證不易。她解釋:

當地公司資產要達200萬泰銖(約49萬港元)才可請外國人,而外國僱員亦受最低工資保障,港人為月薪4.5萬泰銖(約1.1萬港元),內地人及台灣人只需3萬泰銖(約7,300港元),一般中小企業不太可能會聘請外國人。

接觸當地人的過程中,凱兒學懂珍惜所擁有的。(相片:受訪者提供)

凱兒認為,香港人優勢不算強,「論英文及人際網絡,新加坡更好,地理上更近,論語言,這裏有好多會說泰文的中國或台灣年青人來讀大學,然後找工作。若企業需要懂中文的員工,會想請中國人而非香港人,他們想要內地網絡。」

泰國宜居可選生活步伐

凱兒一直關心社會議題,移居前她在港任職NGO,有感行事欠缺彈性,令她萌生成立社企的念頭。「無辦法改變制度,唯有改變自己。若自己仍留在香港,不過打份工賺些收入,跟隨現有制度行事,不是我想做的事。我寧願選擇跳出框框嘗試更多可能。」

月租3500港元的500呎單位。(相片:受訪者提供)

她曾到不同國家做義工,最後選擇了泰國。原因是她認為泰國宜居:「泰國的生活較容易,文化差距較少。要做社會服務,首先自己要享受當地生活。」

會所內的Infinity Pool可賞日落美景。(相片:受訪者提供)

泰國生活寫意悠閒,不論居住環境、人與人的關係、工作,都有很大喘息空間。「你可平價租住大單位,星期六日可完全放假,人與人之間不會直接衝突。你可以調較自己的生活步伐,這很重要。香港正正就是無空間無選擇。」

她的住所設有會所。(相片:受訪者提供)

以住屋為例,她最初搬來泰國,距離巿中心幾個BTS站的300呎單位,只需月租1500港元;現時她居於距離旅遊熱點翟度翟市集附近、BTS沿線的500呎單位,連私人會所,包全屋家具電器,也不過是月租3500港元,住宿豐儉隨意。

社區為本加強村民自主

純商業模式運作的旅行社,有時會為當地社區帶來負面影響。凱兒舉例:「旅遊業者為減低成本,將少數民族村落移至巿中心建成旅遊村,這有兩個壞處,一是以低價人工聘請村民打工,構成剝削,二來將原有文化變成人為建構,破壞保育。」

本地遊會與當地少數民族合作設計行程。(相片:受訪者提供)

在地遊則冀望透過旅遊加強居社區自主性及文化保育。旅程開展前凱兒都會先花半年時間與當地人建立關係,並以伙伴形式設計行程,讓當地人民成為老闆,並有權拒絕遊客到訪。她認為最重要是當地人能決定發展路向和步伐。

體驗當地文化的捕蝦。 (相片:受訪者提供)

在地遊曾與泰國北部大型少數民族阿卡族合作,由當地村民教遊客煮傳統食品;也曾帶中學生到貧民窟與當地人一同製作花環體驗半小時才賺到0.5港元的剝削工作。「參與者反思了很多,花環售價不便宜,但製作人的薪水卻很微薄,反映中間商人剝削及貧富縣殊禍害。」

因應疫情到貧民窟派發口罩、搓手液和日常用品。(相片:受訪者提供)

帶中學生到貧民窟學製花環,體驗剝削工作。(相片:受訪者提供)

在地遊於去年成立,由凱兒接洽不同團體,有團成行就有利潤,例如一個10人的兩天一夜團,包食宿、導遊,每人團費約1,000港元,扣除必要開支,7成利潤予合作社區,凱兒收取3成。團費視乎人數、行程和客人要求。

疫情影響營業仍感樂觀

疫情影響下,她在原本公司將停薪留職達半年,而在地遊所有旅行團亦告取消。但凱兒仍樂觀:「泰國生活成本低,要我半年無收入在這裏生活是無問題的。現在正思考自己經驗如何與香港有更多連結。」

出入商場要量體溫,並將到訪資料傳給政府。(相片:受訪者提供)

現時泰國仍處於緊急令下,晚上10時至翌日早上8時的宵禁仍實行中,商場及食肆已逐漸開放,據凱兒觀察,現時巿面大約恢復了四成,若真要到泰國旅行,恐怕也是半年後的事了。

記者:陸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