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歎息橋】黃溢濠為當演員失戀兼負債 為省交通費寧行路半小時回家

娛樂 19:09 2020/05/29

分享:

儘管荊棘滿途,仍無損黃溢濠追夢決心。

27歲的黃溢濠由14歲參演首部電影《圍城》,至今已13年。自他視演員為終身職業後,想必已經有吃盡苦頭的準備。本為家中幼子備受照料的他,為追夢又免被媽媽擔心,試過到朋友家呆坐扮開工;又因為入不敷支而欠下信用卡債務,幸好有胞姊接應;最低潮時期試過省吃儉用,兩個月僅得3000元花費,只好由一日七餐大減至兩餐、選擇走路來省下車資。

黃溢濠的堅持終於捱出頭,最近連續三劇播出,但又因疫情影響暫時未有新工作接洽。

決定以演員為正職以後,黃溢濠坦言家人在開初有點微言:「他們會說『做這行三更窮、四更富,怎會做得長?你又唔係特別靚仔、高大有才華!』他們會用打壓的方式令我放棄,但我堅持繼續做,因為從來無一件事可以令我這樣專注去做。電影就是這樣一回事,當你踩了一隻腳進去,就很難拔回來。」

【歎息橋】岑珈其為編劇代言人 黃綺琳打破第四道牆:說出角色心底話

當年拍畢《圍城》翌日,黃溢濠除了埋位開戲以外別無想法,令他立志要當演員。(湯炳強攝)

【歎息橋】獲黃秋生廖啟智等好戲之人欣賞 黃定謙盼望靠演技獲觀眾認同

一個月只賺3000元

直到最近溢濠曝光率升高,在ViuTV連出三劇《打天下》、《歎息橋》以及《寂寞是幫兇》,家人態度亦開始軟化:「他們不說反對亦不說支持,我已當他們在支持我。可能我家人比較內斂,不會把說話訴諸於口,反而會說『嗰日喺電視見到你,幾好丫,下次出多啲更好』。哥哥會再低調一點,我們的工作時間差天共地很少見面,他只會簡單地說在電視見到我、叫我繼續。」

身為家中四兄弟姊妹的孻仔,家庭的重擔應不落至溢濠身上,但幕前工作不穩定,亦難讓他定期呈上家用:「正式踏入這個行業時,我抱持著『唔問你拎錢就當畀咗』的心態,因為我真的無能為力。一個月賺3000元又怎好意思付100元當家用,1000我又不夠用,只能暗地裡不給,留待將來有能力一定會奉還。」

【歎息橋】借自身苦戀經驗演活長情阿南 陸駿光拒戴「愛妻號」光環

回想當年捱窮的日子,溢濠已能帶笑道來。(湯炳強攝)

為慳錢一日只食兩餐

曾經試過半年完全無收入,唯有轉職幕後、瞞著公司兼職謀生,甚至窮到負債也試過:「信用卡真的很『萬惡』,試過因為工作先墊支,到錢回來了又要生活,沒有拿去繳費變相一直負債。」溢濠試過向朋友賒借,亦試過向胞姊借錢:「她從不問原因,直接幫我,可能因為我們年紀相近,感情、工作、家庭的問題都會分享。」

未能開源唯有節流,喜歡吃東西的溢濠由一日七餐大大減至一日兩餐,同時減少外食的機會:「對喜歡吃東西的人來說要減少食量真的好慘,以前無錢就會叫阿媽煮飯,久而久之她就會知道我沒有工作。」為了不想讓媽媽擔心,唯有出計謀:「每日出門到附近朋友的家坐一整個下午扮有工作,阿媽打電話來我就裝作正在拍攝趕忙收線,夠鐘就回家吃飯。」

【歎息橋】岑珈其為編劇代言人 黃綺琳打破第四道牆:說出角色心底話

早前溢濠與黃媽媽為港台拍攝節目。(港台照片)

步行30分鐘回家

最低潮時期黃溢濠試過3000元港幣花足兩個月:「回想起來確實不知道怎樣過,真的『搣住使』,不購物、不娛樂,我也算是幸運,許多時候接近完全無錢,就會有少少希望、少少收入,每次有放棄的念頭,就會有一點『甜頭』,見能夠繼續就繼續。」

訪問地點在溢濠的公司附近,受訪位置正正望著一條上山的道路,溢濠順著馬路遙指遠方,憶述當年為省錢,在公司排練到深夜甚至凌晨後,會選擇沿著這條迂迴又陡斜的山坡和樓梯,步行約30分鐘回到家中:「當時真的好窮,因為無錢唯有選擇行路。」

左邊是《打天下》拳手造型,右邊則是《歎息橋》的癡情學生阿南。(instagram圖片)

【歎息橋】林保怡首次擔任劇集監製 周家怡讚新劇予演員充足發揮空間

現實社會男生沒有「麵包」,很難談及愛情,黃溢濠憶起青春時期的一位女友,讓他對面對現實的問題:「那時我們還在讀書,起初拍拖不會提及金錢問題,日子久了到我準備要踏出社會,經常以『等戲拍』為藉口不找正職,她說我沒有上進心,最後受不了而決定分手。」

他當下覺得自己懷抱著理想去做演員,為何對方不明白:「但慢慢想通了,亦因這段戀情醒過來,知道一個成年人應該要怎樣生活,於是決心去找工作。」期間遇上「伯樂」麥曦茵,輾轉加入其公司成為旗下藝人至今。

【金像獎】《花椒之味》11項提名獲業界肯定 麥曦茵堅持追電影夢:放棄才是最大代價

麥曦茵(右二)絕對是黃溢濠的伯樂。(instagram圖片)

【歎息橋】梁諾妍與男友洪永城打對台 首次拍劇與衛詩雅合演護士

生活隨遇而安

過後,他遇過不少戀情,但未必每位戀人都會明白他的堅持:「外人未必明白做演員是怎樣一回事,可能覺得得『點解咁痴線架,無工開無飯食都仲繼續?』行外人不會明白,但我唯有節衣縮食,靠著意志堅持等下一部作品。」

但對於找同行當另一半,黃溢濠則謂:「我的經歷不是絕對,同行會多一層了解,但不排除行外人會有另一種關心。」

林耀聲、黃溢濠、盧鎮業、岑珈其當年合作電影《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成為好友至今。(instagram圖片)

近年工作相對穩定,溢濠坦言收入亦有好轉:「算不上是華麗生活,但比以前舒服得多。」不過近期因為疫情關係工作亦有點緊張,三部劇集完結後,暫時未有續接的工作接洽:「其實都驚架,所以才去寫劇本,自己要主動一點。」

面對疫情工作停擺,黃溢濠開始思考自己的興趣,一向喜歡植物的他有意報讀樹藝課程,可惜想要報考時剛錯失了開學季度,計劃唯有暫擱。最近他亦有跟岑珈其擔任主持,找演員現身其直播節目跟大家分享電影:「當作是曝光,亦能在這比較傷感的氛圍中取得點點娛樂。」

【歎息橋】黃溢濠拍打戲致視網膜鬆脫 隨亡父步伐習武盼當動作演員  上一頁

立即下載hket App,掌握「全球疫情實時動態」、口罩供應資訊及急症室輪候時間: https://bit.ly/2V94aIF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服裝:Levi’s

Makeup & Hair:@carmencmakeup_hair

記者:陳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