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求存】23歲創業曾遭員工拉隊撬客自立門戶 資深公關人:管人張弛有道是大學問

職場 17:08 2020/08/10

分享:

新冠疫情令她錄得歷年最低月收入$1,900,Amy依舊抱持樂觀的心:希望疫情盡快過去。

23歲,大多是剛大學畢業一、兩年的初生之犢,李鈺涵(Amy Lee)當年卻成立了自己的公關公司。事隔20年,一直走過來,這掌舵人歷盡風浪:曾有員工趁她放假時拉隊蟬過別枝;有把握時機讓業務得以更上一層;今年她迎來最大考驗:新冠疫情令她錄得歷年最低月收入$1,900,Amy依舊抱持樂觀的心:希望疫情盡快過去。

大學修讀會計及金融,畢業後Amy順理成章進入相關職場,第一份工作是在金融服務機構當股票顧問,要美國、香港、日本和新加坡四處飛。「有次在日本公幹期間,時為1999年年尾,公司要我在除夕夜留守公司監察『Y2K』系統有無發生過渡的問題。心想我又不是IT,為何要我做這些?」於是萌起轉職的念頭。

與朋友聊起,對方問她有否想過做公關,抱持年輕人不妨一試,成功應徵做金融公關,雖然人工比她做股票顧問少了4倍。「我很想做,但只做了3個月,因為IT科網熱熾熱,得獵頭公司招攬轉到科技公司任地區巿場經理,人工又漲了50%。」但旋即泡沫經濟掩至,科網公司紛紛結業,Amy也成為失業大軍一員。

她身後的富貴竹,由公司成立已有,Amy搬公司都把它帶着,見證着她的事業發展。(湯炳強攝)

年輕也是優點

她以自由身接辦活動,一個20萬的高峰會項目,在11個國家做業務宣傳,完成後又不斷接到相關工作。她爸爸對她說,不如繼續做下去,在無心插柳下,她在23歲時創立本地公關公司AQ Communications。「如果不是公司結束,我沒想過那麼早開公司,是機遇。」

經濟低迷,她可以$8,000荀價承租中環一個800呎單位開展業務。畢業是金融底子,她一心主打金融公關範疇,但太年輕是絆腳石,接洽不到金融客戶的生意,大都是產品印刷的雞毛蒜皮,幾乎與公關工作無關。

不過年紀輕也是優點,她接下不少美容、護膚、婚禮統籌工作,有一次接到關島旅遊區的公關代理,競爭對手都是大公司,她膽粗粗一個人飛往關島做滙報,竟被她奪約而回。「後來問起得知,優勝之處正是因我後生有幹勁。」她之後亦接下不少美容、消費、電訊品牌生意,2000至2010年是她大展拳腳的拼搏期。

員工突離職

故事至此,Amy似乎順利得令人艷羨。但在她成立公司1年,與哥哥到了南非旅行,每天都致電公司,同事都回答OK、無問題,誰料已遭逢巨大危機。旅行翌日她九點半返抵公司,見只有兩個同事上班已好生奇怪。「原本公司有7位同事,我回來後剩下兩位,其餘5個都突然劈炮,自組公關公司,並把原有客戶撬走。同事說:『你在途中,難道叫你馬上回來,不想你擔心。』」

在Amy的帶領下,公司由數名員工的規模擴展至十多名員工。(被訪者提供)

與其憤怒和埋怨,Amy在這危難之際,咬實牙關拍拍身上塵土再披甲上陣,重新再建立公司:勤出席客戶活動,又不斷去婚紗展和旅遊展派卡片,開拓客源。「我不記仇,追究也沒用,根據僱傭合約我可以告他們,但又何必呢,有可能摧毁別人一生,我繼續向前看、往前走吧!」是不是20年來最大教訓?「也不是,科網公司突結業失去工作,我更感茫然。畢竟我還有兩個同事、兩個客戶,未死得晒啊!」

管人是學問

作為公關公司創辦人兼執行董事,她說難度最高是員工管理。

「客戶你揀我時我選你,活動完了就可不再相見,但日見夜見的同事間的相處卻是大學問。」例如曾有同事私下接工作,她知悉了該怎樣做?當面對質不成,要婉轉也需要技巧處理,這一門學習讓她終生受用。

頭幾年她公司員工如走馬燈,3個月、半年便呈辭。也試過請滿口穢言、舉止嚇人的員工,令其他同事都嚇怕,情緒低落得要辭工,Amy最終要狠下心要辭退他們,連原先接下的項目也告吹。「公司要和諧,人事上好重要,聘用員工要啱公司文化。」

「湊客」心得

公關吃的是四方飯,見盡形形式式的人,她說橫蠻無理、吹毛求庇的客人多的是,走數也有,嚴重至要對簿公堂只是一宗,幸好最後也收回金錢。

Amy說,每個客戶都有其風格,不能硬梆梆一本通書到老,客人個性和喜好,她在開了一、兩次便了然於胸。「有客人付出一筆錢要公關公司包辦所有事項,同事便需把項目帶領,將各項細節跟足。有客人要別人聽佢支笛,話晒事,需依其指示行事,他們好chur的,要定時定候把進程細節、完成日期列出並做好。每一個項目我都會跟同事說,這個客戶是怎樣,作出相應方法。」

為大型購物商場籌辦婚禮活動及宣傳。(被訪者提供)

代罪羔羊

公關公司往往是頭號代罪羔羊。因為對口位永遠不是最高決策人,接洽的都是其下屬。她試個一個活動客戶指定用灰色地氈,大老闆活動當日到場,大發雷霆指為何地氈用了這麼醜怪的顏色,指沒有淮許過。負責接洽的同事馬上轉口風,說從無說過用灰色,是公關公司搞的,把責任卸下來。「十個有八個不會承認自己做錯,此乃人之常情,有同事會理直氣壯澄清,但只會口同鼻拗。」撞板多了學精了,Amy日後任何決策事項都會詳細臚列或以電郵核實,出了岔子都有證據,盡管這客戶大多沒有再合作的機會。

「作為老闆,要顧及同事的士氣,發生了事會問同事有無black and white,如沒有,我們便只能啞子吃黃蓮。如肯定對方弄錯,我會幫同事撑的。」

有客人愛要求多多,或突然把全盤計劃更改,她說司空見慣,做到會盡量配合,費用接上補下。「合作愉快自然有下次。留客是重要的,但也不要忘了做公關公司的初心,要有自己的立場,事事軟弱,客戶就take it for granted。」

新冠疫情

要數經營20年最艱難,正正是今年,Amy說創立AQ第一個月都有$6,800收入,打後業務上了軌道,公司每月收入都過六位甚至七位數字。今年2月份疫情大爆發,收入是$1,900,Amy苦笑說:「人生未試過這麼低收入」。6月份疫情稍緩,生意額有所上升,七月又再實施限聚令,原接洽的項目大部分要取消。

「沒有裁員,要與員工同甘共苦,只在疫情期間盡量清假。疫情下每月開支幾十萬,只有數千元收入,已捱了幾個月。」對於未來,她說只能見步行步,逆巿求存。

社交平台及傳統媒體各半

過往要宣傳,不外乎電子媒界、報章雜誌,Amy坦言如今社交平台已成不可或缺的主力,社交平台在廣告花費相對較便宜,也多形式可鋪陳。但亦有客戶認為社交平台「虛無縹緲」,Like與click rate也不真實,還是喜歡報章雜誌拿在手中的實在感,於是會把宣傳金額社交平台及傳統媒體各佔一半。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