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造星II】黃凱逸為離世摯愛勇敢出櫃 Zelos自勉走出低潮:秒秒也是新開始【有片】

娛樂 16:33 2020/10/23

分享:

參加ViuTV節目《全民造星2》入行的黃凱逸(Zelos)勇敢宣布出櫃。

曾為健身教練的黃凱逸(Zelos)參加ViuTV舉辦的《全民造星II》後入行,熱愛音樂的他現推出新歌《秒秒也是新開始》鼓勵他人同時自勉。因為黃凱逸的男朋友Barnaby於今年離世,本來一直未有公開戀情的黃凱逸,最終鼓起勇氣出櫃。同時間面對兩件人生大事,他承認正處於低潮期但會努力地生活。

回想在中學時,Zelos常被取笑是乸形:「可能因為我的聲音較高或薄,不像一般男生般低頻,說話較嗲,走路時扭來扭去,常與女生玩,就如身邊有很多姊妹。」他續指:「以前對『乸形』這字眼感到很反感,大家是為了攻擊你而非關心你,雖不至於是欺凌,但也會聽到些閒言閒語。」

【小肥出櫃】小肥28歲前對女性存恐懼 公開性取向後活得更自在

黃凱逸創作《秒秒也是新開始》勉勵自己。(受訪者提供)

漸步面對真我

黃凱逸曾逼自己去埋男生堆:「當他們相約去看球賽時,即使我不是真的想去看也逼自己去,就當是陪伴大家。其實只要你是個好人,別人便喜歡跟你相處,並非因為你喜歡看球賽,待長大後才意識到自己怎樣看自己才比較重要。」

升上大學後,Zelos於2014年赴美國交流,並修讀了Gender Studies(性別研究):「當時的教授是基的,他會為此感到驕傲,那種悠然自得和自信令你覺得他很正。在外國會令你大開眼界,不同國籍、性取向或不Identify自己是男或女的人也有,他們不會用He或She並自稱為Them。其實香港也有這些人,只是香港不能做這些人。」

他以前其實曾與女生拍拖:「當時是真心喜歡那位女生,且沒有質疑自己的性取向,直到上大學才開始被問喜歡男或女。但問性取向並非壞事,他們純粹是想去了解你。很多新朋友都會問『Are you gay?』只是想知道我的喜好而已,但那時的我每次都會很大壓力。」

黃凱逸於男友Barnaby離世後宣布出櫃。(黃凱逸IG圖片)

感香港普遍未接納同志

「如果我沒有赴外國讀書,我可能要遲多十年才會清楚和知道自己喜歡男生。」Zelos說。

Zelos於美國讀書時發現自己是喜歡男生,他回港後邂逅了第一個男朋友Barnaby:「過了讀書階段,2018年年底正式在一起。」

同性戀者談戀愛會遇到很多困難,他謂:「當時不肯定同志究竟有甚麼路可走,是不是每份工作都容許我公開自己是同性戀者。我很明白為甚麼有些人會不想其他人知道他是基,在香港很難會感到被接納及被擁護。」

黃凱逸參加《全民造星II》後入行。(湯炳強 攝)

為男友勇敢出櫃

Zelos坦言,去年參加《全民造星2》時已想出櫃,但最終卻沒有這樣做:「會覺得萬一出櫃了,但市場是不接受,那麼我便沒有機會繼續發展。性取向是與生俱來,在《全民造星》想帶出的訊息是男生可以穿得女性化一點、不一定要喜歡很Man的歌、唱歌可以女性化一點。」

到今年初,Zelos首次公開貼出與男友的合照並宣布出櫃:「是個沒有心思熟慮的決定,但覺得差不多是人生中最好的決定。出櫃是因為男朋友離世,當時在想為何一直沒有將他放於生命中的一個重要位置。」

他坦言:「在我真正的生活中他是重要的,但在網上或社交平台上,我不想讓人知我是基。當他離世後,原來很多事都已沒機會跟別人說。」

黃凱逸漸漸地對批評免疫。(湯炳強 攝)

對誤解一笑置之

面對男友突然離世,他覺得:「很有需要去紀念他,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便很突然地出櫃。所有朋友都被嚇到,因為有9成朋友都不知我是基,且不知道我在拍拖。」

問到家人是否於事前得悉,Zelos回答:「我知道男友死訊那天,當時我和哥哥我身在東京,我便對哥哥坦白我在拍拖,但男友剛剛死了。」

他指家人是擔心多於覺得這事是好或不好:「家人沒甚麼反應,並冷靜地叫我不要不開心。他們問我是否不會喜歡女生,其實擔心是非常正常,因為不知道同性戀該怎麼生活、別人會怎樣看我。」

對同性戀者來說,出櫃從來都不是容易作的決定,接踵而來的是各種各樣的評論及誤解。Zelos說:「分享影片會被人罵,指神會懲罰我,最難聽的是有人說:『因為你們是罪人,所以你的另一半這麼快便死掉。』」

不過,他漸開始對批評產生免疫:「那些都是對我無關痛樣,這事已讓我跨過了,現在很開心自己是基。普遍的人都給我很多空間去處理情緒,多於立即問我為何搞基。」

黃凱逸自資製作歌曲《秒秒也是新開始》。(受訪者提供)

Zelos於今年有很多經歷:「愛的人意外離世再Review性取向,兩件事獨立來看也是很大的事,只是在我的人生中重疊。現時看覺得大件事,希望若干年後覺得沒那麼大。」他勇敢面對一切:「承認自己有低潮期或不開心,有很多事都沒法裝扮,開不開心都是很直接。我仍然會想念他,但也會努力地生活。」

他需要花很多力氣去處理這個轉變:「人生苦短,有很多可以去試的事,不想讓自己停下來。真的很衷心去相信,如果我不信有新開始,那便不會有,所以我選擇了相信,以及告訴給大家。」

Zelos寫了一首很正能量的歌《秒秒也是新開始》:「當時覺得自己的事業上沒甚麼起色,生活上也沒甚麼改變,好似很悶、很平淡,所以很想勉勵自己。其實只要你相信,覺得總會遇上一些好事時,真的是『秒秒也是新開始』。」

他期望樂迷聽後可以在壓力大、不開心的狀態下喘一口氣:「這是一種發自心底的力量,希望他們(樂迷)感到失落時也可以有這個信念。」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