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壇百寶箱】全港唯一租戲服公司藏品數萬件 藏梅艷芳《奇蹟》套裝裙

娛樂 18:15 2020/07/10

分享:

玲姐本是工廠車衣女工,因緣際會進入嘉禾片場服裝間,後來片場地皮被政府收回,玲姐買下了數百袋戲服,自己創業。

「這地方是我們的救命草,一搵唔到(需要的戲服)就打電話問玲姐幾點開門。」香港電影美術及服裝指導張蚊所說的,是全港唯一的戲服租借公司「衣常足」,其4,000多呎的店內藏有數萬件衣飾。

65歲老闆甘碧玲(人稱玲姐)21年來支援着香港電影業,然而今年疫情打擊生意,令玲姐萌生退意。

梅艷芳在1989年嘉禾電影《奇蹟》曾穿過的戲服。(黃建輝攝)

【一代巨星】張國榮為演好《夜半歌聲》虛心進修 表演教授孫鳳琴:他不只是一個藝人是位藝術家

位於觀塘工廈內的戲服衣飾租賃公司衣常足,儼如香港整個電影業的服裝間,堆滿各式在港產片中經常用到的戲服,如醫生護士制服、古裝盔甲、財神衫、皇帝龍袍、懷舊旗袍等。

甚至梅艷芳在電影《奇蹟》穿過的套裝裙、李小龍《死亡遊戲》同款黃色戰衣,以至《星球大戰》主要角色的造型服裝等,都可在這片衫海中找到。據說,香港9成服裝指導都會到此尋寶。

在「衣常足」也可找到花款繁多的頭飾及帽子。(黃建輝攝)

店內看似雜亂無章,其實亂中有序,玲姐對每一件衣飾均瞭如指掌,相信跟她早年在嘉禾片場一人打理整個服裝間不無關係。

曾打理嘉禾片場服裝間

玲姐回憶︰「我最初在製衣廠做車衣,之後搬到斧山道居住,經常望到片場,心想如果在片場服裝間做都幾好,又可以睇到藝人拍戲。」

結果她在1989年經朋友介紹下,加入嘉禾片場負責服裝間。「每部戲都有服裝指導,他們會為主角設計衫,再搵外面的人做衫,我就負責把戲服分門別類及儲存好,因為之後宣傳可能會再用。」

跟李小龍《死亡遊戲》同款的黃色戰衣。(取自衣常足facebook)

【喜劇之王】連續5年準時深夜為星爺慶生 周星馳身邊最有情義的星女郎

玲姐一直做到1998年政府要收回片場用地為止,嘉禾搬走時有一批戲服大平賣,玲姐遂買下近百袋戲服,並於1999年開設衣常足,由細舖開始做起,及後再擴充租下4,000多呎地方。

她說最初都要守業,但隨着與一眾美指及服指熟絡了,生意便蒸蒸日上。其客戶群還包括廣告拍攝、舞台劇製作及私人派對等搞手。

玲姐若在報章雜誌看到藝人穿着租出的衣飾相片,均會剪存記錄。(黃建輝攝)

玲姐稱:「以租衫的量計,始終是電影業最多,有時一租便百幾二百件。」可是,這些年來香港人愛上淘寶買平價衫,再加上歐洲速食時裝店容許退貨,方便了服指搵衫為演員試造型,這些因素均影響了玲姐的生意。

玲姐說︰「電影業興旺時,一個服指可以連續接幾齣戲,但現在他們都呻無嘢做。」

店內有不同類型的盔甲可以租。(黃建輝攝)

這半年疫情令電影業近乎停擺,玲姐生意大減,便車縫布口罩來幫補收入,令她意興闌珊有意退休。

租戲服減輕電影製作成本

然而,此消息令一眾服指都吃驚。曾多次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及服裝造型設計的張蚊,其代表作有《殭屍》、《空手道》和《翠絲》,她不但是「衣常足」常客,還跟玲姐相識多年。

電影美術及服裝指導張蚊視衣常足為她工作上的「救命草」。(黃建輝攝)

張蚊笑說︰「我家姐是副導演,我14歲從英國放暑假回港,就常跟家姐來搵衫。到我05年畢業返港做電影助理服裝指導和助理美術指導時,老細要甚麼就派我來搵。如籌備新戲時,要找80年代的西裝,我就來這裏影相給他揀。」

張蚊指出,通常主角的戲服會度身訂造,但電影製作費有限,其他演員的戲服通常都會租。「特別是有時代背景的衫、醫院制服、病人衫和校服,通常都會在這裏租。」

病人衣服及不同類型的制服,最常被電影人租用。(黃建輝攝)

【星二代】苗僑偉氣質大女晒健美body 暖爸三哥支持愛女追夢當攝影師

她形容衣常足如同服指的救命草︰「在香港做電影,每一日都有鑊爆。如導演突然話要多10個西裝男臨時演員,我們就要搵10套西裝。可能只是1小時前通知我,但我都要變出來,若外面買不到,便會搵玲姐幫手。」

張蚊直言電影工作者都是用作戰mode來工作:「任何導演order的事,我們都會盡力幫他或她解決。」

玲姐笑說有時半夜都會收到服指的求助電話,她也很明白香港電影業的運作模式,總會盡力配合。

「若果沒有衣常足,我都不知去哪裏搵衫,因為只得這一間可以租衫。」張蚊說。

玲姐兩個兒子相信她會不捨得放下這門生意,主動提出幫忙做市務推廣,以及將公司電腦化,如把戲服照片陸續上載到facebook,務求令這個龐大的「服裝間」,可繼續為香港電影業出一分力。

做戲服租賃源於興趣

玲姐創立戲服租賃生意,花了逾20年心血經營,但她坦言這門生意難賺大錢。「我本身對衫有興趣,(這門生意)又可維持到生活,才一直做下去。」

玲姐說若是拍戲用,收費便會以一個package計;若是租衫來開派對,就會逐日計錢。不同款式類型的戲服,收費不一,她說由3,000元租一套盔甲,到10元租一件白底衫,收費多少視乎其手工及價值,還有清潔和保養費用。

玲姐說以往有兩人幫手打理衣常足,但今年開始生意淡靜,日常只有她一人留守。(黃建輝攝)

「如古裝,一定要交給洗衣公司清洗,所以我們定期有洗衣公司上門收衫。普通質料的tee和褲,我就會自己洗。」

她感歎近期生意十分難做︰「平時租一套手工靚的古裝,會收800幾至1,000元,但最近有客人壓價400幾元一套,因為他們用淘寶價錢來衡量。我做不做這單生意?這淡靜時期,多幾千元收入都重要,因為始終要交租,所以有時被壓價都要做。」

玲姐又說以往有些電影公司拍完戲,也會問她要不要衫,並平賣給她。玲姐就視乎手工和質料來決定是否入貨,如果明顯是淘寶貨,她不會收;婚紗也不收,原因是太花地方擺放。

記者:胡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