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以核電廠災難做新歌題材 《風林火山》曾想到切爾諾貝爾取景

娛樂 12:27 2020/09/08

分享:

Juno新歌為「董折浦銘心」故事作總結。

Juno(麥浚龍)為「董折與浦銘心的愛情故事」,鋪排三年前展開一首又一首的作品,訴說著兩個角色不同年代的心路歷程,Juno新歌《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則成為這個愛情故事最終章的引子,新歌將於9月8日中午12:00 派台。

Juno選擇以切爾諾貝爾這個地方作為《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題材,其實是三年來的精心鋪排。他說:「這個地方,開始了這個故事的起源,三年的企劃,應該在這個地方完結。切爾諾貝爾這個地方,經歷一夜突變,沒有一個圓滿的下場,而這個地方,象徵了人生的荒誕與失落。」

早前《勇悍・17》的歌詞最後兩句已有預告:「約定未來要到切爾諾貝爾跟你闖闖 當然心跳冒汗」,就發現這次設定董折要到切爾諾貝爾這地方,其實是角色有感每日勞碌地活着,然後因為一件事情而選擇有生之年到訪這個地方。

Juno的「愛情故事」組曲將告一段落。(幻國文化)

作為最終章的歌曲,《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用上較甜蜜的曲式,以鋼琴及小提琴作為編曲主軸,以突顯那份甜蜜感覺,但歌曲尾段曲風突然轉換,並以長達分半鐘的純音樂作結。

Juno解釋,是想用作描述董折的心態,他說:「《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這首歌唱完了,但我想有一段角色心態上的突然轉變,一段較叛逆、無奈的畫外情感,是與故事情節有關的。人生不是只容納感情,還有種種無可奈可身不由己的事變。」

為了配合歌曲主題,《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的唱片封面,以至系列照片,都設定Juno身在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災難附近的城鎮普里皮亞芝(Pripyat),並站在標誌性的摩天輪前留影,加上猶如廢墟的場景設計,整體感覺猶如Juno親身前往當地拍攝一樣。

Juno對切爾諾貝爾的情有獨鍾,始於13年前,他分享道:「13年前開始留意這地方,一直都喜歡這地方,亦喜歡有關這個地方的故事、影集,甚至未有《the album part one》之前,已覺得這是一片『可惜』的地方。」

他之前拍攝電影《風林火山》也想到當地最景:「可惜當時因為有關輻射帶來的問題,如逗留時間、拍攝人數、安全性、還未開放等而未能在當地取景。近年聽說好了點,但暫時還未有前往的打算,慶幸近年多了有關這地方的電影、劇集,讓人有更多了解。」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