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求生】$35賣海南雞飯疫情下開兩店 佛心老闆︰最緊要伙計有工開【有片】

休閒 17:00 2020/09/01

分享:

$35賣海南雞飯疫情下開兩店,佛心老闆指,最緊要伙計有工開。

一場新冠肺炎令餐飲業生意急跌,惟這間牛車水海南雞飯,在疫情下於炮台山及旺角連開兩分店,後者更預計3個月內有錢賺,「人人話香港唔掂,但總有人要做爛頭卒,頂住個市,最緊要伙計有工開。」老闆伍大為(David)說,逆流而上一碗海南雞飯依然賣$35,「贏輸不知道,但做就有得搏」,不如去片聽聽David點講︰

中環的機利文新街,每天在牛車水海南雞飯店前都排著人龍,無他因為$34一碟海南雞飯,對比中環一個lunch閒閒地60多元,就顯得相當佛心。

老闆David說,上幾月疫情稍歇時,店還是人山人海 ,「我們由落order到給餐客人,只需25秒時間,一個中午可做5至7轉生意。」

年近60的David 80年代在加拿大讀電腦,後從事酒店業,1993年早就搵夠而在溫哥華退休,18年後待女兒大學畢業後才回流香港。

因為爸爸做裝修生意的,間接接觸餐飲行業,後來在荃灣開了間三陂小廚,主打大牌檔式小炒,生意很好又開了分店。做小廚用心做,可交到很多朋友,返工差不多滿場飛飲酒,很開心,但連續5年都是如此,個人就會很累。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旺角分店 投資額45萬3個月可回本

雖然小廚有錢賺,但David因太辛苦目前已悉數退股,讓給伙計繼續經營。後來認識太安樓滋味屋的陳梓全師傅,認為David做事上心就合股經營這牛車水海南雞飯。「第一間中環店,現月租6萬,只在午市2小時內盡衝,因為中環周末或假期就好靜,都有得賺但就少一點。」

David自言開海南雞飯分店,都相當倒楣,「第二間在炮台山,今年2月中簽完約就爆新冠肺炎,問業主可否延期或減租,他又無動於衷,那惟有頂硬上。」David說頭幾天確無甚生意,後來伙計落力在門口叫人試下,在「氣氛帶動」下才漸見好轉,加上$34的海南雞飯CP值高,經營下來總算有錢賺。

中環的總號提供堂食服務,這$34元海南雞飯分量十足。

第三間的旺角花園街分號,也是在第三波疫情爆發前的6月中才開,租金58,000元,投資額約45萬,不設堂食純做外賣,David說生意比預期中好,

旺角比中環那邊平均,8點過後有人排隊,可能價廉物美,開始積落客人,靠口碑已能打開出路。

他預期旺角分店約到9月中已能回本。比較兩邊客人,David說旺角那邊客人反而更豪,「他們會選$45的雞肶飯,反而中環加一兩元已經好大件事。」

海南雞飯 薄利多銷更實際

David售賣的海南雞飯為「新加坡系」,與泰式不盡相同,油飯選用泰國茉莉香米,雞則以薑、香茅、斑蘭葉等香料熬的雞湯浸製,並以冰水控制,用減溫的方法保持雞肉鮮嫩。

他說每次開分店前,都會試勻該區內所有的海南雞飯店,有把握以性價比K.O對手,心頭才一寬。他說能盡量降低售價,減到2元同時又要保持到食物質素,就是競爭能力和最大的營銷武器。

經營過荃灣三陂小廚和海南雞飯,David說前者兩店雖然營業額達百多萬元,但撇除租金、員工薪金、食材支出後,賺到5至10%已很不錯,不似後者可薄利多銷。但說到底,做海南雞飯其實賺得最多的是滿足感,

好多人覺得香港無得救,但始終有人要出來撐,如果個個無眼睇,結業了,員工們如何生活?我寧可做爛頭卒,不用蝕已經可以,大家有啖飯食,贏輸不知道但做就有得搏。

David常秉持將心彼己的原則,他說老闆落力的話,夥記是會受感染的,「老闆有熱誠 有禮貌,夥記自然跟隨,前後講多謝。疫情期間我無炒過一個員工,他們甚至自動請纓調去其他分店幫手,所以大家感情很好。」

撰文︰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