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鬥士】旅遊記者患子宮頸癌無懼公開病情 靠親朋集氣關懷成正向抗癌力量

健康 18:54 2020/11/09

分享:

癌症是不少人難以啟齒的病症,但周圓圓一確診,已在Facebook公告天下,她說這是要令自己從而得力抗癌。

旅遊記者,到處遊歷浪蕩四方,見盡人情世事,突然接到患癌的消息,會有何應對?旅遊記者周圓圓,今年二月證實患上子宮頸癌第3期B,她公告天下,向癌細胞正面還擊:「這是治療的第一步。」

去年開始,癌魔已在向周圓圓招手。

2019年她有大半時間飛來飛去,單在歐洲也逗留了兩個多月,期間感覺身體特別易累,像在萊茵河坐河船的旅程,上午去一轉探索行程,下午就要捉緊時間補眠,跟過往行一整天都龍精虎猛如兩個人,心裏不免忐忑。

作為旅遊作者遨遊天下,踏足一般人較少機會到的地方,嘗試不同的活動,豐富了人生。(湯炳強攝)

在10月至12月期間到訪澳洲和印尼,旅程中睡眠質素極差,已有不少朋友跟她說,她明顯消瘦。今年1月時周圓圓跟一位久違的朋友飯敘,對方直說她面色很差,臉也瘦削得陷了進去。「其實我那幾個月消化系統的確有問題,要靠早上飲鹽水才有大便,小便也要良久才去完,懷疑自己有大腸癌,於是留了樣本做大腸檢測。」她父親是罹患大腸癌過世的。

子宮滿布陰影

後來更出現陰道出血,2月中她去看家庭醫生,一照超聲波,就發現子宮滿布大大小小的陰影,立即寫轉介信着她看急症。醫生用手探入陰道,達5cm的腫瘤大到可觸摸到,經檢測後確診為子宮頸癌3期B,癌細胞已擴散。「因腫瘤壓住直腸,無法大便,亦因壓住尿管,排尿極慢。」屋漏偏逢連夜雨,同時她又確診了糖尿病。

確診患病後因經常要抽血,她手上滿布抽血針孔的痕迹。(湯炳強攝)

因腫瘤流血情況嚴重,她要留院一晚,致電母親說是癌症。她90歲的媽媽是個見過世面的人,刻下沒大反應,翌日回家見她在床獨自飲泣:「你走了,我點算?」本想說醫不好也不打緊,這世界有甚麼未試過、未見過、未食過的周圓圓,話到口邊卻停頓了。「本來和她沒太多東西說,又以為她很自主。原來不是,我故作語氣輕鬆:我唔死住,你唔駛驚啊,我會去醫好它!」兄姊都在英、美,為了高齡媽媽,成為她的抗病動力。

由於她的腫瘤太大並已擴散,做手術已太遲,只能由化療和電療縮小腫瘤,減輕子宮內腫瘤壓着直腸的痛苦。

公告病情從而得力

癌症是不少人難以啟齒的病症,但周圓圓一確診,已在Facebook公告天下。「我是表面開心內心惶恐的人,說出來是要令自己從而得力,緊張時有朋友留言撑我,憂傷時有人分擔,能量就會源源不絕的來臨。」

旅途上跟住在羅馬尼亞一條小村落的婆婆留影。(被訪者提供)

她的支持來自四方八面,幾十年無見面的朋友,在面書得知她患病,紛紛送上問候。以前採訪過的營養產品公司,在澳洲生產橄欖油、無激素凍肉食品的老闆,主動送她健康有益的食物;甚至有朋友、舊同學,一起出差的旅遊記者行家,在她覆診、做電腦掃描、化療時陪伴左右,接送她到醫院,都是莫大支持。

周圓圓在治療初期,體重過輕僅得50KG,醫生下令增磅,否則身體太虛弱會捱不過化療,有酒店和高級食府的廚師,在她做完麻醉手術後送幾道小菜到醫院給她享用,關心之情溢於食物中。

有懂氣功的朋友為她做義診治療,一周兩次,每次一個半小時,把冷如冰霜的身體手腳回復溫暖,慘白的臉色重現氣息,改善氣若柔絲的狀態。

化療電療之苦

她共做了6次化療,無數次電療。她說最煎熬的是每次化療,麻醉要「打豆」(靜脈輸液),針管粗大,長時間手不能郁動。每星期要抽幾筒血,後期抽到連血管沒有一條完好。「試過整晚留院時,手都因為『打豆』位置不當,血管不順而引致整隻手腫脹。」她也試過初期做化療時,聞到煮餸味想嘔吐;最慘痛是做電療會影響大腸蠕動,出現肚瀉,試過一晚肚瀉20多次,要食醫生處方的止痾丸才能入睡。

集攝影師、記者一身,一部相機走過歷史名城。(被訪者提供)

身心的苦不只是自己,接受化療時,在醫院她見盡羸弱不堪的癌症病人。一個20多歲的少年人患上胃癌,頭髮全掉,癌症病人覆診前兩天須抽血,了解身體的健康指數,如血小板指數、有否缺乏鉀質等,並獲處方一粒止嘔丸。「那少年人每次都吞不下,連說話的氣力都沒有。令我很心痛,有時你想醫都未必有得醫。又或者一些患者,認為自己醫不好,負面抑鬱低落,這也令我很感觸。所謂心態影響病情,癌細胞最鍾意欺負憂愁的人,人愈正面愈樂觀,癌細胞就愈快消失。」

自從療程完結,周圓圓的體重已逐漸回復正常,除到醫院覆診和每星期去看中醫調理,亦開始參與工作上的品牌活動。不過化療後出現一些副作用,例如腳痺和腫脹,上落樓梯膝蓋無力,要拿着手杖小心慢行。電療造成的肚瀉,現時靠中藥調理,情況逐漸有好轉。

患癌的啟示

工作關係,令她常身在異鄉,在港時間不多,也很少關顧自己的身體,沒有做過身體檢查,到發現有病時已到嚴重的地步。以此為鑑,她寄語人要有警覺,早作準備,恒常檢驗更不能忽視。「我沒有買醫療保險,要依靠政府醫療醫病,本來有點擔心,但我這段時間遇到的醫護人員都好專業,令我在治病時沒太多的不安。」

她不時上電台分享旅遊見聞。(被訪者提供)

她說,癌症最可怕之處是要一個人面對痛楚、未知的前景,看着手上滿布針孔,但熬完近3個月的治療後,癌細胞是否都消滅淨盡?將來會否重臨,要再一次經歷,自己能否再勇敢面對?連串問號,她惟有從正面思考。「其實就算醫生都未必對癌症百分百掌握,沒有吸煙,也患肺癌、鼻咽癌的時有所聞,那麼只有盡量生活得健康,懂得揀選對身體有益的食物,裝備好自己。」

她屈指一算,曾走遍世界200多個地方,念天地之悠悠,周圓圓直言,死也無憾也不害怕。抗病,也抱持旅遊記者的開闊豁達本色。

記者:周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