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青春日誌】鄭丹瑞+陳潔靈義演助同行紓困 導演陳恩碩:很多舞台劇朋友被迫轉行

娛樂 19:19 2020/09/15

分享:

陳恩碩、鄭丹瑞和陳潔靈。(左起)

由陳恩碩(Tom)執導的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將於9月27日晚上8時舉行「仲on緊line抗疫音樂會」,邀得星級嘉賓鄭丹瑞、陳潔靈、Ben Sir、杜小喬、譚永浩等義務參演,助一眾失業同行紓困,以及為香港人打氣。

鄭丹瑞、陳潔靈和陳恩碩齊齊接受TOPick訪問,表示希望藉着是次音樂會能幫助一些有需要的同行。

其實由陳恩碩執導的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原定加開至96場,不過受到疫情影響,音樂劇最終上演了57場便無疾而終,劇團正為原聲大碟積極籌備中。

即將舉行的「仲on緊line抗疫音樂會」會由多位星級嘉賓、現場樂隊及接近20位大小演員演繹劇中13首精選歌曲,而是次音樂會的收入扣除必要開支後,將全數用作為陳恩碩長期合作的音樂劇班底和其他的劇場自由身工作者紓困。

【職場哲學】厲害的人絕少提自己威水史 鄭丹瑞:最重要學會閉嘴

由陳恩碩執導的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上演了57場無奈落幕。

【陳木勝離世】憶陳木勝在亞視的日子 鄭丹瑞:有眼不識泰山

問到為何會舉行音樂會,Tom表示:「因為6月中開始Cut騷,然後便去想有沒有甚麼形式可以將這個騷的生命延續下去,因為我知道會有一段長時間都未能開騷,便問旦哥可否如外國的音樂劇般搞一個In-concert。」

他續指:「身邊有很多做舞台劇的朋友在這大半年內完全沒工開,因而需要從事其他職業維生。我便想如果能搞一個能賣飛的網上騷,可以有少許收益,能幫得多少便幫多少,那便更有意義。」

Tom於約一個月前便跟鄭丹瑞說想籌備這個騷,「問了旦哥很多意見,因為他舉辦了兩個很大的騷 (許冠傑和郭富城慈善騷),他跟我分享了很多經驗之談。」

鄭丹瑞及陳潔靈很支持陳恩碩。

鄭丹瑞:很需要這種年輕人

鄭丹瑞表示一直都很支持Tom,「我覺得很需要像他一樣的年輕人,努力之餘也很有天份,我覺得他是寶,決定不能放手。之後的《小男人週記》也需要他幫忙,很合拍。」

他坦言:「突然間要做一個線上騷,其實真的不容易,但意義在此。科技上的困難是需要克服的,別人才願意去看,我便很多事地去幫手,看看能否Line-up到強勁的班底,然後便找來了Miss Chan Chan。」

陳潔靈認為是次演出是一份禮物,她笑言:「我也沒工開。這很有意義,因為自己也是屬於舞台劇那邊。其實不止是舞台劇,音樂或演唱會界也是處於一個僵化的時刻。全香港甚至全世界,不論你是哪個崗位,疫情的影響都很大。如果能出一分力,也是非常好。」

她覺得今次是一個新嘗試,「在一個細小的舞台內以網上形式進行,也是我的第一次。我和旦哥、Tom這樣合作也是第一次,雖然是第一次,但大家都有各種經驗才走到這次,便看看它能散發甚麼火花。在這個時候,我們更加需要團結,令香港的演藝文化踏出更大步。」

杜小喬和譚永浩因合作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而成為情侶。

一眾星級嘉賓都是義務參演,Tom說:「他們都很好,很短時間便答應了,全心全意去幫助這事。」

他又謂:「很多朋友都已轉行了,不是『做住先』,因為很難無了期去等待。以我所知,外面的劇院要待10月才可重開,到了那時,他們差不多8個月沒工開,所以有些人會去做裝修或其他職業。」

鄭丹瑞補充道:「以他的騷來說,部份幕後答應了讓出檔期至10月,但現時卻告訴他們6、7月沒有騷了,加上疫情,他們便難以找尋工作,真的是停工了。」

Tom希望憑這次音樂會能給予香港人一些正能量,「大家在這段時期都承受了不少負能量。」

他希望能帶出「不要放棄」的訊息,「我們的第一首歌就是《我有個夢》,由旦哥去唱,就是想表達如何在現實中找到夢想。最後一首歌《可惜青春回不去》,由Miss Chan Chan唱,講述如何將我們的遺憾變得有價值。」

陳恩碩、鄭丹瑞和陳潔靈。(左起)(梁樂欣 攝)

陳潔靈:青春不止年紀而是心靈

他感慨指:「我們現時面對着疫情,感覺甚麼也做不到,但如何去善用它呢,在疫情下上了一課,更珍惜身邊的人和朋友,在疫情過後如何去實踐自己。」

陳潔靈說:「青春的意味是很澎湃、激情、有生命力的。思想方面不是指年齡上,其實是對每一日、每一分、一秒,把握它。」

她續指:「對我來說,生命是沒有遺憾的,只有經驗。從經驗中面對了一些難關,這是你最寶貴的。我看回年輕時的遺憾,那就是日後令我活得更好、更精彩,令我更有智慧的路途。青春不止是年紀上,也是心靈上,若然會衰老那就是你不再進步。」

鄭丹瑞則覺得:「最重要是身心健康,那便快樂。」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