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村長助搭橋引線 長者中心疫情中送暖

社會 07:00 2020/11/12

分享:

福哥(左)指,村內多獨居或雙老長者居住,疫情內身體都有所變差。(黃建輝攝)

本港人口正在老化,政府雖有資助社福機構提供長者服務,但要接觸到居住鄉村的長者殊不容易。國際四方福音會香港教區在2014年接手6條屯門鄉村的長者服務,就面對接觸圍村長者的問題,擔心圍村人對外人戒心較大。機構幸得當了20多年長者義工的屯門寶塘下村村長徐德仁(福哥)相助聯絡,終與村民建立關係。

福哥指村內多獨居或雙老長者,疫情下難以外出買菜、看病,身體容易轉差,例如87歲的李旺娣在村附近的鐵皮屋居住,疫情間痛症因缺乏運動和訓練而惡化。機構則指,長者在疫下身體轉差情況普遍,悶出病的情況時有發生,甚至入院後伴侶和朋友都見不到最後一面,對於長者都十分無奈傷心。

徐德仁(福哥)現年68歲,是屯門寶塘下村的原居民,也是當村村代表。在村長身份以外,福哥也是一名資深的義工,超過20年來到區內不同的中心幫助長者,由剪頭髮、生日會、甚至健康檢查維持秩序都可見他的身影。福哥指,自己退休前當了34年消防員,也會帶隊去旅行,因為有危機感,可以看實一班長者,「呢班後生姑娘見到我帶隊,都會安心啲。」

而國際四方福音會香港教區的長者中心在2014年轉型為長者鄰舍中心,接手6條屯門鄉村的長者服務。該會社會關懷部服務總監萬雪容指,圍村文化較為抗拒外人,有陌生人說幫忙,老人家只會覺得信不過,擔心是騙案。她很深刻首次入村生怕「行入來都被狗咬啦」,幸好當時福哥帶他們逐條村村長拜訪,幫忙與村長和村民打關係,才獲得信任提供服務「根本都唔識唔熟嘅,點樣溝通呢?」

屯門寶塘下村村長徐德仁(福哥)已當了義工逾20年,2014年機構獲派要服務6條屯門鄉村,也是福哥幫忙聯絡其他村長,讓機構順利獲村民信任。(黃建輝攝)

福哥和國際四方福音會香港教區合作多年,幫助了不少村民獲得服務。不過,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來襲,令到這班居住偏遠地區的村民面對新的困難。

福哥指,村內的長者多數都與子女分開居住,有的已搬進市區,也有子女在村內有自己的屋,雙老同住或其中一個已離世的獨居情況不少。而疫情間一些社福服務暫停,加上有長期病患的長者因害怕或子女不許而難以外出,甚至不能覆診只能取藥,長者身體都容易變差。

87歲的李旺娣住在寶塘下村後方一個貨櫃屋,同住的還有50多歲、患痙攣的女兒,由娣姐負責照顧,而另一名住元朗的兒子不時會回家探望家人。娣姐本身也患有痛症,腰部和腳部不時感到疼痛,嚴重時只走路5分鐘就要休息。平時為紓緩痛症,娣姐每周會到長者鄰舍中心3次做震動治療和訓練,但因疫情中心停開,治療也停了大半年時間,「就算食返止痛藥都痛多咗」,甚至有時痛到晚上不能入睡。

而另一方面,娣姐以前習慣乘村內的「買餸車」到兆康或新墟買菜,疫情下兒子擔心母親染病,遂在早上通宵更放工後,特意幫忙買菜才回家休息。娣姐雖不用冒風險,但麻煩了兒子,自己也更少機會活動身體,只能在家門前散步。

村民李旺娣患有痛症,疫情中難以外出,運動減少,令病情惡化。(黃建輝攝)

該會建生堂耆年中心主任陳桂芳表示,疫情中觀察到不少長者與家人分開,有的家人在內地工作,也有因防疫而不能探望孫兒,加上長者中心停開,原有的社交習慣停頓,加重了長者的孤獨感和精神壓力。她又指,長者多有長期病患,容易悶到病情惡化,「例如有老人家住院後,家人無法探病,觀察不到身體變化,會否因此而病情惡化?」

她見到許多無奈情況,不少長者離世得突然,無時間告別,對於同為長者的伴侶和朋友都很大衝擊,甚至有個案因急症入院,伴侶未能探病,打電話向中心求助時第一句就問「我想知佢死咗未」,反映背後辛酸,他每日記掛住,只能衝口而出。

福哥親力親為,把物資送到居住偏遠的村民李旺娣手中。(黃建輝攝)

因應疫情,該會向社聯申請滙豐香港社區夥伴計劃,獲68.4萬元資助,推行遙距健康監測計劃,向贈送防疫物資等9個項目,希望幫助到居住偏遠地區的長者。詳情請看【下一頁】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記者:徐紹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