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曾沉淪毒海因販毒傷人被囚 與嚴父獄窗淚眼相隔邊青重返正途

健康 11:30 2020/08/25

分享:

曾因販毒誤入歧途的Ken,改過自新後成為一名犬隻訓練員。

從誤入歧途到重返正途,今年29歲的犬隻訓練員李偉峰(Ken)耗用了近十年的時間才完成。年少輕狂的Ken曾經為一名吸毒邊青,終日在街頭惹事生非。即使最後鋃鐺入獄,在法庭宣判一刻甚至仍懷有「出獄後又是一條好漢」的想法。

當牢獄之苦尚不能改變他時,最終能夠讓他決定重返正途的轉捩點,竟然是當時關係跌至冰點的家人。Ken憶述家人首次探監時的情況時,他慨嘆指:「我從沒見過父親哭過,那刻才令我真正想改變」。

經歷過跌宕起伏的輕狂歲月後,Ken目前已重返正途,成為一名犬隻訓練員。(湛斯雅攝)

冷理母親街頭哭求回家

自小和家人在元朗居住的Ken,就讀小學時除了有點佻皮外,基本上也算是一個乖巧的孩子。不過,無奈原本就讀的小學當時需要殺校,他只好轉至天水圍一間較差的小學就讀小六,而這亦成為他往後誤入歧途的起點。

在那所學校中,他開始與一些具黑社會背景的同學稱兄道弟,更染上打架、吸煙等惡習,四處欺凌同學,連老師也奈何不了他。

直至小學畢業,我很深刻的是自己一收到畢業證書,就和幾個朋友毫不猶豫地扔入垃圾桶。自那天起我就已經好壞,很少回家,連中學也沒去上。

對於家人的責罵,當時的Ken一直冷理,反而更熱衷和出面具黑社會背景的「朋友」周圍玩,甚至吸毒及販毒,有時因吸食毒品而無法入眠,曾試過連續4晚沒睡覺,體力日漸變差,每晚只是在公園流連及露宿,周圍惹事生非。

父母和弟弟亦經常四處找他回家,但每當Ken發現他們的身影時,那怕母親當時已經痛哭流涕地求他回家,他坦言當時自己並無感覺,掉頭就走。

我可以稱自己為冷血,好無情。因那時覺得自己未玩夠,和外面的「朋友」一起感覺很自由,一班人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堅決不回家!

暫養中心的一桌一椅等設備,幾乎全由Kem自己一手一腳自行搭建。(受訪者提供)

嚴父眼淚成醒覺契機

最終他亦在17歲時因為一次向人追討毒品欠款時被捕,更需要被判囚半年。但那怕當時Ken在庭上聽到自己被判有罪,當時他卻仍「未識死」,甚至想過「半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但直到家人在監獄探望他,這是過去數年一直逃避家人的Ken,首次平靜地與他們見面。

那次與家人見面其實大家沒甚麼好說,大家都好安靜。但一向是硬漢子的父親這時卻哭了出來,母親、弟弟也跟着哭,這是我才醒覺自己真的錯了很多。不想再令家人擔心,是我當時惟一對自己的要求。

「半年後一條好漢」的念頭自此在Ken的腦海中消失,面對原本只得半年的刑期,他反而聽從了感化官的建議,改為入讀正生書院兩年,因為他覺得自己需要一個長時間去遠離那個以前的自己。

我覺得自己半年後放監都會那麼壞,未必改變到。反而長時間可以令我在正生書院內重拾書本,追回以前自己沒做過的事情,包括學歷。

不少義工朋友亦認同Ken理念,到場幫忙一起建立流浪狗暫養中心。(受訪者提供)

堅信以行動換回信任

在正生書院的兩年間,Ken努力地追回中三的學歷,其間又學習到裝修、水電、在狗房照顧狗隻等技能,意想不到的是這些技能竟會在他離開正生書院後一一派上用場。

本身喜愛寵物的Ken,在離開正生書院便投身了寵物的相關行業,其後更成為了一名犬隻訓練師,現在並開始自己一手一腳建立「Dog星流浪犬暫養中心」,盼為所收容的流浪狗提供訓練及暫居地,並嘗試為牠們尋找新主人。

現在家人儘管總是在嘴上嫌棄指照顧流浪狗沒錢賺,但每當Ken的流浪狗中心需要人幫忙時,他們又總會義不容辭地幫忙。事實上,過去亦曾有親人認為他重返社會後,只會重蹈覆轍,但Ken釋懷地指:

我知道信任並非只要我說,對方就會信。但我現在會以我的行動、信心、毅力把這份信任換回來。

有關Ken踏上成為犬隻訓練員之路,請看:【浪子回頭】邊青正生畢業後成犬隻訓練員 打造暫養中心讓流浪狗重獲新生

TOPick新聞編輯部製作電子書《食用安全手冊》,提供自家檢測報告,包括雞蛋、搓手液、兒童口罩等,更有牛奶、清潔用品等食安檢測報告【按此免費下載食用安全手冊】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bit.ly/2JdOaiS

訂閱TOPick Telegram,集合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bit.ly/3bebLM2

記者:吳梓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