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人生】會考0分曾當雜工餐廳侍應 到美國留學翻身成博士變心理學家

教育 12:19 2020/07/22

分享:

彭學海由當年會考滿江紅,到赴美國攻讀心理學博士,毅力十足。

中學文憑試(DSE)其實一試未必定生死,心理學家彭學海博士,當年會考滿江紅,多番磨練下決心改變現狀,如今已是博士級首席註冊臨床心理學家。世上從來無不勞而獲,他的奮鬥故事離不開努力兩字,值得各位借鏡。

小時候的彭學海家住柴灣徙置區,家人由國內來港,父母學歷分別是小六及小四,他們對子女成績從不過問。「我從無為自己定立期望,也毋須跟隨任何標準去做,成績一向麻麻,小學時徘徊中後,中學時更差至後幾個,功課抄同學,考試無溫書,返學校都是踢波。」

他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姐姐成績優異,為何來自同一家庭有如此大分別?「我小時候會嬲家裏無支援,中學時嬲學校,無力感很重,成績墮後與同學差距愈來愈大;大時嬲社會,其實所有後果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心理學家彭學海博士說自己不是特別喜歡心理學,只是希望藉此改變自己。(陳國峰攝)

工作突然被辭退

他學業遜色仍考畢會考全部科目,是作為中學生涯一個完結,但成績強差人意,會考0分,無一科合格。出來社會就業,覓得一份4,000元的書店銷售員工作。「猶如雜工,教科書重甸甸的搬運和執拾,好辛苦,搵食好艱難。」唯一好處是搬運得多,身體變得強壯,是他始料不及的。

逐漸適應了工作,但有一日老闆指生意欠佳把他辭退。「覺得一瞬間可失去一切,見工時拿履歷出來,也不想面對。」然後兩年內漂泊於銀行客戶服務部、餐廳侍應、辦公室助理等工作。「年輕人心不定,但成績欠佳,都只是無定向不斷轉工。」

以環境改變自己

彭學海做辦公室助理期間,和一直有聯絡的小學補習老師聊起,羨慕老師的兒子已升讀UCLA(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因着自己工作不如意,十分嚮往到美國升學,彭學海決意改變命運和前路,計劃重新自修,這念頭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我是軟弱的人,想用環境改變我。」

往美國求學,彭學海人生有了翻天覆地改變。(被訪者提供相片)

把心一橫到美國留學,家人反對下他依然起行。他先考托福試,成績合格先申請入讀美國的社區大學選修電腦,惟頭一年成績GPA只有一點幾,科目成績不是E就是F,學校發出最後通牒要3個月內GPA必須至少合格,否則要退學。「人家留學是早有準備,我是鹵莽行事,身處環境是全英文,無論上課和生活對我都很有困難,愈受壓迫我愈會想辦法尋求突破。」

學與習的次序

他望着那封「警告信」想到天光,該怎麼辦呢?覺得不能空手而回,不只是浪費了金錢,也糟蹋了這大好機會。他改修自己較有把握的社會學及心理學,並參考了同房成績超卓同學的讀書方法:上課前先複習課本內容。「原來課本每一章節都有關連,把它弄清楚就能融會貫通。」

知易行難,彭學海自此「的起心肝」每天都到圖書館、咖啡室溫習、做功課。「學習分學與習,先學後習全世界都是這樣,這對於成績較好的人能事半功倍,成績差的人在學那部分沒學好,宜先從習入手,把考試題目不斷練習。先是囫圇吞棗,看不明白就先看答案,再把問題推敲和了解,答題時也要答到題目的重點,答案要濃縮。」

贏在起跑綫  輸在終點綫

日復日這樣做,必須付上極大恒心。幾個月全天候埋首課本中,他的努力得到回報,下季度再考試,GPA已躍進至4,幾乎所有科目都是A。後來學業猛進,更修畢博士學位,成為臨床心理學家。

他在美國從事臨床心理諮詢及治療教育工作逾16年。圖為2006年在美國Valley Children's Hospital任職時攝。(被訪者提供相片)

他說贏在起跑綫,輸在終點綫的例子多的是,他接觸的個案十分常見。「人生應是全面計算的,不是只睇眼前的成敗。過去固然是重要的,有過去才能接受現在的自己,不過毋須太介意過往或否定自己,應以正向的方法解決。」與明天DSE放榜的考生共勉之。

博士愛打機

彭學海愛打機,甚至是網上打機群組盟主,最愛玩策略遊戲。家長們最怕子女打機上癮。「重點在沉迷至哪個程度,尤其是打機的次數及影響深度,例如打到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影響日常生活如上不到學、返不到工、因課金買裝備而欠下債務。」他說很多個案,多是家人帶來求醫。

他不會直接叫當事人不要把焦點放在手機上。「你叫他不要打機,對方理性是知道,但實際上做不到,一個人很鍾意做此事,要人改變,不能一下子100%更改,不如從次數及節奏去調節。等於小朋友考試考到50分,會對他說下次考55分,而不會要求100分,這是不切實際的期望,不如拆細慢慢建立、改變。」

TOPfit 推出食物資料庫,搜羅本地多間餐廳及逾千款食物營養標籤,立即查看:http//bit.ly/2UJP4dx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bit.ly/3bebLM2

撰文: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