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鬥士】運動教練注重飲食卻患末期肺癌 街跑媽媽樂觀抗癌:從不向醫生問仲有幾耐命

健康 13:40 2020/08/03

分享:

得悉患上末期肺癌的Shirley,從逃避到積極面對、樂觀抗癌,全憑丈夫的一番話令她反思。

兩子之母Shirley愛跑步、玩三鐵和踏單車,原是運動健將,又是教練。但在去年8月的日本家庭旅行時,身體突然有異樣。當時無人想過,癌症已在她身上出現。

旅程完結前一日,Shirley失眠坐着等天光,左上半身感麻痺乏力,她估計與心臟有關。「去到第4日,我已覺得胃痛不適。我和丈夫去到不同國家都會跑步,但今次做不到。我未試過跑不了,好喘氣。」

綜合所有痛點上網查,結果說是急性心臟衰竭,但情況未算太差、體力尚可,她選擇完成餘下行程,並致電一位醫生朋友,打算落機後就去做檢查。

突發嚴重心衰竭  心臟積水達3公升險死

其後發現心律不正,本來安排過幾日入院做詳細檢查,但不消一日,Shirley的情況急轉直下,行步路都會喘氣。「肚脹得好快,感覺快要爆開,小腿也腫了。我跟家人說:『不行了,再不入醫院,我應該過不到今晚。』」

急忙到醫院照心電圖、照肺,醫生未講解報告已神色凝重。

他說我急性嚴重心臟衰竭,隨時會死。我好驚,究竟發生甚麼事?我剛剛才去完旅行,又一直有跑步,不覺得心臟會有問題啊?

Shirley和丈夫當刻呆了,有種難以喘息的緊張感。但Shirley的心臟積水量已達3公升,需立即插喉抽水。「醫生叫護士拍低,想用來做教學,因為未見過人3公升這麼嚴重;知我有跑步做開運動,他便說我心臟好強,否則應該捱不到這一刻,他對我有信心,叫我放心。」

Shirley育有兩子,一個16歲、一個13歲,她指交代病情前曾感掙扎。(被訪者提供)

運動健將變病人難接受  自問已盡力做好自己

因為心臟、肺功能都強,Shirley只留院7日,報告一出再覆診。期間做過抽血、照肺、PET Scan等檢查。Shirley本抱輕鬆心態,以為做完手術就沒事。數天後報告出爐,卻指她患上肺癌,這個消息好難消化。

入醫生房之前,我仍感健康,血壓及其他指數都好正常。確診那刻只覺得:不是吧?我接受不了。我沒說話,也不懂得問問題。

回想過往唯一有關連的病徵,就是乾咳了4個月,惟當時輾轉求醫,都無人估計為肺癌。

對癌症期數、治療方法一無所知,由運動健將變病人,心裏盡是無助和不解。別人患癌後會反思,是工作太勞碌,還是飲食習慣差?但對Shirley來說,她自問已盡力做好自己。

我本身教體質管理,幫助三高人士注意飲食。我又常做運動、著重健康,好少病。為何一來就是癌症?

從醫學角度看,她患病的原因是基因突變。但她回想,情緒或許也有關連。「在患癌前一兩年,因為中年婦女荷爾蒙改變,會潮熱,我每晚睡不過一小時。我本來比較樂觀,但因為社會運動,總在Facebook未讀到內容就開始哭。」連與丈夫溝通時,總覺得消極、孤單。

丈夫和同路人助跑出低谷

最終確診肺癌4期,腫瘤約3厘米大。Shirley指自己那時的心態有點逃避,不想覆診見醫生,好像每次去,都會聽到不好的消息。丈夫見她情緒差,做甚麼都提不起勁,便決定陪她晨跑,助她振作。

