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湧維園參與六四集會 參加者︰剩最後一點光都會點盡佢

政治 20:04 2020/06/04

分享:

今年是六四事件31周年。(程志遠攝)

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獲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不過下午五點幾左右,已有不少參加者陸續到維園,有人擔心今次是最後一次六四集會,但也有人直言,「唔擔心得咁多。」

鮑先生。(林曉君攝)

22歲的鮑先生由2012年開始參與六四集會。雖然沒有不反對通知書,但飽先生表示不擔心,亦不認為今次是最後一次的六四集會,表示自己之後一定會繼續出來。對於港區國安法,鮑先生認為,港區國安法繞過立法會,而直接成為香港法例,是徹底破壞了「一國兩制」,他又關注法例條文是否清晰,如何執法以及由誰執法。雖然反對立法,但鮑先生認為,這是中央指令,「政府亦要跪低」,相信沒辦法撤回,但表示之後一定會上人大網表達意見,即使中央不會聽。

楊女士。(林曉君攝)

53歲的楊女士是家庭主婦,已風雨不改出席六四晚會31年,楊女士一早到維園「盡心意」,表示如警方稍後要求離開才會走。楊女士擔心是最後一次六四集會,「以前從來沒有諗過。」她又擔心一旦通過港區國安法,會完全失去言論自由,強調自己並非想推翻政府,但「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將來衫要穿一樣、話要說一樣,沒有自己的思想。」

黃女士。(林曉君攝)

出行不便的黃女士自己一人坐輪椅到維園。黃女士稱,自己30年前已經年年參加六四晚會,「今年只是例行。」黃女士表示,自己從小在香港長大,形容以前日子艱難,亦沒有得到英國政府的照顧,後來日子漸漸好起來,能享受民主和自由,但覺得現時自由被收回,擔心隨時較以前差,「拼咗老命都要(守住自由和民主)。」黃女士稱,需要時自己都會叫口號,「如果嗌一嗌,坐一坐都可以顛覆政權,那證明政府很脆弱。」黃女士表示,無論以後甚麼境況,自己能出來都會出來,「剩最後一點光,我都會點盡佢。」

記者︰林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