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爸爸】缺父愛曾患抑鬱想抱女兒同歸於盡 血癌爸爸苦撑日本餐廳︰我虧欠了太太及仔女【有片】

休閒 14:12 2020/06/19

分享:

Joe的血癌仍未完全治好,但他說現在忙著餐廳的事,已沒空去想自己的病。

爸爸,總是擔當一家之主的角色,無條件為伴侶、子女付出,用雙手撑起整個家。兩孩之父關煊赫(Joe)的故事和其他爸爸一樣,開餐廳努力賺錢照顧家人,唯一不同是——他是個血癌患者。

今年的父親節對這位爸爸來說更有點不一樣,近月餐廳生意受疫情影響,加上仍要與癌魔搏鬥,前路未明,Joe 自覺虧欠了太太及一對子女……

42 歲的關煊赫7年前不幸患上血癌及抑鬱症,他仍積極面對,一對子女就是他的所有。(黃建輝攝)

「那次我只不過是去捐血,完成後就在旁邊吃茶點,怎料捐血站所有人突然衝着我過來,原來我血流滿地。」約 7 年前的這趟紅色警報,也是 Joe 的噩夢開始。今年 42 歲的 Joe,當時更剛成為人父,就證實患上了血癌。 

簡直是世界末日,仔細老婆嫩,我大女未夠 1 歲,仍是手抱,我不敢跟太太說,自己也不太懂怎去面對。

Joe 是個虔誠基督徒,在教母鼓勵下,最終向太太敞開心扉,一起捱過這段抗癌日子。但不幸地,Joe 在約 3 年前細仔出世時又患上抑鬱症,當時他因為患癌全面停工,每日只是游水做運動,但這種「退休」生活反而讓他失去焦點。

我每日也想着自殺,游水回家時望住大廈都會想︰「不如跳下來吧」。有時甚至會想到,我這樣愛我的女兒,我走了她怎辦?不如攬住她一起跳吧。

幸而他自覺這情況不能繼續,就主動找心理醫生傾訴,醫生建議他要找點細藝,讓生活有寄託。而曾經做過壽司師傅的他,恰巧有熟客想轉讓舖位,於是接手開設了「御の味 Kappou UO n」日本料理餐廳,主打fusion風味的Omakase。

煙熏(慢煮鴨胸)︰餐廳主打的12道菜Tasting menu 「凜冬烈火」,這款菜式造型如鳥巢般,慢煮鴨胸伴上鵪鶉蛋,賣相精美。(黃建輝攝)

但接手後又遇上社會事件及新冠肺炎疫情,生意一落千丈,沒錢請更多員工時,連工人姐姐也請不起,太太更要落舖幫手,連一對仔女每日也要陪他們上班看舖。

內疚虧欠家人

我太太原本是個圍村千金小姐,一點謀生能力也沒有,現在要洗廁所、洗碗,但她仍很支持我。小朋友要跟我們回餐廳,坐在這裏百無聊賴陪着我們,他們這種年紀不是應該去踩單車、唱歌、畫畫嗎? 我覺得虧欠了他們。

Joe 眼泛淚光繼續說。「有時做到半夜兩、三點,大清早又要回來,惟有在餐廳留宿,兩姊弟就在洗碗盤沖涼,他們覺得很好玩,但我卻很心痛。」

兩姊弟也非常喜歡爸爸,經常要爸爸陪伴玩耍,父親節亦送上溫馨一吻。(黃建輝攝)

然而,時勢逼人。為了這盤生意,Joe 可謂是豁出去,他說現在跳船要賠 3 年租約錢,惟有繼續撑下去。

「幸運地之前做生意有賺錢,當時會去想,自己有層樓,再留兩姊弟各一層,不用再博殺吧。但因為這舖,我輸掉了兒子的樓。不過老套點說句,一日未埋單計數,都未知贏輸。若然最終追不回來的話,我會跟仔女解釋。我相信我不是孤單一個,全香港人也在叫救命。」Joe說。

遺憾未盡孝道 

縱是人生接二連三經歷打擊,Joe 卻依然樂觀面對,相信上天自有安排。對他而言,家人現在就是他的所有,大女尤其是他的心肝寶貝。他笑言︰「我跟她勾過手指尾,應承爸爸到 30 歲才拍拖,但到她甫讀幼稚園,放學就拖住男仔去公園,我就知道是沒可能。如果將來有這一天,也沒所謂,最重要是那個男人愛錫她便行了。」

Joe未患癌前因任職食品貿易要經常應酬,肥逾200磅,他說錢及權力以前是人生的全部,現在才知家庭是最重要。(受訪者提供)

希望能將自己最好的留給仔女,但 Joe 卻說自己由細到大都不知道甚麼是父愛。媽媽在他小時候就離世,爸爸沒理過他,他是由嫲嫲一手湊大。提起嫲嫲當年病逝,他更忍不住留下男兒淚,覺得自己沒有盡過做孫的責任。

嫲嫲病時我在中東工作,直至醫院致電我才回港。我很遺憾,常自責當年應該一步不離開她,留在她身邊陪她走過最後一段路。

Joe母親在他年紀小時已離世,他亦欠缺父愛,由嫲嫲一手一腳養大,提起嫲嫲他更流下男兒淚。(黃建輝攝)

他說曾經有段時間很嬲爸爸,覺得他沒盡過爸爸的責任,但當自己做了人父時,才知一切並不容易,慢慢跟爸爸的關係好轉,他說︰「我不想將來有任何遺憾,像我嫲嫲般。」

父親節剛過去,這位爸爸反而想藉這機會跟家人說聲多謝。

雖然仔女不知道我的病,但很感激他們一直支持我。我不是傳統父母,望子成龍,要女兒嫁有錢人,只要他們是開心健康已經足夠了。

立即去片︰

御の味 Kappou UO n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256號 The Hennessy 3 樓 
電話︰2836 3330
營業時間︰12nn-3pm、6pm-11pm

記者︰黃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