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昔日頑童住兒童之家13年 長大後成餐廳老闆堅持助養孩子

育兒經 13:16 2020/08/19

分享:

1歲入住兒童之家,謹記家舍家長及社工的教育之恩,當年的頑劣男孩成為餐廳老闆,在生意下跌8成的情況下仍助養無家孩子。

家,每個人對這個字有不同領悟,孩童時面對的經歷,會影響他們一生。陳嘉富自有記憶以來便住在聖基道兒童之家,自小性格頑劣,14歲離開兒童之家後更差點誤入歧途。不過,兒童之家義工及家長的教化埋藏在心深處,沒想到「曳仔」一直銘記在心,不但沒走上歪路,更當上餐廳老闆,疫情下生意轉差仍盡一分綿力回饋聖基道,幫助其他有需要的兒童。

1歲入住兒童院嬰兒部 

嘉富因父母沒能力照顧,1歲起入住位於大埔的聖基道兒童院(已在九十年代清拆)。當年聖基道還設有嬰兒住宿服務,他一直住到升小學。

幼稚園時好多小朋友一起玩,一起打鞦韆、踩單車,是我人生最開心的時候。當時同院小朋友、姨姨姑娘就是最親的人,當時根本不知道何謂父母、家人。

嘉富由1歲起住入聖基道兒童院,過著「大家庭」生活。(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步入反叛期變成 「曳仔」

由於兒童院殘破拆卸,嘉富隨之搬遷到兒童之家。日漸成長的嘉富開始反叛、愛生事。

我愈來愈『曳』,經常打架,欺凌新人或年紀較小的院童。試過從雙層床上層跳到地下,壓傷一個小朋友的手臂,結果他要入院醫治。 

因自小住在兒童之家,嘉富從同學的言談間漸漸感到自卑, 「我家窮,人人有gameboy遊戲機玩,我就無,同學說去我屋企玩,我也不知怎答,後來我刻意隱瞞我的背景,漸漸變得沉默低調。」自卑感隨著長大漸漸變得強烈,嘉富初中開始變壞,食煙逃學。

嘉富最喜歡這張在聖基道嬰兒部的食飯照片。(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與家長爭吵掌摑對方

曾有一次,嘉富與其中一名兒童院家長發生爭執,他二話不說掌摑對方,他頓時嚇得驚呆,沒想過自己會出手,「其實心好驚,但還是要死撐自己沒錯」。儘管該名家長最後沒有追究,但嘉富至今仍記掛著欠對方一句道歉。後來,因行為紀錄差,加上父母居住環境有改善,他搬離兒童院與父母同住。

離「家」出社會才知世途險惡 

所謂「相見好同住難」,回家不足一個月,嘉富已想離開,於是與二哥離家出走,當時他只有14歲。嘉富和二哥被長洲大排檔的包住宿福利吸引,一心到長州打工。以前在兒童之家安逸生活,頓時變成每日工作12小時,搬枱、執海鮮、樓面及入廚房做打雜等甚麼都做。其後他亦做過地盤和食肆當散工,住在月租 1400 元的劏房,當時嘉富夜夜想起兒童之家的溫暖、想念那層保護膜。

嘉富出社會後才知,當年在嬰兒部的日子最無憂無慮。(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不過,年紀輕輕的嘉富出到社會,難免遇到背景複雜的人,更試過遭損友陷害,差點走上歧途。幸好,在兒童之家讓嘉富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引導他走回正路,

家舍姨姨教導我辨別是非對錯, 讓我知道不可再做錯,要抖擻精神。

即時離開兒童之家多年,嘉富仍記得當年照顧他的姨姨,他十分感激對方。(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闖蕩多年開設餐廳 與父母保持距離

在外闖蕩十多年,他不想一世打工,於是在2014年與二哥合作開設新派餐廳 Rice Love。與此同時,多年獨自在外生活的嘉富與家人關係較以往拉近,但他形容與家人之間的關係就如蜻蜓點水,父母不懂教導孩子,他亦不會與對方相處,避免發生衝突,兩者保持著距離。不過,當父母帶親友到餐廳捧場時,知道父母都以自己為榮,他也十分驕傲。

逆市生意跌8成仍堅持助養孩子

疫情下,政府宣布實施限聚令、禁晚市堂食,導致嘉富經營的餐廳生意額大跌8成。面對前景,嘉富無法掌握,只能見步行步。

嘉富於社會闖蕩多年後終開設餐廳成為老闆,但他不忘兒童之家養育之恩,逆市仍堅持助養無家孩子。(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不過,嘉富心繫聖基道兒童之家,即使疫情當道,餐廳面對逆市,他仍堅持「做到幾多得幾多」的心態,幫助當年照顧他長大的機構。現時,客人於下午茶時段在該餐廳消費滿50元,每張單據均會捐出3元予聖基道的樂樂遙遙助養計劃,用作助養孩子之用。

聖基道兒童之家就像是我的父母一樣,交家用給父母好平常,我在那裡長大,有能力就一定回饋。其實我做的並不多,只想盡力為聖基道付出多一點,幫助裡面需要幫忙的孩子們。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 / 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bit.ly/2JdOaiS

TOPick推出小學各級工作紙,參考名校精選試題,鞏固知識,緊貼學習進度。立即免費下載︰bit.ly/2X96KAZ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bit.ly/3bebLM2

記者:梁節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