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人生】kapok創辦人疫市開雙新店 法國老闆感念︰沒有香港就沒有我們

休閒消費 17:08 2020/07/27

分享:

kapok創辦人Arnault Castel剛在置地廣場開設兩間店舖,可說是逆市中的奇蹟。

在新冠疫情下,幾乎每周都聽到世界各地的時裝品牌和百貨公司面臨倒閉或是裁員的消息,但本地的kapok卻在這個叫苦連天的日子在中環一口氣開設兩間新店,自言已經是「半個香港人」的創辦人Arnault Castel向大家道出箇中原因。

kapok在中環、尖沙咀和灣仔都有店舖,對Arnault來說,自言新店必然喜歡,有新構思、有新設計。但說到個人感情,灣仔店仍是他的至愛,畢竟品牌成長於灣仔。(圖片由Kapok提供)

置地廣場的kapok主打配飾和生活美容的獨立品牌。(圖片由Kapok提供)

一位法國人,離開家鄉漂洋過海來到香港工作,一住24年,當年離開刻板銀行工作的他,於天后區開設文青味濃厚的kapok,試問當時又有誰可以想到這間小店在22年後的今天先後於灣仔日街、尖沙咀K-11Musea和中環置地廣場開枝散葉,特別是後者,在這個疫情期誕生,在很多人的眼裏是一個奇蹟。

O.N.S男裝店在置地廣場地庫出現。(圖片由kapok提供)

O.N.S X Leah Goren印花恤衫。($950/圖片由Kapok提供)

對中環迷戀

Arnault說:

還記得我當初來香港工作,那時候應該是1996年,第一份工作就在交易廣場上班,鄰近的置地廣場是我經常去的地方,就算到現在,我偶爾在周末還會在這裏和朋友喝咖啡,因此,當知道kapok可以在這裏登陸,對我來說是有一種很大的意義。

當然,除了滿足我自己這個情意結外,在這個疫情當道的時候開店,亦下了很大的決心,我想過去的1年,對於所有的香港人來說都是非常難過的,甚至有些人會質疑時尚是否有必要的存在。

誠然,我自己都掙扎過,但經過反覆的思考,在kapok裏尋找到存在的意義,就是多年來,我們都一直堅持幫助很多外地和本地的年輕品牌和設計師,我相信我們的存在和支持,在這一刻對於他們來說更是重要。

O.N.S新店成立,特別在這店舖率先發售品牌和美國藝術家 Leah Goren的聯乘系列。(圖片由Kapok提供)

有危才有機

不過,新冠疫情的第三波來勢洶洶,加上歐美的疫情還未受控,如何為店舖續命,可能是今天各大時裝店當前要急切解決的問題,Arnault說:

因為疫情關係,這是我10年來首次不往老家巴黎進行採購活動,這一年來不了,唯有以Zoom作會議賣貨,但問題是採購貨品最好還要真實的觸摸、看看服裝的剪裁才可作準,所以以Zoom入貨只是權宜之計,我希望明年1月可以回歸正常。

過去有不少品牌由kapok一手發掘回來,包括Common Projects球鞋和巴黎便服品牌Maison Kitsune。(Maison Kitsune X Native Union airpods case$260、Powerbank$1,000、belt cable lightning$300/圖片由Kapok提供)

kapok會否像其他時裝店般將減價期盡量的延長?

我們一如以往今天做著季節性的減價,用正面角度來看,唯一可以做的抗疫策略,就是花多點時間在採購方面,揀選一些有趣和優質的產品,再以一個合理價錢發售,我相信堅持這一種做法才可以令店舖在逆境下得以生存,沒完沒了的減價並不可行呢﹗」

由瑞典設計師Christoffer Brattin和Fredrik Johansson於2010年成立的鞋履品牌Spalwart,球鞋的設計靈感來自50年代的設計。(各$2,450/圖片由Kapok提供)

O.N.S X Leah Goren印花tote bag。(各$480/圖片由Kapok提供)

給年青人的說話
如果說Arnault對中環置地廣場有一份情意結,倒不如說他可能比不少港人更熱愛香港,他曾經在訪問中說過:「沒有香港、就沒有kapok」以此總結他對這彈丸之地的愛,這一年「香港己死」之聲此起疲落,自22歲已經來香港工作的他,自有百般滋味在心頭。

不時看到「香港已死」這4個字出現於各大媒體上,但我沒有這種感覺,社區的凝聚力仍然很強,叫我們安然渡過疫情的第一二波,我好相信現在這一波我們都可以渡過。當年我離開法國在香港追尋和達成夢想,令我明白到年青人希望往外闖的心理,但我相信香港仍然是一個叫人生命有著意義的好地方。
    

要改變未來,一切還未定案,還看年輕的新一代。

地址:中環置地廣場Shop B4-7(2122 9730)

記者:何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