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事】退休消防區長義務搜索郊野失蹤者 疫下當手帶義工助尋失聯家居隔離人士

休閒消費 18:27 2020/07/02

分享:

前高級消防區長郭Sir已退休5年,依然深具使命感,一直熱心參與各式可運用其專業知識的義務工作。

身材高大的郭永秋,退休前是香港消防處高級消防區長。逾32年的消防生涯,他經常出動救火救人。郭Sir已退休5年,依然深具使命感,一直熱心參與各式可運用其專業知識的義務工作,包括協助失蹤者家屬在野外尋人,以及上門處理檢疫後需要隔離人士的電子手帶問題。他常說︰「幫到人很開心,十分有滿足感!」

郭永秋自言向來無論做消防工作抑或做義工,他都是以誠待人。退休後,他更着重薪火相傳,把專業知識傳給下一代。(林宇翔攝)

正氣凜然的郭永秋快將61歲,習慣每星期行山的他,精神奕奕聲綫響亮。

中七畢業後,他於1983年投考見習消防隊長,3年後確任消防隊長。90年代,他在職進修了消防工程榮譽學位課程,之後取得來自香港及英國共3個註冊工程師的資格。他2014年在55歲時退休,離開香港消防處高級消防區長的崗位。但退休不久,消防處便邀他兼職,擔任香港消防處牌照及審批總區消防設備專責隊伍的消防設備訓練顧問。

上門助家居檢疫者戴手帶

他笑說︰「當年退休後第一件事,就是和太太去加拿大黃刀鎮睇極光。本來我諗住退休後每年去幾次旅行,但現在我每星期要返兩日兼職,加上有很多義務工作,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郭Sir今年4月開始協助衞生防護中心,上門為被檢疫後要隔離的人士處理電子手帶問題。(被訪者提供)

近期,他就常以香港紀律部隊義工服務隊成員身份,協助衞生防護中心上門為隔離人士處理電子手帶問題。4月至今已出動了20多次,當中有不少人住處相當偏僻,有時一天只能做幾單個案。

「有些人是手機無數據,亦有些是接收問題,我們會因應情況提供一個router(路由器),或給對方一個已經裝了App的電話。」郭Sir選擇當手帶義工來協助香港抗疫,過程中也見盡眾生相,如有剛來港泰傭不諳英語,溝通困難、有轉機客極度不滿要被隔離於酒店內而事事投訴,當然也有人感激義工幫忙。他總結︰「基本上,義工就需要有耐心及高EQ,去應對不同背景及文化的隔離人士。」

郭Sir作為香港紀律部隊義工服務隊成員,2018年9月曾到東平洲合力扶正被颱風吹歪的纖維艇。(被訪者提供)

早在2018年颱風山竹造成大量樹林倒塌、乏人處理後,郭Sir已響應退休高級消防區長麥錦輝的號召,加入香港紀律部隊義工服務隊。他說有一回,政府特別安排一艘船接載義工去東平洲。「我帶領其中一組消防員,20人合力扶正一艘被颱風吹歪的纖維艇,船主夫婦很感激我們,因為之前沒有人幫助他們。」

郭Sir曾以義工身份協助鋸樹,處理颱風山竹吹倒的樹木。(被訪者提供)

當安全顧問推廣行山活動

郭Sir也是郊野義務搜索隊的活躍成員,此隊在2005年丁利華於西貢行山失蹤後成立,他3年前加入,日常會留意失蹤者的新聞,每次約5至8人分成多個小隊行動。他指出,失蹤者家屬有要求,搜索隊才會出動。「我們當然希望尋得生還者,但若能夠尋回屍體,也算是對家人有一個交代。」如2018年玩滑翔傘而失蹤的鍾先生,他也曾有份搜索。

他感慨好多香港人至今也不明白行山的潛在危險︰「單獨行山,而且毫無裝備,水也帶得很少,很容易會發生意外。」他說搜索隊成員都深明人生無常︰「成員當中通常都有人帶備香燭及打火機,若發現屍體,便會立即上香。」

郭Sir多年來還經常為各大慈善行山活動擔任安全顧問,包括香港青年獎勵計劃大型籌款團隊定向比賽Rogaine 6及24,以及「樂善行」遠足活動。這兩個組織他於07年已加入,而他擔任香港青年旅舍協會行政委員會委員也有20年了。