他說我以前鼓勵其他人跑步時,總說頭幾K辛苦點,但只要慢慢適應,就愈跑愈輕鬆。

我現在就像剛學跑般,起初會辛苦、接受不了,但只要不放棄繼續跑,就會跑到終點。他說即使我陪你跑,你不跑,我都幫不到你。

這番話使Shirley反思,抗癌路終究要自己走。身邊人的支持固然重要,但若果不面對,幾多人陪住都只是原地踏步。

一家人會齊齊做運動。積極抗病的心態互相影響,大家一起面對。(被訪者提供)

丈夫不斷鼓勵,加上經老朋友介紹,認識到更多同路人,她漸漸覺得自己的病情只屬「小兒科」,不再悲觀。如有被醫生告知只剩3個月命,卻活了12年,經歷十數次復發仍勇敢生存的朋友。

今時今日癌症不是絕症,雖然不知何時會穩定,也面對好大的生命威脅,但我們都會常存盼望,因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因為同路人,Shirley打破對癌症的負面想像,於治療、生活上,多了一份積極的心態。今年年初,她更與癌友成立「護心喜藥團」,拍短片和微電影、舉辦分享會等,鼓勵更多癌友。「想做些有意義的事,即使離開了,我的祝福都能在世上幫助別人。」

藥物副作用致臉部長滿疹

治療一年間,她每日服用口服標靶藥,副作用為皮膚出疹,曾長至額頭、嘴巴四周及淋巴位,疹子像暗瘡般帶膿,不斷長出來。「對女生來說,挺難接受。後來醫生怕變成紅斑狼瘡,覺得太嚴重,就讓我減藥,慢慢醫。」

每日要塗10多次蘆薈膏,敷深層補水面膜急救,花兩三個月才退。除此之外,她也做過5次電療,幸而副作用都不算嚴重。

電療後相當疲累,Shirley有兩星期每天睡18小時以上。(被訪者提供)

末期病人身份不是負擔  常保持盼望

「末期癌症病人」這標籤像個負擔,但Shirley沒有被擊倒,反指癌症是個轉捩點,讓她從負面情緒中跳出,明白到豐盛的生命中,也會有苦難的存在。

一個癌症病人能走出來社交,吃得、睡得、行得、屙得,幾期都不重要。我從不問醫生自己有幾耐命,因為沒意思,我們不能控制生命。

但只要個心一沉、失去盼望,就可能會離開得好快。

信仰是支撑Shirley抗癌的一大動力,讓她減輕對死亡的恐懼。「一個人面對困苦時,有陪伴者、過來人,加上信仰支持,這些比起有沒有錢醫病更重要。」

一感不適,Shirley就會去做運動。做完後總會覺得充滿精神,百試百靈。(黃建輝攝)

持續運動不停歇  保持心境快樂

癌症沒打斷Shirley的運動習慣,她如常每日跑步、踏單車,教班,像個平常人般。「患病時你或覺得不能跑,會暈、腳痛難動,總有好多藉口。不少人常說,不適就休息、睡一睡,但我會說不如去散散步?起初我覺得肩、頸、膊位特別緊,我迫自己一定要去跑,跑完就沒事,也變得精神。」

痛症或因為睡得太多、動得太少,Shirley指運動後大腦會釋放安多酚,人會變得更有動力、有盼望。

曾參與《今生不做機械人延夢計劃 》並獲獎,Shirley渴望可帶動更多中年人跑步、維持健康。(被訪者提供)

即使不外出,也可在家坐坐,動動手腳15分鐘,不要經常卧床。我常常鼓勵癌友,仍能動時要珍惜,因為你不知道何時不能動。不然一定會後悔,當初能動的時候為何不動?

別想得太極端,或誤解運動一定好累、好辛苦,會承受不了,由小程度做起,做到就會開心。

「今生不做機械人延夢計劃 」2020

計劃將選出十個夢想計劃,其中一隊跨代組合將獲李錦記家族基金提供定額資助港 幣一萬元正,其餘九隊同樣可獲定額資助港幣一萬元正、資源配對及相關協助,支持他們踏出夢想第一步。

對象:家長(可以個人或以原生/跨代家庭名義參加)
截止日期:8月16日 晚上11時59分
網站:http://www.laviolet.com.hk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