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澳洲】80後女護士移民南澳 寧願賺少一點尋回:香港生活營營役役

休閒 17:40 2020/09/10

分享:

很多人移民澳洲或到當地升學,也會挑選悉尼或墨爾本等知名城市,80後Sophia卻選擇了南澳阿德萊德(Adelaide),遠赴當地落地生根。移民澳洲放棄了在香港的5萬元月薪,卻得到前所未有的工作生活平衡,工作環境也更加合理人道,讓Sophia能投入醫護工作。

Sophia因一次旅行而愛上當地的風土人情。移民多年的朋友帶着Sophia與男友四處遊玩,當時她對香港的社會及政府感不滿,有意考慮移民,2016年決定着手申請,接近兩年後正式移民澳洲阿德萊德。

香港醫護工作高壓

Sophia經代理申請技術移民簽證,很快就有回音。選擇南澳阿德萊德,原來因為少人申請,故輪候時間較快,加上她的表姐在此定居,初到貴境,始終有個照應較方便。

在香港當了6年註冊護士,離港前在私家醫院急症室工作,月薪達5萬港元,不過她卻沒有留戀。

在香港生活營營役役,醫療工作非常繁重,職場生活不算如意。寧願在澳洲賺少一點,也希望可尋回work-life balance。

    點擊圖片放大
    +4
    +3

人工低但假期多

很多人在移民澳洲時,敗在國際英語測試系統(IELTS)上,Sophia當時考的是專門給醫護人員的OET(Occupational English Test),同樣分聆聽、寫作、會話及閱讀4卷,但整體難度比IELTS低。最難是寫作,因為着重英語文法,需要以200字完成一篇書信,她準備時做舊試題複習,但也要考了兩次才合格。

Sophia在香港一邊申請技術移民一邊搵工,幸運地一到埗就獲阿德萊德一間小型醫院聘請。當地承認香港的資歷,不用再重新考牌,只要求預備畢業證書、醫院工作證明及推薦信、護士註冊文件等,再付$3,000港元左右就可以。當地也有不少醫療空缺,但居住華人不多,所以沒特別優勢,但在澳洲人眼中,香港人很勤力,加上她有豐富的工作經驗及碩士學位,因此順利獲聘。

唯一缺點是澳洲整體上薪酬比香港低,月薪扣稅後只得兩萬港元左右,每年像工務員制般跳級加薪。不過假期數量卻跟香港差天共地,她可選擇返每天8或12小時的輪班,所以每個月只需返11日工,其餘時間都是放假。

她會去阿德萊德海邊、農莊或是酒莊遊玩,甚至買張便宜的內陸機票,飛到其他城市旅遊,生活愜意。

醫護病人受尊重

澳洲的工作環境也更加良好。這裏是全民免費醫療,但澳洲人也不會胡亂看急症,即使晚上及凌晨,他們也會去看家庭醫生,真正有需要的病人才使用急症室服務,不像香港一般傷風感冒也衝去急症室。

救護車收費,單是出車也要$3,000港幣,還要計每公里$30,因此絕不會濫用。登記使用急症室的人士不多,非緊急病人平均只需等1小時左右,香港最快也要3至4小時。

而且醫院人手比例有嚴格規定,醫生與病人為1:4,如果比例不足,就會截人龍甚至關閉病房。因此醫生有充裕時間診症,護士亦可給予適當的照顧。香港看醫生只可在幾分鐘內診症,當地醫生卻會花心機做足詳細檢查。Sophia笑稱:

香港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兒事無大小都由頭看到落腳。雖然效率較低,不過病人及醫護都得到尊重,自覺重拾工作意義,不像以前只是機器般。

澳洲人交重稅,換來是所有永久居民都可享免費醫療服務,看公立家庭醫生,不論是小病還是危疾,都是一毫子也不用付,看私家名醫也只需付一半價錢。

放足10個月產假

恰巧她於去年懷孕,3月時開始放產假,剛好避過疫情高峰期。澳洲提供16個星期產假,醫院讓她選擇放32個星期半薪產假,前後加上年假,Sophia可放足40個星期產假,直至明年才復工,讓這位新手媽媽有更多時間照顧兒子。

整個生產過程也令Sophia感到驚喜,她入住的醫院,像香港的私家醫院一人病房般,格局豪華如酒店,設備齊全,而且隔音很好,讓準媽媽不會感到壓力。

產後也不用帶嬰兒去健康院檢查,這裏的助產士會每星期3次帶備儀器上門,為新生兒度高磅重,安坐家中即可享用服務。所有服務免費之餘,更有產假及家庭育兒津貼、爸爸亦有侍產假。

衣食住行比香港平

阿德萊德生活成本不算貴,衣食住行方面也比香港相宜,Sophia說當地入夜後也沒有宵夜可食,而且新鮮食材又平又靚,寧願在家自煮,甚少機會出外用餐。

Sophia現在入住的過千呎兩層Townhouse,有3房、花園及兩個車位,樓價只需大約50萬澳元左右(約280萬港元),環境極佳,她笑說若在香港置業,付首期的錢也不夠。

Sophia在Facebook開設「港產護士買咗一張單程機票到澳洲」專頁,由分享工作趣事,變成一家三口的生活點滴。

記者:張頌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