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母則強】賣樓治末期子宮頸癌保命照顧自閉兒18年 堅強媽媽盡心教導力證:自閉非垃圾【有片】

休閒消費 13:39 2020/09/03

分享:

堅強媽媽誕下兒子後,患上末期子宮頸癌,賣樓保命,兒子卻確診自閉症,媽媽受雙重打擊並未放棄,貼身照顧及教導自閉兒18年。

俗言有云︰為母則強,絕對有道理。

70後港媽許美霞(Pauline),從前是位銀行管理層,32歲誕下獨生兒瑋瑋,兒子只有3個月大時她卻確診末期子宮頸癌,心情由天堂跌進地獄,及後瑋瑋1歲時被診斷為輕度智障的自閉孩子,Pauline在雙重打擊下天天以淚洗臉,但抹乾眼淚後選擇堅持面對,從此貼身照顧及教養兒子。

至今兒子已踏入18歲,具備自理及基本的溝通能力,Pauline說︰「只要有適合的教育方法,可增強他們的認知和表達能力,自閉並不是垃圾。」

請先看片

Pauline跟瑋瑋感情十分要好,筆者在訪問中便見到兒子不時主動拖着媽媽,Pauline也不時向兒子報以微笑,18年的母子情盡在不言中。

但溫馨的背後,就藏着這位堅強媽媽的不一樣故事。Pauline原本是銀行管理層,跟丈夫於1997年結婚,3年後懷孕準備迎接千憘BB,可惜最終小產。

她說:「我跟先生都很傷心,當時我已30歲,不想做高齡產婦,於是辭職在家養好身體,希望能早點懷孕。」大約一年後Pauline再度懷孕,在2002年更一索得男誕下瑋瑋。

小時候的瑋瑋樣子相當可愛,更十分愛錫媽媽。(被訪者提供)

可惜當瑋瑋3個月時,Pauline卻發現身體不適,被診斷患上末期子宮頸癌,「醫生估計我只有1年命,我喊得好厲害,當時我不想離開瑋瑋,雖然當年碰正沙士,我層樓已變成負資產,但仍決定賣樓醫病,因我要保住條命。」

在治療期間,Pauline每次到醫院覆診必會帶着瑋瑋,「有個醫生見到瑋瑋,懷疑他有點問題,叫我要帶他到健康院檢查。」
 
心痛兒子被長輩歧視

Pauline也開始發覺兒子跟其他小朋友有點不同,「他只是會食及瞓,十分寧靜,對外界一切都沒有反應,甚至聽到聲音都不理會。」由於沙士時期,很多家長怕受感染紛紛消取健康院的覆診期,於是瑋瑋可以很快見到醫生,更於1歲被診斷為自閉症及輕度智障。

為了開闊瑋瑋的眼界,Pauline從小便經常帶他到不同地方參觀,更到過消防局。(被訪者提供)

她當時不知甚麼是自閉症,只是因醫生判斷瑋瑋是傷殘,感到十分震驚。「試問那個母親可以接受到自己的小朋友是傷殘呢?我當然不能接受,更不停跟老公鬧交,雙方關係跌到谷底,最後更要見社工。」

最令Pauline痛心的,竟然還遭親戚的白眼,「有次與親戚飯聚,有一個長輩竟然當眾叫瑋瑋做儍仔,我好嬲大聲回應她︰『他不是儍,只是自閉』,我要保護個仔,因為他是無辜。」

為人母親當然要為子女遮風擋雨,性格堅強的Pauline決定把悲傷化成動力,積極為瑋瑋進行訓練,由於沒有經驗起初面對不少困難,包括瑋瑋常在街上大叫大跳,甚至在不知情下騷擾路人等等。

直至有一天,Pauline跟瑋瑋經過一個地盤,便給她發現一件事,「當時地盤正在打樁,發出很大的聲音,瑋瑋聽到瘋癲的大叫,完全失控。第二日再經過地盤,他又再尖叫,我便帶着他看打樁情況,讓他知道為何會發出聲音,他當時很安靜望着打樁機。」

瑋瑋平日經常上網,更十分喜歡看卡通片。(被訪者提供)

Pauline便領悟出一個道理,「自閉症患者腦部發展有障礙,沒有自學能力,每件事都要旁人去教導及協助。他們是用眼睛學習,像拍出來的照片,影像永記及不易改,固執的行為也因此而出現。所以教自閉症小朋友,最好用上畫面,如實景、圖畫或相片表達,不斷重複解釋,他們會較易明白,亦可解開心中的疑惑,感到有安全感。」
 
學跳社交舞表現出眾

另外,不少人覺得自閉人士患脾氣大,Pauline說主要因他們遇到困難,自己解決不到,於是便很容易𤷪𤺧,家長就要細心觀察及協助,「小時候瑋瑋剪髮後便會周街除衫,我以為他鬧情緒,後來了解才發現他頸後有很多髮碎,感覺很不舒服,他又不懂表達出來﹐於是從此我帶後備衫,剪髮後便更換,現在他在髮型屋的情緒很穩定。」

得到Pauline的悉心教導,今個月踏入18歲的瑋瑋,剛升上特殊學校中六,數學成績不錯,更十分喜愛學習新事物,記性亦甚佳。「我一直都想學社交舞,需要一個男舞伴,但我老公要返工沒有時間,我便找瑋瑋做舞伴。社交舞是由男仔做主導,跳舞老師大讚瑋瑋跟得很好,很少跳錯舞步,反而老師就話我經常跳錯。」

瑋瑋今年升讀中六,平日放假回家便自助自覺做功課,疫情期間停課,他也不時溫書,十分勤力。(黃建輝攝)

只望可學懂保護自己

對於即將成年的瑋瑋,Pauline自言沒對他有特別期望,只希望可以保護自己,「有次瑋瑋乘地鐵,身上掛有八達通卡及手拿手機,有個人忽然向瑋瑋借電話,我便立即走上前為他解圍,相信這個人是想搶電話。」

另外,她也希望瑋瑋能有效掌握生活上技巧,「有天我走入廚房,發覺牆上有血迹,原來瑋瑋流鼻血,他不懂處理便把血抹在牆上,於是我教他下次出現這情況應如何做,他也終於明白。」

記者:招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