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鬥士】患上血癌再歷情傷打擊 90後港女生戰勝癌魔終遇真命天子【有片】

健康 18:34 2020/05/28

分享:

20歲患血癌又經歷情傷,Sara最終能終到真愛,

90後的Sara是個純真、樂天的女孩,2010年卻遇上影響一生的難關,Sara確診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當時她正值青春年華,也還在唸書,誰知就要對抗病魔。

初起雙腳出現大大小小的紅斑,也長時間低燒,體溫反覆徘徊在37、8度。Sara曾經求診,醫生卻說是感冒、壓力大所致,她也以為只是皮膚敏感,服藥後退紅、退燒就沒為意。直至一次旅行後回港,紅斑情況嚴重,再加上發燒,Sara才再到屯門醫院求醫,抽血後才知道真相。

我的情況好急,醫生說若遲兩個禮拜,我基本上無得救。

雖然病情嚴重,但Sara當下最牽掛的,反而是媽媽的情緒,也叫教會的朋友替她照顧媽媽。「當刻只想醫生快點幫我處理好所有事,如轉病房、抽骨髓等,別讓我媽見到。」

我對白血病沒甚麼概念,只知道好嚴重,會掉頭髮、要找骨髓。

尋骨髓等足半年 花6位數做手術

確診後立即剃頭,預備做化療。「第一次做化療嘔得好厲害,但效果不太理想。隔星期做第二次,要加大劑量,但令白血球都沒了,要入隔離病房一個人住。」

做完化療控制病情,就要找骨髓。近親的不吻合,香港更沒有合適的骨髓,於是覓遍世界各地的華人,內地、台灣、外國都找過,等了半年才有合用的骨髓,需從台灣運過來。當中的檢查、運送都要費用,再加上手術費,Sara換骨髓的支出高達6位數字。

前後做了3次化療左右,Sara說有段時間吃甚麼都好苦。(被訪者提供)

等待的過程中,最煎熬的就是不可外出。除了家和醫院外,沒地方可以去,外出時更要戴幾層口罩,因為身體太弱。

因病而生活大變 抵抗力差痛症纏身

幸而骨髓移植手術成功,但Sara的生活亦因而改變。抵抗力差、定期覆診、經濟負擔等,每樣都要面對。

初期要服6至7種藥,包括標靶藥。另外我好易病,如近距離有人患感冒,過兩日我就會中。身體好弱,任何菌都足以令你玩完。

骨髓移植科、呼吸科、皮膚科等都要定期見醫生,縱使重返校園、回復生活,但已不復以前的狀態。出街要人接送、陪伴,直至年多後,Sara的父母才敢讓她一個人外出。

年紀輕卻是長期病患者,Sara承受過不少異樣眼光。如長期病患者可獲車費津貼,上車拍卡「嘟」的一聲與年輕人不同,小巴司機以為她偷別人的八達通。「他從車頭嗌到車尾,叫我付正價。他一直都不信我,又叫我別阻住其他人。」畢業後找工作,又要配合頻密的覆診期、考慮藥費負擔,讓她受盡困擾。

Sara期望政府能給長期服藥的病人更多支援,減輕經濟負擔。(被訪者提供)

除此之外,Sara指脊骨、髖關節、腳等位置現在都會痛,痛到不太想動。她亦不能暴曬,被蚊咬後又腫又痛,曾因而失眠。

以前被咬後頂多痕癢,現在會腫成一大塊,並沿住神經線痛上去。我住村屋好麻煩,試過被咬臉、咬眉,腫到像雞蛋一樣。

再度復發受打擊

飽受生活、工作的壓力下,15年Sara再度復發。她於是邊上班、邊打針做治療,惟當時的上司不理解、不支援,再加上藥物副作用為抑鬱症,使她更加辛苦。

Sara原本對愛情、婚姻的憧憬好大,跟前男友一起前亦坦誠了自己的身體狀況,最後卻因病失戀,使她覺得,應該不會再拍拖。

治療過程相約,都是化療針、標靶藥,花了差不多一年。病症不會康復,要跟它共存、控制住病情,雖身體有好轉,但內心的疤痕仍在。「當時自覺是個包袱,不認為會結到婚,會有人肯要我嗎?」

輾轉遇上Mr Right「你做乜咁傻揀我?」

受過打擊後,Sara對感情缺乏信心。但隨後在劇團碰上現在的未婚夫Wilson,慢慢被他的細心、溫柔所打動。Sara入院,他每日入從大老遠入屯門,陪她至探病時間結束。知道Sara腳痛,下車時會走在前面,再慢慢扶她。久而久之,Sara亦認定他是Mr.Right。

二人喜好、性格相近,也沒吵過架。Sara笑指自己仍是Wilson的包袱,只希望不會為他帶來太多負擔,現時情況許可,有甚麼想吃、想玩的,就去做。談及最想跟男友說的話,她笑中帶淚,邊說覺得自己好幸運:

你可以揀一個健康的,跟她有小朋友的(另一半),你點解咁傻揀我?我希望你的選擇不是錯的,還有你覺得值得的話,就夠了。

未婚夫Wilson(右)說,會盡自己的能力照顧Sara。(被訪者提供)

因病而無法有下一代,Sara也曾因而擔心,問過數次:「真的不介意?你可以反口。」Wilson都再三回答:「我不介意。」

對於將來,Sara和Wilson都知道無從預測,但亦不感害怕。「無得驚,總有一日即使不是復發也好,都或會有其他事發生。最多只能夠一起面對、一起經歷。」只要有彼此有身旁,多大的風浪都願一起捱過。

披上夢想嫁衣 籲大眾理解病人

病症影響Sara的身形,也影響了她的自信心,壓力愈大,身形就愈脹。她坦言加上自己嘴饞,大碼新娘難找到適合自己的婚紗。

以前出去試衫,最大碼都無我份。同學可到旺角等地買新衫,我買完9成都不合穿,剩下1成就是不好看的。

拍婚照前半年,要不擔心婚紗無碼,要不有碼但款式不合心意。經朋友介紹下遇上一間小店HW Bridal,她才找到心愛的嫁衣,發現原來自己有得揀。婚姻夢曾經破碎,但遇上合適的人,一步一步把碎片拾起再拼湊,懷着感恩、期待的心,迎接人生新階段。

單肩、魚尾加傘裙的設計,是Sara最喜歡婚紗款式,既修身又漂亮。(黃建輝攝)

回望過去,Sara感謝男友、家人的支持。最渴望的,是大眾的理解和體諒。

我希望社會、各大公司都能夠包容。別介意身邊任何一個患長期病的人,他們不想的。其實患病並非最辛苦、最攞命,病痛總有一日會紓緩到,最多令你離開世界。

但當你患病時需繼續工作,但旁人不理解的時候,你會覺得做任何一份工都好痛苦,也是最折磨的。

無人想病,但若不幸患上,其實很需要旁人的體諒和支持。

我想跟所有患病,或像我一個於年少時患重病的人說,病過後你仍能適應生活,其實你已經贏了。

場地、服裝提供:HW Bridal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