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年輕化】歷26次化療電療戰勝淋巴癌 90後少女告別工作狂:生活開心就夠

健康 18:04 2020/08/04

分享:

患上淋巴癌後,令青青感悟,即使賺到好多錢,到頭來又躺在醫院,其實沒意思。

去年年初,24歲的青青持續低燒、敏感起疹,晚上睡覺會全身出冷汗。部分徵狀跟感冒類似,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患上大病,但原來這些都是淋巴癌的警號。

青青於旅行社工作,要24小時on call,她原以為病跟工作壓力有關。「我工時較長,朝早10時多回到公司,有時要加班至晚上11點。是否休息不足易病呢?」

後頸現氣泡狀淋巴結  臉部有2、3cm腫塊

徵狀持續,雙手曬一曬就會起紅疹,低燒情況服多少藥都無好轉。青青指自己每晚只能睡4小時,翌日又繼續工作,精神好差。「好辛苦又好驚,到底發生甚麼事?不化妝的話塊臉青白色,完全無精神。」

3個月後,青青洗澡時發現後頸有一兩粒可移動的淋巴腫塊,初初不以為然。她以為只是淋巴塞,更試過按摩。

自己會按、推下它,它會走位但推不掉。有時在後頸,另一日又上到髮際綫。

其後走到上臉部,變成2、3厘米的腫塊,非常明顯。

左右臉不對稱,左邊頸部全腫起來,腫到上臉的時侯好痛。其實做按摩反而會加速發現病症,因為淋巴走勻全身。

青青指淋巴結好像氣泡般,摸它都不痛。(被訪者提供)

輾轉求診盼知病況  全房得一個後生女

其後向家庭醫生求診,抽血再照肺,也服抗生素看能否消腫。等待報告結果的兩星期間,青青仍不覺是大病徵兆。

兩星期後報告出爐,看到蓋了兩個「Urgent」印,當下才嚇到哭。結果顯示她白血球過高,血液發炎指數超出近4倍,更有貧血徵狀。「看X光片,肺部有個網球般大的瘤。醫生說有兩個結果,要不肺結核,要不是淋巴瘤。那時好震驚,不知道甚麼是淋巴瘤。」

家人知道青青的病情後,立即帶她到急症室。雖然報告嚴重又有轉介信,但苦等13小時仍無法入院。途中青青到過私家醫院求醫,又因有肺結核風險而再被緊急轉介到另一間公立醫院,輾轉才被送上病房。

青青本屬內科,但醫院無位,最後要入老人內科。全間房都是86歲以上的病人,只得她一個後生女。

腫瘤半個月急速增大  左上半身全是淋巴結

青青住院13日,每日按時休息、逃離壓力,她笑指感覺像避世。可惜接下來的,卻是一個個檢查和壞消息,她最終確診淋巴瘤。

我整個左上半身,由肺開始到手臂、頸位都是一個個淋巴結塞住,故我體重在短時間內不斷上升,但進食份量就愈來愈少。

病情嚴重,但又要排做手術。幸運地攝到個期,在頸部開了一刀,拿組織去化驗。(被訪者提供)

化驗結果要再等半個月,青青留家休養期間,病情愈來愈嚴重,臉部的腫塊已達手掌般大,連呼吸都會刺痛。「行個圈都有困難,會喘氣。好像一個婆婆般,動又動不了,無精神又臉青青。每日發燒至38度多,也因為免疫系統差,頸部傷口半個月才勉強埋口。」

最後確診何杰金氏淋巴癌2B期,肺部腫瘤更急增至約9厘米。醫生建議盡快開始做化療,更要立即檢查腹部、抽骨髓,看看癌細胞有否擴散。

化療電療雙管齊下  堅持有體力就出去玩

幸而只有頸、肺受影響,胰臟位置也有少許。前後需做8次化療、18次電療,青青憶述首針化療後全身乏力,但沒想像中般辛苦,兩三日後便出院。「會口腔潰爛,但時刻保持口腔清潔、漱口即可。如廁時因排出化療藥,都會覺得痛。會比較疲累,一直睡覺,不停出冷汗。」

化療後特別想嘔,幸而醫生處方強效止嘔藥,雖然副作用會使中樞神經麻痺、手、腳趾沒甚麼感覺,但活動能力無任何影響。「不吐就能吃東西,身體又承受到,就當沒事。」

化療最辛苦的是「打豆」,因青青的血管天生較幼,化療後血管又收縮,試過打了7針都不成功,手臂呈紫黑色的瘀塊。(被訪者提供)

其他副作用如脫髮、心情低落、味覺及嗅覺錯亂都有出現,聞到肉味會覺得像腐爛了般。青青仍積極面對,頭4次化療間更會出街玩。

我會計那15日,中間偷幾日戴口罩出街玩。掉髮就戴帽蓋住,沒人知我患病。我那時還堅持去跑步、做Gym。

別斷絕自己的社交,留在家會胡思亂想,身體就愈來愈差,愈沉溺在難過的情緒和想像,就會在醫院出不來。

打完化療針的頭幾日要戒口、吃得清淡,但通常去到第12、3日,就可以「偷雞」放鬆下。「我沒有太戒口,不斷吃自己想吃的。我會叫麥當勞,因為沒胃口時只想到它,難道不吃嗎?」要視乎自己的身體情況,但心態也很重要。

青青補充:「有人說吃甚麼會致癌,我現在都已經患癌啦!能吃甚麼就吃吧,都已在治療當中,最毒的是化療藥吧,我看得好開。」

電療要電頸部,副作用為沒有口水、口乾口臭,連吞口水都痛。青青那時只好吃粥,每星期瘦一至兩公斤。(被訪者提供)

不再執着 學會自愛

奮戰一年,青青今年7月收到報告,體內的癌細胞已全清、血報告正常,終於康復。

回望過去,青青指以前因不懂自愛,生活得毫不快樂。去旅行也會工作,即使放假也不停下來。

那時的自己其實為了甚麼?連一個開心的笑容也沒有。反而有一次,化療間媽媽幫我剪短髮,我望住塊鏡笑了出來。因為這件好小、好蠢的事而開心,我終於知道自己身體差的原因。能在家庭、工作中的壓力解脫,是化療給我的轉捩點。

以前強勢的姊姊,家中大小事都交由青青決定,以她為中心。在職場上,她追求名利、地位,是個完美主義者,做人「唔衰得」。但病發後,就由女強人變病人,要倚賴他人。

起初會覺得點解要病、自己好弱。從小到大都是我照顧人,以前更覺得家人做不了甚麼,他們沒了我不行。

因為病發,發現從來所有事都是自己攬上身,患病後迫住放手,大家各自的家庭角色就歸位。每個家人都好照顧、好關心、好愛我,原來被愛的感覺是這樣的,好幸福。

化療會影響生育,醫生曾問青青會否雪藏卵子。惟需再等一兩個月,當時的病情不能再拖,為保命就先做化療。(被訪者提供)

不再只着眼於事業、地位,更重要的,是每日快樂與否。她說:「為甚麼前半生要這麼辛苦,去換後半生舒舒服服?即使賺到好多錢,到頭來又躺在醫院,其實沒意思。」

青青指康復後好忙,她會做Gym、瑜伽、玩Board game,和朋友吃飯,每日都問自己開不開心。「做甚麼也好,開心就夠。是但啦,有咩緊要得過條命仔?」

她更開設Facebook專頁「優雅的小小人生遇上淋巴癌」,分享病歷、連結病友,盼提供資訊,讓大眾察覺病徵。「大家一起奮戰,紓緩壓力。」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