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覺蛋糕】亞視女記者轉戰賣蛋糕 90後女生自創奶茶+薯片幻覺蛋糕超逼真【有片】

休閒消費 14:31 2020/07/17

分享:

兩位90後少女Alison、Cony去年開設蛋糕店,卻遇疫境生意急跌,立即變招轉做幻覺蛋糕,受網民熱捧。

兩位90後少女Alison、Cony去年開設蛋糕店Dear Harley Cake Studio,差不多把畢生積蓄20萬元都花掉,卻不幸碰上新冠肺炎,生意額大挫,但她們在低潮時積極研發創意的幻覺蛋糕,如奶茶、薯片、三文魚等造型,隨即在網上熱爆,生意更反彈回到疫情前每月6位數的收入。

先去片,看看她們點講:

雖然現在面對肺炎第三波,但她們笑說會「疫」流而上,再想一些新點子迎接挑戰。

二人話多得smeg贊助爐具,大大減低甜品店的成本。(黃建輝攝)

Alison及Cony是中學同學,當時並不太熟稔,反而上大學後發覺對方都愛做甜品,便開始經常一起研究。

畢業後大家各尋理想,Alison在亞洲電視英文台做新聞記者,Cony就當跳舞員。但後因亞視欠糧,Alison便離開電視台,更萌起創業的念頭,但有感一個人難於實現,於是便夥拍「蛋糕戰友」Cony,於2017年一起開設蛋糕網店。

Alison於2014年在亞洲電視英文台的新聞節目做記者,帶給她無限回憶。(被訪者提供)

「低成本的網店,最適合我們這些創業者,因客人要認識我們的品牌,最少都要一至兩年時間,先開網店儲了一批客人,建立口碑後才開實體店。」Alison說。

奶茶蛋糕很逼真,手工極佳。(被訪者提供)

奶茶蛋糕內原來是海綿蛋糕(被訪者提供)

主動尋求贊助降低成本

兩年時間,網店已累積一定數量的客人,於是二人決定開實體店,但問題又來了,便是資金嚴重不足,做甜品最大的成本,包括爐具及雪櫃等等,動輒便要幾十萬元,她們根本負擔不起。

但正所謂窮則變、變則通,兩個女生便膽粗粗想到一個方法,「我們一直很喜歡意大利廚房電器品牌Smeg 的產品,好用之餘,廚具又有粉色系列,很有少女感覺,十分漂亮,於是我們主動向品牌遞交一份business proposal,希望可獲贊助。我們更讓品牌看我們的甜品,是認真及有實力的。」

幸好品牌最終願意贊助爐具,大大減低開業成本,Alison直言如得不到贊助,甜品店不會開得成,「因為我們沒有錢,所以甚麼都要嘗試,其實問人攞贊助,就算不成功我們都沒有損失,但不去試就注定失敗。」

店子裝潢用上粉色、白色為主調,再配上黑白格仔地版,少女得來又帶點型格。(黃建輝攝)

開業3個月已開回本

Dear Harley Cake Studio於去年3月開業,只需3個月時間便已回本,平均1星期售賣15-20個蛋糕,每個蛋糕售價由 1,500元-13,000元,每月大約有6位數收入,成績極佳。

問到甜品店成功的原因,Alison說︰「這個年代做生意,必須善用網上媒體,像IG、Facebook ,要經常處於active狀態,不時把新產品放上網公緒同好,吸引網民的注意。」

雖然生意不錯,但店舖的大小事務,兩人都會親自落手落腳做,沒有假手於人,「由於我們賣的是造型蛋糕,為客人度身訂造,每個步驟都要跟到做,故一定要由我們親自製造。」

紅酒蛋糕(5,350元)︰紅酒跟酒箱的造型十分像真,手工十分精細。(黃建輝攝)

由於定單很多,她們經常做通宵,「我們曾試過連續48小時不眠不休,做到出現幻覺,惟有停下休息再做過。」Cony說。

雖然工作辛苦,但她自言只要聽到食客讚蛋糕又靚又好味, 便覺得挨夜都是值得。

疫情下拍片自救

打順境波絕對不難,但迹境波就未必人人都識打,對於新手創業的Alison、Cony,面對百年難得一遇的新冠肺炎,起初時也有點慌亂,Alison說︰「在疫情期間,婚宴、百日宴等的宴會差不多全部煞停,3及4月的生意大幅下挫,最差時每個星期只有2至3張蛋糕定單。」

當時二人十分清閒,於是便開始設計一些幻覺蛋糕。「以日常生活的真實東西做蛋糕主題,其實外國會較多,但香港就較少有,我們便創作了奶茶、燒賣、薯片、壽司﹐甚至罐頭、遙控器及拖鞋等,然後把作品拍成片post上網,網民反應很好。」Cony說。5、6月份甜品店生意便開始掉頭回升,更重回疫情前的水平。

三文魚蛋糕十分搞鬼,如真的一樣。(被訪者提供)

Alison說︰「其實疫情出現已是沒法改變的事實,每個人都受影響亦不能倖免,做生意同做人一樣,都要有positive thinking,與其停下來怨天由人,不如主動尋找出路吧。」

張敬軒原本去年11月舉辦的演唱會,Cony其中一位dancer,但因社會運動取消,Cony送給張敬軒一個蛋糕,是以他演唱會舞台作造型,他十分感動。(被訪者提供)

面對肺炎第三波出現,二人語帶輕鬆的說會積極面對,繼續創作不同的新作品,給食客帶來驚喜。
 
撰文: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