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獄兄弟】跟栢天男同談娛圈血淚 張繼聰曾覺走投無路:30歲後才有自信

娛樂 18:06 2020/11/11

分享:

張繼聰、栢天男合作《逃獄兄弟》憶起入行經歷。

張繼聰從歌手轉至電影界後,發展機會更多,近日夥同另一型男栢天男(Adam)合作新戲《逃獄兄弟》,合演絕境中患難友情。《監獄風雲》發哥講過,監房內就像一個動物園,有獅子老虎豺狼;外人看娛樂圈,何嘗不是一個五光十色的大觀園,身處其中的張繼聰,以及演戲初哥栢天男,又會飾演哪一種動物?

《逃獄兄弟》就像大部分的監獄片,都由一個新丁的角度去看牢獄世界,栢天男正是這個監房新人,慘受欺凌、迫壓,幸有張繼聰演的善良而圓滑的監房前輩帶領,在失去自由的牢房漸,尋找剩餘的人生和尊嚴。

張繼聰、栢天男均表示很喜歡演員工作。(攝影:湯炳強)

栢天男:澳洲讀書時常受欺凌

對於被欺凌,栢天男深有共鳴。由模特兒轉到演員的他,自小在澳洲讀書,曾體會遭受歧視的情況。Adam憶述:「那時候在澳洲住的城市,華人只佔0.01%人口,讀書時常成為被欺負的對象,經常被人扔石、奚落,正正就像新戲裡的角色,就算你不埋堆、不生事,一樣會被人欺凌,故童年好想離開這個地方。」

當時的栢天男也很想身邊出現能幫助自己的人,無奈只能獨自面對校園欺凌,也成為他成長期難以忘懷的回憶。

栢天男由模特兒轉型演員。(攝影:湯炳強)

張繼聰回想入行初期,也曾受負面新聞困擾,而感到孤立無助。「每個人都總會遇到挫折時候,感到無路可走,一是選擇了斷,一是就要面對,就好像失戀,即使晚晚有朋友陪伴安慰,最後都要你去獨自面對,直到可以振作為止。」

他憶述當年自己也是這樣去度過低潮:「正因為感到退無可退,才可以在絕地中找到突破位,若果當年有人去幫你,反而就沒有了這個歷練。」阿聰慶幸,在30歲後更有自信,再沒有入行時的患得患失。

【逃獄兄弟】寒流龔港海邊10度下開工 張繼聰譚耀文以襪褲暖包暖身

栢天男戲中演監獄新丁,備受欺凌。(劇照)

張繼聰:30歲後才有自信

若娛樂圈是一個動物園,阿聰形容自己是一隻鷹,愛藏匿在山頭,覓食時才出動。「以前讀演藝學院時,同學們都愛去唱K去飲酒,那時已覺不適合自己,我更享受跟一兩個好友談天交心,感到關係會更深入。」

張繼聰入行也不喜應酬,卻不會感到會蝕底。「因為我從來沒著數,故不能比較有否蝕底!」他笑道 :「我信演員始終要靠能力,觀眾才會記得你的作品,若因為跟某些人有關係才有工作,事件好像很複雜,不如簡單些,成功與否都是靠自己,就算你跟我好熟,但工作不適合的,也不用找我。」

    點擊圖片放大
    +4
    +3

【逃獄兄弟】新片內連番遭譚耀文+張建聲虐打 栢天男受盡皮肉之苦真受傷

栢天男則形容自己在這行如一隻好學的馬騮,雖然身邊很多猛獸,依然對世界充滿好奇。「可能外表關係,無論在澳洲或是返到香港,很容易惹人誤會,常有人以為我過份熱情,所以在這行首要學會人際溝通,自己也正在摸索,而電影圈很適合我,可透過工作去證明自己」

張繼聰同樣由歌手過度演員,亦感拍電影定位最感適合。「事實本來做舞台劇出身,再去做歌手,唱歌時被指是演員轉行,到電視台又被指歌手去拍劇,一直沒有很確實身份,直至在電影圈才找到定位。」

他坦言,做演員一定比歌手辛苦,常要日曬雨淋,沒有歌手的受保護:「演員可以令人更堅強,反而因此對唱歌再沒有壓力,抱著去玩的享受心情。」

張繼聰栢天男在電影圈各自找到定位。(攝影:湯炳強)

髮型:Jobbylee@Leighton Aveda(張繼聰)、DY@ salon de Lotus(栢天男)
化妝:PinkyKu(張繼聰)、Rainbow @ Annie G. Makeup (栢天男)
場地:JAS Party&Studio
記者:區家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