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自強】Slashie身兼瑜伽導師婚禮統籌多職 疫情下收入跌8成開網店變陣求生

休閒 17:53 2020/07/31

分享:

林淑燕(Ingrid)做了Slash十多年,要轉職KOL另謀出路。

疫情下各行業皆受衝擊,收入向來不穩定的斜槓族(Slashie)更是大受影響。身兼瑜伽教練/婚禮統籌師/活動司儀/配音員/Demo歌手的林淑燕(Ingrid)苦笑說:「年初至今,大部分工作都要取消或延期,收入跌了8至9成!」逆境下,她如何發揮Slash族所長,重整自己,變陣求生?

Ingrid經常獲邀做活動司儀。但疫情下,過去7個月司儀的工作大減。(被訪者提供)

80後的Ingrid 於香港理工大學主修時裝及紡織系,曾有志向時裝設計方面發展,奈何她在2003年畢業時遇上沙士,搵工艱難,最後只有公正行聘請她當實驗室助理。

我的工作是協助驗布,但只做了3星期,就被人炒了!當時的老細話我性格不適合,因為我太活躍、好多嘢講,而我當時的同事工作時都很沉着、很專注的。

Ingrid坦言初出茅蘆時處事不成熟,成為她畢業不久即失業的主因,但好動的她不適合坐定定的工作也是關鍵,她說家人因此建議她學一技之長維持生計。

三家姐知道我高中時已接觸瑜珈,便建議我進修並考取導師資格,我慶幸自己身體柔軟度高而學習得較快,於2003年年底起便開始教學了。

Ingrid教瑜伽十多年,疫情下則轉為網上開班。(被訪者提供)

教瑜伽由失業開始
Ingrid說沙士之後,港人開始注重健康,教瑜伽的工作機會漸多。她曾教親子瑜伽,又開班教年長人士,從中得到不少滿足感。「曾經有學生初來學瑜伽時要扶拐杖,跟我上過一個課程後,變得健步如飛。又有些學生上了堂後,痛症漸消失,令我振奮。」

由於教瑜伽薪金能夠應付她的基本生活,同時又有很多空餘時間,於是Ingrid便趁機發展她一直喜歡做的事,如唱歌、司儀、配音及拍攝等工作。

性格主動的她常毛遂自薦找機會,用心做好工作然後累積了口碑,令她漸漸成為Slash族。她形容2009年至2019年為其職涯上的「黃金十年」,最忙時候試過一個月不放假,每天都有各種工作。

Ingrid既當婚禮統籌也會兼任司儀,她表示因工作屢獲客戶讚賞而大有滿足感。(被訪者提供)。

司儀表現受稱讚
Ingrid稱:「瑜伽班的學生很穩定,活動司儀及統籌經驗累積了一段日子後,得到客戶的讚賞推介,令工作不斷。統籌工作發展也順利,更曾經有家庭客戶,子女結婚、兒孫百日宴共10個喜宴都選用我們團隊的服務。」

她說其司儀工作平均一場收幾千元。「好景時候,一日走兩場, 一個月如果有10場,都有4、5 萬元收入了。而且做司儀佔的時間較少,算是較易賺的快錢。」

她指出不同類型的工作都有淡旺季,正因為其身兼多職可以互補不足,可是疫情來襲,令她各個範疇的收入都大受影響。

自從年初做了兩場銀行活動的司儀後,活動和婚禮的司儀的工作都是零!幸好我還有年尾的婚禮統籌工作,但現在情況難料,唯有幫客人度Plan B、Plan C。

熱愛唱歌的Ingrid早期常毛遂自薦爭取唱廣告歌、當Demo歌手等工作。(被訪者提供)

開源節流自我增值
瑜伽班方面,由於健身室都被迫關門,她唯有改為網上教學。她慶幸大部份學生都能輕鬆掌握,也樂於繼續使用視像教學模式。

面對過往7個月收入跌了8至9成,有何應對方法?她就慶幸多年來不穩定的工作,令她學懂積穀防飢:「一直都有儲蓄、買保險及投資,2014年我一時衝動將香港某屋苑單位賣了,曾經好後悔,後來我便和姐姐合資購買馬來西亞的單位出租,幸好也帶來一些收入。」

疫情下,Ingrid開拓新路,和朋友建立網上生活平台,和女性朋友分享扮靚心得。(被訪者提供)

為了節流,獨居十幾年的Ingrid近期也搬回和家人同住了。她坦言最初不太適應,但愈來愈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光。

與此同時,她又不斷自我增值:學習拍片剪片、策劃製作影片,還學化粧、茶藝、氣功。

Ingrid自言做 Slash 十幾年累積經驗,最大得著是應變能力及接受能力比較強,也善於運用手上的資源整合,發掘不同的可能性。近期,她就和朋友建立一個網上平台,分享女性養生、護膚、穿搭的心得,兼發展生活百貨網店生意,希望能開拓另一收入來源。

Ingrid近期她就嘗試搞網店,主攻女性客戶。(被訪者提供)

對於收入銳減,疫情又沒完沒了,Ingrid坦言最初十分失望、擔憂,但回想曾經遇過兩次交通意外,她倒是深切明白世事無常,能夠健康活着便有希望。責任感強的她說,以往為投入工作捨不得放超過一星期的假,怕失去工作機會。現在她倒覺得應藉此個工作真空期重整自己,從中學習,若能把握,便是成長的好機會。

記者:胡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