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鄧麗欣撐港片接演黃綺琳處女導演作 Stephy:愛不需要以婚姻去維繫【有片】

娛樂 17:53 2020/06/09

分享:

Stephy認為女性不應為家庭而放棄自己的人生。

港產電影《金都》於本月11日上映,首次執導長片的導演黃綺琳(Norris)獲鄧麗欣(Stephy)支持參演,結果她亦不負Stephy所望,憑《金都》獲金像獎新晉導演獎。鄧麗欣大讚黃綺琳的劇本很有誠意,二人首次合作便很愉快。黃綺琳與鄧麗欣齊齊接受TOPick訪問,分享對愛情和婚姻的看法。

【金像獎2020】鄧麗欣憑《金都》第二度角逐影后 Stephy演悔婚女子挑戰鄭秀文

《金都》編劇兼導演黃綺琳和女主角鄧麗欣齊齊受訪。(陳家瑩 攝)

鄧麗欣稱,當時一看到《金都》的劇本便喜歡:「雖然她(黃綺琳)現時仍很怕醜,但第一次會面時,她更加怕醜,所以第一次見她時有點擔心,因為我沒試過主動去與導演說話。」

Stephy覺得導演Norris跟戲中女主角張莉芳很相似:「認識她之後,得悉她其實有很多想法,只是沒有將想法說出來,真的跟阿芳很相似。很多謝她給了我一個demo,我看着她便能演到阿芳。」

【歎息橋】岑珈其為編劇代言人 黃綺琳打破第四道牆:說出角色心底話

Stephy和阿嬌曾於《破事兒》演學生。(《破事兒》劇照)

黃綺琳因《破事兒》看上鄧麗欣

《金都》是很寫實的愛情片,談及現代適婚年齡女性所面對婚姻的種種困惑。

雖然Stephy過往曾演不少商業愛情片,不過Norris找她演出前,卻沒看過太多Stephy的愛情電影,Norris說:「找她後才看回那些愛情片。我很喜歡她在《藍天白雲》的演出,覺得很難演,整套戲都很沉重,並以寫實的方式拍攝,需要由很有動力的演員才能carry。當時的我對她很有信心,覺得她定必能幫助我。」

Norris邀鄧麗欣主演《金都》,主要因為多年前看了彭浩翔的電影《破事兒》:「Stephy和阿嬌在片中一起演學生,她演的奸角很生活化,因而記住了Stephy的演出,覺得她是位非常好的演員。後來有了《金都》這劇本後,即時覺得女主角就是Stephy了。」

她憶述,初次接觸Stephy時感覺戰戰兢兢的:「由於沒合作過,而且電影又低budget,加上她已提名過金像獎女主角,很擔心她不喜歡劇本,但其實我沒想過該怎麼辦,幸好她接下了。」

《金都》探討題材貼地又寫實。(電影《金都》劇照)

鄧麗欣支持港產片

Stephy則大讚劇本很有誠意:「近年都沒看過這麼真誠的一個劇本,第一次看時可能覺得沒甚麼特別,如果不深入去想,會覺得角色很平淡,沒有很多起伏。」

她續稱:「這劇本需要去細味,可能大家習慣了去看我演的商業愛情片,未必能想像到我會如何去演這種戲,連我自己也未必能想到。其實我很喜歡這種很真實、貼地的故事。看到故事時,我會有很多幻想空間,有很多很細微的思考能放在演戲上。」

Stephy很喜歡Norris的劇本。(陳家瑩 攝)

所以,Stephy最終答應接演:「很想支持首部劇情片、新導演,這個計劃能幫助很多人,作為一位本土演員,如果我也不去做、不去幫,那有誰會繼續做香港電影呢?」

之前,Stephy曾經憑《空手道》角逐第37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前年拍畢《空手道》後,大家都形容Stephy脫胎換骨、很不一樣。但演這次的角色,我是還原基本步,將很多事丟掉,好像回到一個甚麼也沒有的角色中。」

Norris和Stephy都很喜歡《金都》的歌詞。(《金都》MV截圖)

《金都》主題曲與電影相連

電影《金都》同名主題曲由Norris填詞、林二汶作曲、Stephy主唱,並獲提名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Norris表示:「很開心,因為我很喜歡寫歌詞,而且Stephy唱得非常好,她入了戲,以角色的身份去唱,她表達一些電影內沒有表達的劇情。」

Stephy指:「不是第一次錄電影主題曲,但這次的主題曲很特別,融入電影內。覺得它是阿芳成長的總結,可能因數年沒推出新歌,我以演員的心態去唱這歌,是演繹這首歌,而非唱這首歌。」

她續指:「初時仍未找到該如何去錄,後來二汶再提議我試試去說故事。她提醒了我這是一個故事──阿芳的思想、成長,之後很順利完成錄音,半小時內便錄完這曲。當然,二汶這首歌很神,靈魂早已飄進去了。加歌詞後,整件事變得很完美。」

