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愛》現實版】患思覺失調表白被拒不敢愛人 90後女生醒悟:患病不是一種罪

健康 18:21 2020/07/22

分享:

患思覺失調、遭拒愛的綠茶認為,這份經歷不能判定自己的價值,但人的價值也不應該因病而被貶低。

愛人與被愛,本是與生俱來的權利,無論是甚麼身分,有甚麼經歷,其實都值得被愛。最近上映的電影《幻愛》,談及思覺失調患者在愛情路上的憂慮。在現實生活中,90後的綠茶亦面對同樣困惑。

7年前,綠茶(化名)剛升大學,因唸的不是心儀學科,跟不上學業進度。那時又踏入社會做第一份暑期工,在職場上處處碰壁,種種轉變讓她難以適應。「那時與同事零交流,因為我本身就喜歡自己一個人,覺得沒問題。但原來其他同事都覺得我有問題。工時又好長、常常加班,連生日都沒有回家慶祝,令我好難過,積壓下來的壓力好大。」

90後的綠茶,因家庭、工作和學業多重壓力,7年前確診思覺失調。(李榆佳攝)

多方壓力致出現幻聽  「唔鍾意喊因為代表唔堅強」

朋友不多、喜歡獨處、不擅交流,即使負面情緒爆煲,綠茶不會找人傾訴,有心事就寫日記。「從小至大我都不喜歡哭,因為覺得哭代表不堅強,也解決不了問題。」

因為話不多、形象硬淨,有人認為綠茶是個獨斷獨行、好有自己一套的「型女」,但她反駁:「其實我內心有時都會覺得好孤單,但覺得沒所謂,因為其他人都不會接觸,或了解自己。」

半年間,疾病的種子漸漸萌芽。綠茶在家會自言自語,試過幾天不洗澡、不進食,精神狀態迷迷糊糊,更出現幻聽。

開始覺得好不開心,生活沒有動力,對世界絕望,不想繼續生存。

躺在沙發上,有好多聲音圍繞住我。那些聲音都是批評,也威脅有人會傷害自己。我連遺書都寫好了,打算去跳海。

幸而家人及時發覺她的異樣,送她到急症室。其後住院一個月,確診思覺失調。

絕不提起病人身份  「要自己攬住個病過世」

住院期間像「避世」,遠離生活壓力的源頭,綠茶翻閱書本、小冊子,嘗試增加對病症的理解,情況漸漸改善。「思覺失調病發時好混亂,但醒來後都是普通人一個。」出院後,綠茶決定先休學一會,嘗試工作,慢慢適應。

病情可靠藥物控制,但精神病患者這個標籤的負擔,卻沉重得無從卸下。怕別人不接納、會歧視,身邊也沒有同路人。

那時是缺乏教育,電視還在播病患者會斬人的年代。患了這個病,我該如何生活下去?我應否拍拖,與人建立更親密的關係?跟朋友說完他會否不喜歡我、離開我?

原本已與社會脫軌,像座漂泊的孤島,即使成為康復者,綠茶仍無法與社會重新連結。病人標籤把她推得更遠,孤獨感比以前更強。

這個病跟住我一世,我要自己攬住它過世。曾認為不會結婚生小朋友,因為會遺傳,也覺得不會有異性會被我吸引,喜歡自己。

永遠對他人保持一份戒心、無法坦誠,新朋友見綠茶嗜睡,也會笑說她懶,是「廢青」。服藥都有副作用,精神差時綠茶便躲在一旁休息。「我見工都不會提及患病,因為怕連工都無得做。」

電影《幻愛》的主角阿樂,在面對病歷、追求愛情之間也曾感到不安和缺乏信心。(《幻愛》劇照)

表白道出病史  被拒愛致復發

直至去年喜歡上一個男生,綠茶才意識到不能再逃避。「這個病綁住我自己,我最希望的就是另一半都可以分享這份經歷,認同我的感受。如果不說的話,是對對方不公平。」

暗戀半年,掙扎應否表白、坦誠病史,內心不斷拉鋸。「好怕對方不接受自己。他是同事,如果說了,他告訴其他人,我會否連工作都失去?」表白不單需要勇氣,更要將埋藏在心底許久的秘密道出,是很大的挑戰。因為,這將是第一個知道她病史的外人。

綠茶本着給自己一個機會,放手一博的心表白,可惜最後都被拒絕。原本已相當脆弱的心靈再承受重擊,以致復發。

覺得是因為我患病,他認為我不好而拒絕。因為病症拒絕我,不是他的錯,是我的問題。都是自己不好,患這個病令我的人生變成這樣。

對象讚勇敢反而更傷心  「這不是讚美」

憶起最心痛的一句,是對方讚自己勇敢。「他說我是一個好勇敢的女生,他可能覺得這句是鼓勵,但我並不是一個勇敢的人,不然也不會拖了這麼久,這對我而言不是讚美。」

被拒絕之後,綠茶每日都哭,失眠長達半個月,每日都要服安眠藥。「每晚只睡3小時,精神超差,好辛苦。」隨後更發現,有時走着走着都會聽到他的聲音。

跑跑下步,都會聽到他叫我,太累就會這樣。最差的那個星期,我走到哪都聽到他在說話,也會跟他聊天,其實是在自言自語。

幻聽源於對對方的回憶,不斷反覆出現,其後綠茶停工兩星期休息,服藥治療。

出院後綠茶曾擔任圖書館職員,與人溝通、相處對她而言十分吃力。(iStock圖片)

重新認識愛的意義  標籤部分源於自己

在綠茶眼中,為生存而生存,總比為愛她、她愛的人生存來得更易。因為病症,她對愛沒有信心,也不相信自己擁有愛人、被愛的權利。

綠茶說:「為生存而生存容易得多,進食就可以生存,工作就有錢買東西吃。若要追求愛,這好抽象,也需要好多努力,我覺得好難。即使有人說喜歡自己也好,都會懷疑究竟他是否有目的,覺得我有錢?或只想隨便找個女生?」

不過,因為這次表白,綠茶終於突破了心理關口,向身邊大部分朋友公開病歷。朋友們反應有些好平淡,說:『睇唔出喎』、『原來你這些年過得這麼辛苦,有需要可以找我。』、『我們一起努力吧』。這些窩心、不介懷的反應感染了綠茶,改變了她對愛的看法。

原來不他們只關注於我個病,也關注我個人,在這幾年間,我或許已經做得好好,有些價值,大家不會因為我的病而不理我。我發現原來因為害怕,反而我自己標籤了自己。

綠茶發現,病症並不會改變外界對自己的愛,即使患病,她也有值得別人愛的地方。(李榆佳攝)

不再是座孤島

曾不相信愛,也不覺得自己會擁有幸福。經歷過後,綠茶發現愛、幸福,其實可以簡單得只是一種與人的交流。以前即使身處鬧市,也總覺得自己被孤立、被邊緣化,現在開始感受到與人的連繫,這種充實感就是幸福。

這個病是份要帶住一世的經歷,我知道甩不掉它。雖然它帶給我許多痛苦,但同時也有很多回憶、經歷使我成長。

我不會說感恩有這個病,但我知道患病並非有錯,也不是一種罪,只不過是病了而已。

面對愛情,她走出了困局,並保持開放的心態,她指無人喜歡醜陋,但病症本身並不醜陋。

她說:「人始終喜歡漂亮的事物,但精神病只是一個病、是不幸,不是缺陷。這份經歷不能判定自己的價值,人的價值也不應該因病而被貶低,或否定;如果有人喜歡我,那就大膽些,看他能否接受我的病歷。不接受的話頂多傷心多次,但不會再病發了。」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