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求生】人氣打冷店試做午巿救亡仍難維皮 潮州硬漢老闆樂觀面對:撐到疫情過去必會轉好

休閒消費 10:24 2020/05/29

分享:

社會運動加新冠疫情,令人氣打冷店明記潮館蝕足9個月,但老闆李緒洪堅定地說會繼續經營下去,相信市道會開始好起來的。

開在旺角3年的明記潮館,專攻潮州打冷海鮮小菜火鍋,主打年輕人市場。本來生意大旺,直至去年的社會運動到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生意便一落千丈,雖然蝕足9個月,但老闆李緒洪堅定的說會繼續經營下去,相信市道會開始好起來的。

明記是一個很典型獅子山下奮鬥的香港故事,話說李緒洪父親李添明於80年代隻身偷渡來港,寄人籬下學得一門廚房手藝,本著潮州硬漢的死慳死抵精神儲得第一筆本金來開間小食店,「父親來港後幾年,亦申請到我們一家團聚。那時家境還差,父親將儲來的血汗錢開了一間粥店,我是長子,當然要幫手了。」

旺角店在商場3樓全層,空間大,又有幾間VIP房,加上大件夾抵食,走年輕人路線。(湯炳強攝)

他記得那時是1996年,自己也只是20多歲,「不要問我為何是廣東粥店,可能是父親覺得食品較單一,可以專注一些吧。」

粥店開在荃灣,經營至2005年左右,便因著租約問題結束。但不久真正的家族品牌才是開始,「其實那時一直有心想開潮州打冷舖,因為以前來港在廚房工作時,都是在潮州舖,而且覺得潮州打冷好有市場,發展空間大。」

潮式秘製螄蚶($108):老闆自家配方生醃,每日鮮醃6小時,味道鹹鮮,地道潮州風味,竟然在年輕人中有市場,他說試過日賣200斤。(湯炳強攝)

決定開潮式打冷

他又提到正是因為那年代試過不少潮州店後,不明白為何可以甚麼都是「時價」,而不同人來埋單計數,會得出不同的結算價錢。「我覺得做生意明碼實價很重要,而海鮮當然需因應當天貨源來價而定,但始終都是會有個『譜』的。」

潮州炒麵線($108):麵線炒得條條分明,夠煙韌,傳統的家鄉味道。(湯炳強攝)

當決定了要開打冷店後,順理成章用父親的名字,「我沒有想太多,就用父親的『明』字吧!雖然實在是由我主理,選址亦都是老家的荃灣。由於第一間店面積細,生意又好,所以不到一年便租對面舖作為另一間分店,由2007年開始,轉眼間又開了13年。」明記可算是荃灣的人氣食店,皆因價錢大件夾抵食,菜式口味款式又多,周末假期經常座無虛席。

汁脆牛腩($178):粉漿把牛腩包得剛好不會過厚,牛腩也夠軟腍。(湯炳強攝)

開午市試救亡

克勤克儉地於荃灣區經營10年後,才萌生跳出區外發展的想法。「生意穩定後,一直都有朋友提議在區外開多間,我當然心儀旺角啦!後來便坐言起行找到現在的店圵,並且一心走年輕路線,做消夜、裝大電視有各地足球聯賽睇,同樣以抵食夾大件做招徠。」他說。

可惜,去年開始因店子處於社會運動的中心地帶,屢有示威衝突發生,生意受到很大影響,「可能因為地點問題,由上年中開始便生意不景,連荃灣老店都是。」

他續說:「打冷店一直只做晚市,我便試在旺角店開午市,但只夠俾午市的燈油火蠟伙計人工,有時還要賺不到,試了1個多月便算數不做了。」

菜館另一邊設水箱,養著各種生猛海鮮作小菜用。(湯炳強攝)

至於外賣他則不以為然,「食打冷是講氣氛,一大班人開開心心的飲下啤酒吹下水。外賣只是純粹食飽,或止一時的心癮,數量維持不到日常開支,其實這年生意額都是負數。」

他唯有忍痛在減少時薪員工人手,自己落手落腳做多些,「好彩三間店的業主都不用問就自動減租,社運時先減三成,後疫情來時又減多一半,都算有人情味了。」

蠔仔肉碎粥($108/大):粥底濃稠,蠔仔又大隻,令粥吃來非常鮮甜。(湯炳強攝)

問他做餐飲20多年來,最難捱的時刻,他立即答一定是這年,「不要說是做生意啦,做了人咁耐都未見過。」

話雖如此,他仍然抱有希望,「疫情會慢慢過去,而且這兩星期限聚令改為8人後,生意又開始有些起色。生活還是要繼續嘛.....」語畢哈哈大笑了兩聲,果然是潮州人遇疫境夠頑強樂天。

明記潮館

地址:旺角砵蘭街180號砵蘭180+商場3樓

電話:2485 0888

營業時間:周一至日 6pm至凌晨4am

記者:郭秀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