電影《金都》同名主題曲很配合劇情。(鄧麗欣IG圖片)

女性不應為家庭忽略自己

Norris和Stephy都很喜歡《金都》的歌詞,Stephy說:「歌詞很有畫面,整首歌都沒有一句重覆的歌詞,從戲中可看見那些畫面。『誰用幸福換取自由』、『遺下幸福自己浪遊』,這兩句相信大家聽了都會明白,且很有共鳴。」

電影《金都》講述一對戀人阿芳和Edward面對婚姻問題,編劇兼導演Norris透露:「電影中部分人物設計的原形其實是我父母,我覺得媽媽好像阿芳一樣比較忍讓、怕醜,爸爸則有如Edward般比較小朋友和活潑,很喜歡搞爛gag,我將對父母的觀察放在《金都》上。Edward其實是有很多不同的原形去參考,包括前度、爸爸等。」

Stephy的父母也有影響其看法:「女性一定要能夠自主,可能以前的人很年輕便結婚、生小朋友,看到她們為家庭而放棄了很多自己的事。看見媽媽的情況便一直提醒自己不可這樣,每個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間和時間,要有自己的人生。即使有了家庭,都需要尋找自己的世界。」

Stephy指父母對她影響甚遠。(鄧麗欣IG圖片)

鄧麗欣黃綺琳曾想早婚

小時候的Stephy,也曾覺得自己25歲便要結婚:「可能因為家姐是25歲結婚,總覺得她是個人辦,她做甚麼我便要做甚麼。當然,長大後便覺得這想法很傻。」

Norris也曾想過要早婚:「想過21歲便結婚,以前的我剛拍拖時便會跟男友談結婚,對每任男友都這樣說的,翌日便將他們都嚇走了,之後便學懂不要再亂說話。身邊的朋友會叫我不要結婚、生小朋友,叫我不要害死人。現時的我會看對象,暫時沒有,是否能宣傳一下?」

談到如何成為結婚對象,Norris笑指:「最重要是負責任、喜歡小朋友、對對方好、比我高。其實我沒太多的考慮,到時再算吧,對象尚未出現,首先你要有一個男朋友。」Stephy回應Norris:「考慮因素就是有沒有那個對象。」

她續指:「我沒甚麼要求,愛我便可。我覺得要有這麼多條件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對我來說,婚姻始終都是愛行先,如果是因為任何的條件而結婚,我覺得這真的是一種束縛。」

Norris為《金都》的編劇及導演。(陳家瑩 攝)

愛情婚姻是兩回事

Norris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不一定要結婚:「視乎你跟誰在一起,有些人不需要用婚姻去束縛對方。婚姻也不一定是束縛,可能大家會當它是一種承諾或是組織家庭的制度、法律基礎,還是要視乎二人的相處關係,再選擇是否需要婚姻。」

Stephy覺得愛情和婚姻是兩回事:「我研究了婚姻很久,最近發現我有位認識多年的朋友,她的父母原來一直都沒結婚,但感情很好。原來愛是不需要以婚姻去維繫,也能好好地相處。」

二人不約而同地認為婚禮與婚姻不應掛勾,Stephy甚至認為不需要婚禮:「覺得婚禮這個字很廣,請數百人來,弄得很堂潢;還是只請家人開心地吃餐飯,也算是婚禮。就如生日是否一定要開派對呢?」

Norris認為:「只是一種形式來的。我應該不會(舉辦婚禮)了,因為覺得有點浪費金錢,我會將錢花在拍電影上。」

Stephy笑言:「開新戲記住找我。我也應該不會(舉辦婚禮),那只是一個形式。例如Norris獲獎了,我們不用大排筳席,隨便吃個飯也很開心。」

Stephy和Norris都認為愛情不一定涉及婚姻。(電影《金都》劇照)

愛情是對Norris來說是必須的,「我很喜歡處於一段愛情關係內。當你與一個人很親密地相處,便會認識到自己,了解到自己有甚麼缺點或優點,互相尊重、包容、照顧,對個人成長也很有用,我是一個很重視愛情的人。」

Stephy很認同Norris,並謂:「愛情是成長的附屬品,正如Norris所說,你會從中認識到自己。很多人都是因為經歷了愛情,而突然間成長了很多。」

她續指:「這是從家人和朋友身上學習不到,因為與他們相處很少會去想如何遷就對方,拍拖時便會鑽研到這些問題,能看清楚很多事,是成長中非常重要的一條路。」

Stephy結婚只要求男友做一件事【下一頁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Hair: Vince Pang @ IL COLPO group
Makeup: Cyrus Lee
Styling : Queenie Yu 
Wardrobe : BA&SH 
Accessories : APM Monaco 
Shoes : Giuseppe Zanotti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