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澳洲】80後女生昆士蘭工作假期到移民 由屠場工到餐廳老闆捱出頭

休閒消費 13:10 2020/10/20

分享:

澳洲是港人移民的熱門三甲之列,隨著香港政局不穩,有心移民者不妨就從Working Holiday開始。80後女生Pearls 正是2010年過澳洲工作假期,由農場時薪12澳元做起,距今已入籍並前後經營過3間餐廳,當中經歷,她說是「路是自己選擇的,用爬我也會把它爬完」。

Pearls(左) 與男友( 右) 合作,在昆士蘭經營亞洲餐館Mira,中者為藝人曾寶儀。(相片︰被訪者提供)

工作假期,某程度是移民的前奏,既可感受在地生活,亦可考慮長期落地生根的計劃,故30歲前可說是「人生臨界點」,這方面80後的Pearls也許感受最深。大學時唸讀酒店管理,之後在酒店當sales assistant,後因事業和感情問題,決定給自己一個轉變,沒結伴同行下在2010年就到澳洲工作假期,那年她27歲。

與男友並肩搵工

Pearls記得第一份工是墨爾本郊區的農莊工作,「工作不好找,兩個月後第一份工在農場,當時時薪12澳元。那年頭的規定是要做滿三個月,才可申請第二年留低,所以點都要做到。那時候2月嚴夏,烈日當空相當辛苦。當時也識到現在的台灣籍男友,後來我們雙雙辭職,轉到新南威爾斯州一個小鎮的屠場工作。」

點擊睇Pearls當地的生活: 

    點擊圖片放大
    +6
    +5

Pearls自言細細粒,夥拍大隻男友找工作總會有好處,但她說對港女來說,做屠場確實太粗重,

屠房工作第一天,身上那種腥臭久久不散,手指痛到洗頭也洗不了。我當然不是做宰牛那個崗位,只做包裝肉類的工作,手雖痛但流水線不會為你停下來,我要像千手觀音般包牛肉,記得時薪20澳元。有次路過屠房後面,看到宰牛後剛好看到『排紅 (血)』的一幕,差點嘔出來。

移民轉捩點 任職大堡礁旅業

Pearls和男友辛勞過後,決定來個獎賞來了一個大堡礁假期,去了聖靈群島(Whitsundays) ,「在大堡礁船上認識了一個在台灣的男仔,覺得那邊藍天碧海,這才是真正的working holiday。」和那台灣男生交換fb後,得知他因工作證簽到期,快要離職,Pearls和男友則剛好補上。在大堡礁工作的半年期間,Pearls形容是絕世筍工,陪客人玩每天都開開心心,心裏也非常感恩。

可惜不久聖靈群島地區的兩個大堡礁行程公司合併,Pearls和男友也失業了,

但公司非常有人情味,會替失業的員工儘量安排工作,我被安排到當地一家酒店面試做接待,但被老闆嫌棄英文不夠好,我則反問他有沒有計畫開拓中國市場,他說有意思但沒有方法,我隨口說要不要讓我試試,他竟然說好。

在大堡礁酒店工作時,Pearls宣誓入藉的情景。(相片︰被訪者提供)

就是此機會,Pearls用大堡礁認識到的中國富豪人脈,將客人帶到酒店內,用工作假期的半年成功達到老闆要求,換得一個僱主擔保機會,成功移民澳洲,再由Sales Coordinator升到Sales Manager, 後來換了一間更大的渡假島嶼,由商務發展經理升到亞洲區的銷售主管,在旅遊業頗有發揮。

經營中餐廳 人力成本最貴

但同時間,Pearls亦與男友在艾爾利海灘(Airlie Beach)經營第一間餐廳Cool lala,「因為男友是廚師,故放心讓他發展。中餐廳只有40幾個位,由2015年經營至2018年,投資金額為8.5萬澳元( 約46萬港元), 頭一年很慘要靠酒店份工支撐,我放工後又要過來幫手,幾乎日日朝九晚九,之後才踏入穩定期。可惜2017年澳洲遇上世紀颱風,餐廳大受破壞,全個屋頂都是水,又要重頭來過,但幸好有保險可cover部份維修費,讓我東山再起。」

後來,Pearls的男友因做中菜很出色,被邀至酒店內營運餐廳Mira,兩層有西餐中餐,投資額約20萬澳元/ 110萬澳元,Cool lala亦頂手予其他人經營。「其實做Mira不久,餐廳已上了軌道,我亦辭了酒店的工作全心一齊做。故在今年3月簽約開另一間餐廳Tai Thai的中式及泰國餐廳,但因疫情關係,延至今個月才開業。」

目前Pearls與男友開設的餐廳Tai Thai,展開她飲食生涯中的新一頁。(相片︰被訪者提供)

經營餐廳多年,Pearls說澳洲做生意最大問題係人工頗高,「即人力成本太貴,請一個員時薪基本25澳元,並只是沒經驗的最低工資,而且法例規定3個月後不能再支付最低工,以我餐廳為例,如員工洗碗3個月之後,我便得支付時薪25澳元另加9.5%的退休金,也是頗沉重的開支。」

但總的來說,Pearls亦很滿意在澳洲的生活,「雖然這邊稅略重,如我們開餐廳的要抽25%稅,但完全可用諸於公民,譬如在疫情下的3月到9月,每公民已派了約9萬港元的津貼。若我們做生意的, 澳洲政府補貼2萬澳元,另1萬則是昆士蘭省政府給的,共3萬以作營運生意之用。」 可見澳洲政府在抗疫支援上,亦照顧周到。

撰文︰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