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邊青正生畢業後成犬隻訓練員 打造暫養中心讓流浪狗重獲新生

休閒消費 12:59 2020/08/25

分享:

也許是因為感覺自身的經歷與流浪狗有點同病相憐,Ken後來更創立了一所流浪狗暫養中心「Dog星流浪犬暫養中心」。

年輕時誤入歧途曾販毒傷人而被囚的李偉峰(Ken),當時明明只需完成半年的監獄刑期即可出獄。然而深知自己需要長時期反省的他,最終反而選擇入讀兩年正生書院沉澱,畢業後亦走上正途成為犬隻訓練員。

也許是因為感覺自身的經歷與流浪狗有點同病相憐,他後來更創立了一所流浪狗暫養中心「Dog星流浪犬暫養中心」,幫助被主人棄養的流浪狗,並嘗試再訓練牠們至可重新被領養。現在總被中心內狗狗搖尾擁簇的他不禁笑言:「好彩自己當年被人拉咗!」

Ken也沒想到自己會因為喜歡狗狗,而最終成為一名犬隻訓練員。(受訪者提供)

驚訝正生書院並非以號碼稱呼學員

最初跟隨導師搭小艇前往位於芝麻灣半島的正生書院時,Ken坦言自己亦有點忐忑。特別是當小艇準備泊岸時,他見到岸上已有數名赤裸上身、紋滿紋身的「大隻佬」等待時,過去長年亡命街頭他心中已不禁驚呼:「大鑊」,但原來對方只是替他拿行李。

在正生書院就讀期間,讓他感到與監獄最大的不同是,雖然這裡的學生都是被判進來,但言行舉止都很有禮貌,談到自己初進書院的最深刻的一刻:

導師會問你叫甚麼名字,而並非如監獄般以號碼來稱呼你。

除了一般讀書及不同類型的課程外,Ken在書院內亦做過不少體力勞動的工作,特別是需要不時搬運食材、煤氣等物資上山返回校舍,這時Ken過去那因吸毒而變孱弱的身體就開始吃不消,他笑言自己最初連搬包英泥都搬不到。而書院內刻苦的生活,亦讓Ken培養起律己以嚴的態度,當他兩年後從正生畢業,過去輕狂的Ken已經不復見。

對於Ken的指令下,中心的狗狗都會專心遵守。(湛斯雅攝)

訓練犬隻增滿足感

本身喜歡動物的Ken在離開正生後,就投入寵物相關的行業,作為他重返社會的第一步。其間做過護理員、寵物美容、領犬員等不同類型的工作,接觸過大量不同性格的狗隻,同時並一直學習有關訓練犬隻的技巧。

其實我做這行時都是邊看邊試,當你令到隻狗可以sit時,你會有種成功、滿足感。自己開始對此慢慢上癮,愈頑皮的狗隻就愈想去改變牠,這時才發覺原來自己「食開呢行飯」。

Ken後來慢慢透過自己犬隻訓練的技巧自立門戶,上門為不同主人的新領養狗隻提供服務。其間他亦開始做起義工拯救街上的流浪狗,並了解到流浪狗在坊間的苦況。

我看過坊間很多流浪狗場,營運模式主要靠捐款,收入較被動,無捐款時場內狗隻的伙食未必可負擔,因此我開始有營運一個類似的中心,但可以不用靠捐款的想法。

中心內的花園、狗籠等設施,均由Ken一手一腳打造。(受訪者提供)

盼中心可不只依賴捐款

透過在正生書院所學到的燒焊、裝修、水電等技能,Ken後來幾乎靠一人之力建立起自己流浪狗暫養中心「Dog星流浪犬暫養中心」。中心內每一個狗籠、花園等,都由他一手一腳建造。

中心目前主要收容一些相對具攻撃性的狗隻,不過他堅持所有收容狗隻的生活費,必須由當時決定遺棄的主人,或當時拯救牠的義工負責,避免中心過份依賴捐款運作。

對於這些對人類始終抱有戒心、具攻撃性的狗隻,Ken總會耐心地訓練牠們,讓牠們嘗試戒除攻撃的習性,繼而讓牠們可獲得領養資格。

對於狗隻咬人的問題,他表示這並非牠們的錯,而是與主人最初的教育手法有關,所有狗一出生都並不會咬人,但一隻狗的性格最終是由主人的行為所賦予牠的。對於中心的營運方針,作為正生書院畢業生的他亦笑言:

這個中心營運比較像「正生書院」狗仔版,這裡可讓比較曳、反叛的狗隻有改變、暫住的空間,而不需被人遺棄在街上,甚至最終可找到新主人!

Ken目前仍在為中心進行擴建,希望讓中心可收容更多流離失所的流浪狗。訪問期間,不時有狗狗「亂入」向Ken討摸摸,從Ken一臉寵愛的神情不難發現,他經營流浪狗暫養中心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他總能夠從流浪狗的眼神中,看到那個曾經誤入歧途的自己。當初那名迷失自我、流連街頭的邊青,現在早已成為迷途流浪狗的領路人。

Ken亦因誤入歧途與家人關係跌至冰點,後來父親的一次探監,令Ken與家人重拾關係,【浪子回頭】曾沉淪毒海因販毒傷人被囚 與嚴父獄窗淚眼相隔邊青重返正途

TOPick新聞編輯部製作電子書《食用安全手冊》,提供自家檢測報告,包括雞蛋、搓手液、兒童口罩等,更有牛奶、清潔用品等食安檢測報告【按此免費下載食用安全手冊】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bit.ly/2JdOaiS

訂閱TOPick Telegram,集合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bit.ly/3bebLM2

記者:吳梓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