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病】大學遇情傷受抑鬱症煎熬需休學 少女靠父母支持康復盼領同路人覓出路

健康 16:23 2020/10/30

分享:

Yoyo希望可透過自己的經歷,一方面可為同路人尋求情緒上的出路,另一方面向大眾推廣情緒病患者的情況。

「失戀只不過很小事,只是你自己『諗埋一邊』」,作為曾因失戀而引發混合焦慮抑鬱症的Yoyo而言,她總不時聽到這類外人對情緒病不理解的說法。不過,她總會耐心解釋情緒病成因其實涉及到患者的生理原因及心理原因,當中包括腦部神經傳遞物質失衡,而失戀這類負面事件往往只是病情的觸發點。

面對大眾的誤解,目前身為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朋輩支援工作員的她,只希望可向大眾推廣更多有關情緒病的正確資訊,她強調:「不會再讓負面批評去影響到我去做更多正面的工作。」

作為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朋輩支援工作員的Yoyo,目前只希望向大眾推廣更多有關情緒病的正確資訊。(湯炳強攝)

自言隨時被車撞死也可以

作為一個小康之家的獨身女,Yoyo的成長路上一直也十分愉快順遂。自言一向笑點低、甚麼事情也會笑一餐的她坦言:

以前中學時亦不太理解為何會有人抑鬱,有甚麼是解決不到?怎知道自己一升讀大學就「瀨嘢」...

這樣的一位開朗女生因為在升讀大學後遇上一段失意的戀情,繼而觸發情緒「爆煲」,令自己完全被情緒撃倒。其間她的學業完全追不上,即使曾想努力改善自己,但心有餘而力不逮,最後決定休學一年。

我記得自己Year 1首學期的GPA成績還可以過3,但到第2學期就急轉直下,在學業上自己甚麼也做不到,即使做到也要打八折,更害怕自己會重讀。

而蜂擁而來的負面情緒,甚至曾讓Yoyo萌生死念。

當時主要是覺得辛苦到不想生存,找不到人生意義,不覺得有甚麼值得留下,所以覺得不如自己死去算,那怕自己在街上隨時被車撞死也是可以的。

在病發期間,Yoyo有時會感到辛苦到不想生存,甚至覺得自己在街上隨時被車撞死也可以。(湯炳強攝)

隱瞞病情不想父母擔心

其間經校方的輔導員轉介下,Yoyo向精神科醫生求醫,這時才證實原來自己患上了混合焦慮抑鬱症(MADD)。最初她以為自己可在半年內治癒,然而沒想到自己的病情嚴重至直到現在仍要定時服藥及覆診。

其實我最初只是為了有醫生紙證明自己不適,可以向學校請假,沒想到自己病情原來這麼嚴重。

對於自己的病情,Yoyo一直都向父母隱瞞,不想他們擔心。她笑言自己本打算「用自己姑婆本、存下零用錢去支付看醫生的費用」,沒想到父親意外發現她的藥物,讓病情不得不曝光。父母事後亦有跟她說,那天他們不斷反問自己:

為何自己女兒有事會看不出來,並任由它發生?是否自己照顧得女兒不好?

對於父母的自責,還有自己一直隱瞞病情的壓力,Yoyo感嘆:「那個晚上其實大家也很難過,大家也不知道怎面對」。不過,Yoyo此後卻因為可以不再需要隱瞞父母而輕鬆不少,父母對於她的病情亦開始慢慢理解。現在母親不時在電視看到一些可能對女兒病情有幫助的食物時,就會開始營養師上身:「阿女,吃多點香蕉和三文魚,其中的維新素B同omega-3電視說對病情有幫助」,一一聽在心裡的Yoyo絲毫不覺嘮叨,只有感激。

休學期間,Yoyo積極參與義工活動,重拾對生活的動力。(受訪者提供)

重拾學業榮獲獎學金

在休學期間曾經需要定時服藥及住院,而藥物最大的副作用卻是令自己的體重不斷上升,且不時出現手震。但儘管如此,自從家人成為了她背後的精神支柱後,Yoyo亦在這時慢慢在生活上重拾動力,積極參與不同類型的義工活動,從最簡單的賣旗活動,到為基層孩子義務補習、到社福機構幫老人家買菜、與義工團隊在深宵與邊青聊天等。

透過義工活動接觸過不同的社群後,自己慢慢不再「收埋自己」,而是把注意力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找回那個開朗的自己,本身自己積極的那面亦表現到出來。

重回校園後,Yoyo的學業亦重回正軌,原本一落千丈的成績更大幅進步至獲得全級三甲的獎學金。畢業後,作為混合焦慮抑鬱症康復者的Yoyo,更成為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朋輩支援工作員。她希望可透過自己的經歷,一方面可為同路人尋求情緒上的出路,另一方面向大眾推廣情緒病患者的情況,令更多人關注精神健康。對於自己能夠順利一路走來,Yoyo感激自己及父母一直都沒有放棄,她又寄語同路人:


相信自己是有潛能去完成這段對抗病情的旅程,人生路上其實有不同的希望,那些希望必須自己先踏出第一步才會見到,因此我會行出第一步先。

TOPfit 推出食物資料庫,搜羅本地多間餐廳及逾千款食物營養標籤,令您食得有營又健康,立即查看:bit.ly/2UJP4dx

訂閱TOPick Telegram,集合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bit.ly/3bebLM2

記者:吳梓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