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歎息橋】黃溢濠拍打戲致視網膜鬆脫 隨亡父步伐習武盼當動作演員

娛樂 18:55 2020/05/29

分享:

雖然拍打戲幾乎導致失明,黃溢濠還是堅持往動作演員方向發展。

黃溢濠最近在ViuTV頻頻出現,由《打天下》的職業拳手反派阿細,到《歎息橋》的癡情學生阿南,還有在紀錄片形式的劇集《寂寞是幫兇》中分析力強的副導演AJ。

曝光率高應該要開心,但溢濠心情矛盾:「擔心是怕出現得太頻密,怕Viu不再找我。開心在於能夠在短時間內,給觀眾看到三種不同的演繹,亦想大家發掘我的更多面貌。一直希望能夠跳出舒適圈,不想只做外表斯文、正氣的角色,想籍著最近的作品告訴大家,我可以做得更加多。」

三個角色當中,《打天下》的阿細相信是溢濠最有感覺的一個。

去年開拍的電影《一秒拳王》欠缺一名識演又識打的演員,導演趙善恆想起一向有打泰拳的黃溢濠。溢濠只為了一場戲在演出時可顯示出拳手的體格,花費整個月時間操練,其努力和毅力受到武術指導梁博恩賞識,於是向歐錦棠推薦,棠哥看過其演出後便邀請他參演《打天下》。

【歎息橋】借自身苦戀經驗演活長情阿南 陸駿光拒戴「愛妻號」光環

黃溢濠於《打天下》中首次飾演反派角色。(劇照)

拍《打天下》受傷

拍動作片受傷少不免,在拍《打天下》被安排「一打四」的第一場戲,溢濠便受到「重傷」。

在度位期間不慎被對手打中右眼:「被打當下眼球彷彿撞上後腦般,好痛!棠哥馬上問我要否到醫院檢查,但我打開眼睛仍然能夠看到東西,為免阻礙拍攝進度於是繼續工作。隔了兩日發現眼角經常看到閃光才決定到眼科求醫,醫生說我的視網膜與晶狀體有點鬆脫,有盲的風險,建議我立即施手術。」

禍不單行,在休養期間溢濠更因細菌感染雙眼同時發炎,前後休息了一個多月時間才康復。

【歎息橋】岑珈其為編劇代言人 黃綺琳打破第四道牆:說出角色心底話

溢濠有意發展成武打演員。(劇照)

學習蔡李佛

不過這亦無阻溢濠再次接演動作片的心,皆因其父是蔡李佛拳的師父,令他有意隨爸爸的步伐進發:「可能有點情意結,從小已想像爸爸一樣厲害,奈何他在我小時候已離開人世,沒有機會跟他學功夫。」

到近年,有些師伯叫他學武,覺得溢濠是家中唯一有機會的接班人:「我亦希望踏著爸爸的足印,幫他推廣武術,同時想了解他為何這樣醉心武術,所以接下來會跟大伯學習蔡李佛。」

此外,溢濠亦有感近代缺乏動作演員:「既然大家都會競爭類似的角色,為何我不去嘗試比較另類、少人想做角色?」

吸引力發則使然,溢濠一有往動作演員方向進發的念頭,剛好就有《一秒拳王》和《打天下》的出現。

【歎息橋】林保怡周家怡續《綠豆》前緣 不自滿過往成功勇於跳出舒適圈

爸爸畢蔡李佛拳大師,相信溢濠在武術上也有些天份。(湯炳強攝)

歎息橋】獲黃秋生廖啟智等好戲之人欣賞 黃定謙盼望靠演技獲觀眾認同

現年27歲的黃溢濠,14歲被導演劉國昌發掘,首部電影《圍城》就擔演男主角。

可是,再次現身大銀幕,已經是5年後的事:「依稀記得《圍城》煞科翌日,起床的時候覺得好空虛,想不到自己到底有甚麼可以做,只想埋位開戲。當時未有將感想告訴電影團隊和導演,因為完全不知道原來想做演員要講出來,要告訴大家我想入行、可以怎樣做。直後到來遇上麥曦茵她才知訴我,同時我亦立志一定要做個好演員。」

年僅27歲已經出道13年。(湯炳強攝)

【歎息橋】嘆與林保怡陳奐仁「相逢恨晚」 潘燦良明晚登場演伍詠薇老公

為追夢節衣縮食

出道至今13年,當年隨《圍城》團隊以觀眾身份參加金像獎,去年則以主持身份出席,黃溢濠謙稱:「十多年好少,稱不上(演藝)生藝,自覺只是起點。我非平步青雲,亦非高山低谷,但一直都跟隨自己感覺、步伐去發展,最開心是我至今仍然堅持、沒有一刻想放棄演員的工作,最多只是暫離一下。」

過去多年作品不算太多的黃溢濠,坦言曾有許多節衣縮食的時候:「許多時候接近完全無錢,就會有少少希望、少少收入,每次有放棄的念頭,就會有一點『甜頭』,見能夠繼續就繼續。」不過再省吃儉用,長期沒有收入也很難撐下去,溢濠曾經有半年切切實實地零收入,更一度轉行。

PlayTime是當時的男子偶像團體。(instagram圖片)

當年溢濠與林耀聲、岑珈其與梁曉豐曾組男子組合「PlayTime」,可是組合解散後工作大減:「當時無騷出、無廣告、無電影、無劇集,更加無人識我,於去轉做電影幕後的美術和服裝。除了因為要賺錢過生活,亦希望即使離開幕前也不要走太遠,轉個形式留在電影行業。」

在幕後工作亦令黃溢濠了解更多電影的運作:「電影製作很不簡單,作演員已經好舒服,幕後要在電影開拍前後做許多前期和後期製作,劇組這麼多人照顧我一個演員去做戲,其實最輕鬆、最得到照顧的就是演員。」

【歎息橋】梁諾妍與男友洪永城打對台 首次拍劇與衛詩雅合演護士

《寂寞是幫兇》下周將迎來結局。(劇照)

【歎息橋】林保怡首次擔任劇集監製 周家怡讚新劇予演員充足發揮空間

為生計兼職當售貨員

訪問中黃溢濠更爆出當年辛酸,笑指連經理人也是首次聽到這事:「曾偷偷出去做兼職銷售員,最怕不是被人認得被人取笑,而是怕辜負了身邊幫助我的人。團隊要經營一位演員要付出許多時間和心機,我竟一個『屈尾十』走去轉行,就像推翻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我不想令他們不開心,但為了生活只能偷偷打工。不過只是很短的時間,同事也不知情。」

直到近年知名度和工作都有穩步上升的趨勢,收入亦變得「正常」:「不能說有很好的生活,但至少我能夠生存,終於可以不用令家人太大負擔。他們以前打來問我不是問我工作怎樣,而是問我夠不夠錢用。」

最近開始嘗試作劇本創作。(湯炳強攝)

但面對近日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身份被動的演員都要做些主動的出擊:「最近整個市都好淡,沒有拍攝的時間我作了新嘗試,開始自己度劇本,因為怕太被動就甚麼沒有發生。我們這一代不應問電影能給我們甚麼,應該問我們能為電影付出甚麼。即使未必能回到當年的電影黃金時代,但至少能慢慢上揚,希望保持做好電影的初衷。」

黃溢濠為當演員失戀兼負債 為省交通費寧行路半小時回家  下一頁

立即下載hket App,掌握「全球疫情實時動態」、口罩供應資訊及急症室輪候時間: https://bit.ly/2V94aIF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服裝:Levi’s

Makeup & Hair:@carmencmakeup_hair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