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體防腐師】冰冷遺體背後的溫暖 港大女防腐師為大體老師防腐:沒有恐懼只有尊重

健康 10:21 2020/10/14

分享:

港大女防腐師為大體老師防腐:沒有恐懼只有尊重。

與死亡相關的行業相對冷門,入行的女性更少,但2名年輕女生就選擇加入港大成為遺體防腐師,為大體老師防腐,扶植下代醫科生。她們坦言對工作內容不害怕,甚至很有興趣,又感謝大體老師願意捐出自己的身軀,他們必會心存敬意為大體老師防腐。

Vanessa(左)與Sally(右)為港大遺體防腐師。 (沈佩珊攝)

80後的Sally及90後Vanessa分別於1年半前及2個半月前成為港大的遺體防腐師。作為女生從事處理遺體的工作,Sally及Vanessa均表示不害怕。Sally自中學時期已對解剖動物、人體有興趣,後來亦做過獸醫助理、處理動物手術等工作。而Vanessa則是出身化學系,自中學時期已對接觸遺體的職業有興趣。

Vanessa透露自己曾擔心面對遺體時會否害怕,但後來透過跟隨法醫病理學醫生做「影子工作」(Work Shadowing),才了解到自己毫不害怕,甚至興趣有增無減。深受啟發下,畢業後又機緣巧合遇到這份適合自己又有意義的工作,便順利成章申請加入。

防腐師的工作

坊間甚少地方會教授防腐知識,故港大防腐師都是行「師徒制」,新加入的防腐師需跟前輩學習。遺體防腐師的工作可分2部份,一部份是為遺體防腐,另一部份則是面對醫科生,協助200、300名學生上解剖課。

    點擊圖片放大
    +3
    +2

Sally分享,接收到大體老師後,防腐師便會穿上保護裝備,用消毒液替老師清潔全身,假如大體老師舉行過喪禮,就會為老師卸去遺體妝容。之後會在遺體的血管處注入防腐藥水開始防腐,整個防腐過程大約需要半年至1年時間才算完成。

Sally及Vanessa在注射藥水前,均會感謝大體老師的付出。Sally會點點頭說「感謝老師的協助」。而Vanessa則會看著老師,在心中默默向老師道謝。

最重要是由心出發的感謝,尊敬老師。

    點擊圖片放大
    +3
    +2

至於第2部份則是為醫科生的解剖課做準備。除了準備書本、標本等教材,Sally透露學生上解剖課前他們要將大體老師一一搬至解剖室。港大解剖室有29張解剖枱,搬29具大體老師絕非簡單。可能有人會認為女生一個人肯定搬不動大體老師,但Sally笑言:「就算是男士都不會夠力搬」。所以,靠的其實是分工合作,他們會安排至少2個人搬一名大體老師。

搬運後,防腐師都會一一抹乾淨屍袋並摺好屍袋首尾四角,以示尊重。

老師願意捐出自己的身軀我們已經十分感謝。我們要心存感激地處理每一位老師。

Vanessa很認同,因為大體老師「將自己最後所剩的,都交給我們。」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最後的道別

防腐工作雖然總是面對冷冰的遺體,但Vanessa仍能感受人的溫暖。除了因為大體老師願意奉獻自己的精神,也曾因見到家屬與老師作最後道別而感到揪心。

對家屬而言是最後一次的離別,即使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如「去做老師啦!」,我都會很感觸。因為這是他們面對摯親,由衷地說的一句話。

雖說為大體老師防腐的工作充滿意義,但始終屬於處理遺體的工作,未必人人能接受。Sally坦言家人較為傳統,所以家中不會談及自己的工作,只要工作能養活自己就可以。而Vanessa的家人則認為這既然是女兒有興趣並有莫大意義的工作,便應該支持她。

Vanessa笑稱晚飯時間中會談論到工作內容,家人一方面想知道細節,但另一方面又不想知道太仔細,感到很可愛。

從事與生死相關的工作,二人均指對生死最大的得著是活在當下,死亡是無法預測的,故做事不要拖延,想做就要去做,想試就要去試。

人總有一死,最重要是對得住自己,活在當下。正如我們一樣,想做防腐師就去做。

【大體老師】遺體只是生命完結後的皮囊 港大遺體防腐師:大體老師扶掖下代醫護成材

記者:楊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