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外警施催淚彈驅散 岑子杰提覆核質疑事前未通知侵犯集會自由

社會 15:16 2020/06/29

分享: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就中信外警施催淚彈驅散提出司法覆核,案件今(29日)於高等法院開審。(經濟日報資料圖片)

去年6.12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於金鐘中信大廈外舉行反修例集會,集會人士最終遭警方以催淚彈等驅散,岑早前聯同集會人士就警方當天施於催淚彈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案件今(29日)於高等法院開審。申請人一方質疑,有關集會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舉辦地點亦經警方建議,質疑警方在未有事前通知下驅散集會人士,侵犯表達及集會自由。

代表申請人岑子杰及楊國明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今陳詞指,涉案於2019年6月12日舉辦的集會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而選址中信大廈外亦是經過與警方磋商下的決定,但有關集會最終在未得警方事前通知下被驅散,警方其後指由於集會現場附近的立法會門外,有暴力示威者出現,而該集會成為了暴力示威者的避風港。李指出,事實是警方未能分辨獲批准的集會人士和暴力示威者,在合法集會中的和平示威者理應受到警方保護。

李續指,事發當日民陣於中信大廈外架起講台,背板遮擋了添美道的方向,因此台上的人無從得知添美道發生什麼事,李質疑單憑有暴力示威者加入了民陣的集會,是否足以使集會變為不合法?

李指出,即使警方決定驅散集會,根據《公安條例》17條,警方亦必須事前通知主辦單位,並容許主辦單位有足夠時間疏散集會人士,但警方當日卻未有事前通知,便直接向集會人士的中心施放催淚彈,使集會人士短暫失去視覺及方向,造成恐慌,李質疑警方當時究竟根據什麼權力而作出驅散集會的決定,對於警方指是為了保障集會人士及公眾的安全,李質疑向人群施放催淚彈到底如何保障他們的安全。

李又指,要維持《公安條例》17條的合憲性及警方合法使用武力,警方必須在使用武力前向集會人士及主辦單位發出通知,而不可隨意將集會刑事化。李指出,若示威者作出了暴力行為,他們需負上法律責任,但個別集會人士的行為必須單獨考慮,不能因為有人在立法會外拋磚,便將整個集會驅散,警方採取的一刀切做法,是對表達和集會自由的不合法侵犯。聆訊下午續。

TOPick新聞編輯部製作電子書《食用安全手冊》,提供自家檢測報告,包括雞蛋、搓手液、兒童口罩等,更有牛奶、清潔用品等食安檢測報告【按此免費下載食用安全手冊

TOPick推出小學各級工作紙,參考名校精選試題,鞏固知識,緊貼學習進度。立即免費下載:bit.ly/2X96KAZ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