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傷痛】單親爸走出喪女之痛 扶助殘疾弱勢 難忘患病婦人為一個口罩落淚

健康 18:15 2020/05/29

分享:

李芝融說,餘生也會去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希望其他人不要走自己的舊路。

「沒想過香港這樣一個富庶的地方,有人會因為一個口罩而哭。」李芝融與嚴重智障女兒彥汶相依為命20年,為省開支,曾一餐當三餐吃;為24小時照顧女兒,曾辭職領綜援。女兒在生時,他加入專責小組商議政策,盼為智障群體的未來打算。2018年女兒病逝後,他加入社福機構工作,一面沉澱喪女傷痛,一面探望長期病患、低收入人士,見證不少人仍在社會掙扎求存。其中,一位居於劏房的婦人,收到口罩而感動落淚的畫面,最教他唏噓感概。

女兒生前不能用口進食,李芝融就學習用胃喉餵食,照顧愛女20年,他無怨無悔。(陳偉能攝)

盼為同路人謀福祉 免其他家長走舊路 

即使女兒未必有機會享用服務,但將來也有家長走我們走過的路,我不想他們走得那麼艱辛。

當年眼見女兒身體機能日漸衰退,李芝融除了學懂讓她自然舒服離開,也希望為同路人謀福祉。他曾被勞工局選入一個專責小組,商議特殊需要人士的政策,「想趁此機會給予貼身意見,因為影響可長達20年。」

女兒離世那年,他加入「關注社會開支聯席」工作,希望改善政策,讓長者、長期病患者、低收入人士等得到相應照顧,信念不變:

希望將來有同樣需要和困難的人,不需再走我的舊路。我想做更多事,令大眾認識社會上掙扎求存的人。

照顧女兒不免疲累,但李芝融說,無論壓力多大,也絕不能把她放下。(陳偉能攝)

探望基層家庭 難忘婦人因口罩落淚

在機構工作期間,他不時上門探訪基層家庭。李芝融稱,有一家三口住在劏房,太太患病,丈夫收入微薄,女兒欠缺電腦做功課,一家並無申領綜援金。他透露,

丈夫覺得領取綜援金是一件羞恥的事,自己有工作能力,不希望被標籤,並成為倚賴政府補助生存的人。

太太於疫情下仍需往醫院覆診,惟他們一家欠缺口罩及防疫用品,遂向機構求助。李芝融概歎:

那位太太見到口罩後,淚水奪眶而出,此情此景烙印心上。沒想過香港這樣一個富庶的地方,有人會因為一個口罩而哭。

另有一位母親居於劏房,為長期病患人士,欠缺工作能力。因家庭開支大,多年來逼於無奈要領取綜援金。惟兒子認為,自己四肢健全,申領綜援金很沒尊嚴。當兒子年紀漸長,母親為顧及其尊嚴,終決定取消申請。

在社會上掙扎求存的人不少。有一個四口家庭,父親為殘疾人士,因醫療及生活開支大而申領綜援金;同時他也想盡量靠自己能力工作,改善生活。惟綜援戶設入息上限,若超出標準則不符合申領資格。目睹街坊想自力更新,卻受制制度,李芝融和同事也愛莫能助,迎來一種無力感。

疫情下,李芝融仍探訪長期病患者,了解其需要,支援他們。(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助同路人重燃希望

與女兒相依為命那20年雖然辛酸,但李芝融認為,自己所經歷的艱難與其他群體不同。近年他親身接觸並體驗露宿者生活後,感覺震撼。

他曾帶領大學生體驗露宿生活,透過拾紙皮賺錢買飯吃,晚上則在深水埗的公園露宿。李芝融坦言,當日每個畫面也教他畢生難忘。「沒想過學生們如此深思熟慮,懂得在不影響其他拾荒者生計的情況下,收集紙皮。」

李芝融在女兒就讀的特殊學校認識嘉敏(右),偶爾也會探望對方,了解其近況。(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打從女兒出生後,他就去了解並處理不同群體的需要,並已成為生活一部分。他說:「不時在想,自己能做些甚麼,令有需要的人過得更好。」

近年的種種經歷,令他認識到不同群體的生活面貌,而不只限於殘疾群體。「希望我的人生活得更有意義和價值。」

李芝融冀望把自己感受過、掙扎過的,與更多人分享;並為同路人重新燃點希望,鼓勵他們為自己爭取,以改善生活。他深知,這需要很長時間,惟他說:

幫助有需要的人,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將來也不會變。

更多有關李芝融的經歷,請看:

【走出傷痛】嚴重智障女兒離世單親爸曾現幻聽 帶骨灰外出1年半終學懂放下:女兒令我堅強

單親爸辭職照顧嚴重智障女兒 一餐當三餐吃:要盡爸爸責任【有片】

智障女兒離開人世 李芝融給女兒最後說話:不用記掛爸爸

與嚴重智障女兒相依為命20年 爸爸李芝融帶女兒骨灰吃雪糕遊樂園

TOPfit 推出食物資料庫,搜羅本地多間餐廳及逾千款食物營養標籤,令您食得有營又健康,立即查看:bit.ly/2UJP4dx

訂閱TOPick Telegram,集合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記者:黃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