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藏屍案】張祺忠兒子供稱父親容忍力下降 不會罵人只會走開

社會 17:05 2020/11/18

分享:

被告的兒子今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供。

香港大學副教授張祺忠涉殺妻後藏屍辦公室,案件今(18日)於高等法院續審。被告的兒子今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供,他指父親的情緒自2016年起落大,容忍能力下降,但父親通常不會罵人,只會自己走開。

被告的幼子張思博,任職政府牙醫,今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供,他作供時形容與父親的關係良好,父親一直很照顧他,例如早上會為他煮早餐和送他上班,當他在工作上或學業上遇到問題,他亦會徵詢父親意見。

至於與母親的關係,張思博則形容「其實我覺得都係好嘅」,他指出母親較經常管教他們,對他們的要求較多,但彼此均會結伴打羽毛球和吃飯等。

被告兒子張思博。(楊詠渝攝)

被問及母親的性格,張思博指母親是一個熱情的人,容易結交朋友,而且很關心身邊的人,但比較口直心快,「好容易講咗啲嘢令人覺得唔鍾意,唔啱聽咁。」而且母親對於想做的事,她會很努力去做,對於她希望兩姊弟做的事,「佢都會用盡一切辦法都要我哋做到」,否則她會煩著兩人,要求兩人跟從她的方法做事。張思搏又形容父親為人樂於助人、友善和有禮。

張思博又指母親亦不時會與其母親和兄弟姊妹起爭執,而且爭執多數由母親引起,母親於爭執時會說出「x街」、「廢」、「無用」之類的字眼。

張思博供稱,父母二人爭執的情況常見,「通常係我媽媽鬧我爸爸,而我爸爸好少鬧返轉頭。」張思博又指自從胞姊Nancy從英國回港後,父母之間的爭執增多,母親亦較多批評,兩人不時為小事爭執,例如開車、到哪裡吃飯等等,例如不懂開車的母親會經常於父親開車時會意見多多,包括指示哪條路會比較快等。

曾經有一次一家人開車外出時,張思博剛考到車牌,母親希望他多點練習,因此要求父親讓他開車,但張思博則認為當時正下著大雨,他對路線又不熟悉,因此拒絕開車,母親卻堅持,最終父親將車停在巴士站,「我睇得出佢好嬲咁,但佢就無講啲咩,就落咗車,叫我哋傾掂咗先。」張思博指父親通常於爭執時會自行走開,若然在家的話,父親會走到廚房。

被問及父親的健康狀況,張思博指他有留意到父親日漸消瘦,父親在2018年時曾因病入院,而他於2016至2018年間,情緒起落更大,容忍能力下降,「通常佢表情會好嬲,隻眼瞪大晒,但佢唔會點鬧人,佢就會自己行開」。張思博又憶述有一段時間他很愛就父親的頭髮開玩笑,因為父親頭髮較少,當他喝水時,會向父親的頭頂灑一點水,以前父親不會生氣,但在2018年的某次,父親則很煩厭地回頭,張思博感到有點受驚,自此再不敢開此玩笑。

辯方又展示一張死者於2018年7月16日,從死者與被告的聯名戶口中開出的一張給張思博的8萬元支票,張思博解釋母親曾邀請他一同投資某隻股票,他因此曾給母親共16萬元。而母親其後向他開出支票,他未有問及原因,亦未有將支票兌現。張思博又供稱他曾聽見母親埋怨父親收入不多,「係靠佢投資,如果唔係就揸兜」。案件明(18日)續審。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