今年年初香港青年旅舍協會主辦的「昂步棧道慈善跑」,郭Sir是籌委會主席。(被訪者提供)

05年,郭Sir更在消防處成立了野外活動組,至今仍不時舉辦山藝課程、沿繩下降、運動攀登、攀岩運動等,同時又為大型慈善行山比賽的主辦單位提供野外支援的服務,出發點也離不開幫人。他說近年有兩次遠足活動做野外支援時,都拯救了生命。「過程很驚險,其中有人去到終點即心臓栓塞倒地,幸好有我們在職救護員及消防員在場即時進行急救。」

中學時代已熱心服務

其實郭Sir熱心服務的性格,早在初中已展現。他是聖公會呂明才中學首屆學生,中二時曾協助老師由灣仔的臨時校舍,把書簿雜物搬到華富邨的新校舍,又在校園內植樹,對學校感情深厚。「我之後當上prefect,又帶領同學參加愛丁堡獎勵計劃(97年易名為香港青年獎勵計劃)考章。記得中七畢業時,老師為同學送上書籤留念,我那張有老師手寫『服務』二字。哈哈,我真是做足(服務)一世!」

他自言是因為參加愛丁堡獎勵計劃,發掘到對戶外活動的興趣,遂以加入消防行列為目標。「這個獎勵計劃強調一定要創新,一定要自我挑戰,做計劃時要穩陣,一定要做contingency plan(應急預案),對我做消防工作也有啟發。」

郭Sir和太太均熱愛行山,2018年10月,他們偕友人到尼泊爾勇闖險峰。(被訪者提供)

消防員從來是風險和金錢回報不成比例的工作,不過郭Sir就自言內在滿足感更重要。「一個消防隊長負責指揮救火工作,當你達成任務、處理到事件,傷者會感謝你,救到人很開心!這種滿足感是金錢買不到的。」

他又分享了麥錦輝一段令他深表認同的說話︰「『積累半百精神力,樂為人間散餘暉。』我和一班師兄弟都是抱着同一宗旨做人。」可見消防員就算退下火綫,從來不減助人的決心。

難忘華航空難救火救人

郭永秋逾32年的消防生涯,見過不少大場面,如1999年8月22日在香港國際機場發生的中華航空空難時,他正任職助理消防區長,也是赤鱲角機場的消防局長。

他清楚記得當天華航CI642降落香港國際機場時,因颱風關係失事著火的過程,當時全機315人,3人死亡,屬不幸中大幸。

「當日第一架消防車44秒就去到現場,破了紀錄。原因是同事已經在惡劣天氣下作出戒備,個個都已經着了水靴。機場消防控制室同事一見到反機,即按crash alarm,同事便即刻上車衝出去。」他續說︰「那天下午6點幾航機失事,我做到凌晨3點才走,我的消防衣全沾上飛機漏出的火水。那次事件同事真是很搏命做,因為要救人!」

2012年1月北角七姊妹道一洗衣店發生三級火,當時任職消防處港島東區指揮官的郭永秋向傳媒作簡報。(被訪者提供)

另外,他也難忘2012年4月21日發生的北角港島海逸君綽酒店三級大火,皆因他當時正是消防處港島東區指揮官。他記得酒店天台及多個樓層著火,逾千人疏散,可幸只有1人要送院觀察,他和下屬事後還獲頒消防總長嘉許狀。

曾審批200多個核心工程

突發事件以外,郭Sir最深刻的是1998年4月香港國際機場啟用前有一段長時間,有200幾個機場相關的核心工程需要他審批。「包括青馬大橋、客運大樓、機場鐵路、超級一號貨運站、西區隧道、香港空運貨站等,由於大都要在差不多時間啟用,經常要OT審批,有時還要工作至凌晨。」

他回想起來也感開心自豪︰「因為很難得在事業上會遇到一個新機場的啟用,自己有份審批核心工程的防火設備,當自己去做救火的時候,便覺得更有信心。我現在兼職做消防設備培訓顧問,也是想將經驗傳授給同事。」

記者:胡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