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日常路線】麥曦茵+岑珈其+張進翹帶路遊深水埗 麥導:露宿者不在是否不存在?【多圖】

娛樂 11:42 2020/11/24

分享:

麥曦茵和岑珈其受訪大談深水埗。

香港藝術中心ifva主辧的賽馬會ifva Everywhere影像嘉年華現正舉行,其中一項流動影像活動《不日常路線》由導演麥曦茵策劃,聯同岑珈其及張進翹(Manson)一同參與。

麥曦茵和岑珈其接受TOPick專訪,一起分享所見所聞,讓大家以另一方式認識深水埗。

麥曦茵與岑珈其帶記者遊歷深水埗。(梁樂欣 攝)

【金像獎】《花椒之味》11項提名獲業界肯定 麥曦茵堅持追電影夢:放棄才是最大代價

異托邦客運服務開通

今年的影像嘉年華主題為「The City is the Cinema」,並將十二項影像作品以不同方式呈現於參加者眼前。

《不日常路線》活動中,麥曦茵、岑珈其和張進翹會化身成異托邦導賞員,接載參加者遊走深水埗,帶領大家觀看社區的大小角落。

《不日常路線》以大南街為起點及終點站,路經基隆街、南昌街休憩公園、海壇街及通州街臨時街市(玉石市場)。

    點擊圖片放大
    +8
    +7

【地產仔】岑珈其拒做樓奴不以買樓為人生目標 與女友達成共識婚後與媽媽同住

漫遊城市日常路線

麥導指車廂是電影載體,「這載體設有三面車窗,前方及左右兩方同為電影屏幕,參加者所觀看的是實時電影,所看見的場景及經過的人只會在那瞬間才會發生。」

她續指:「這跟我們過往認識的『看戲』有所不同,因為它是流動的,而車程也將時間及空間壓縮了。」

張進翹、岑珈其化身成異托邦導賞員。(受訪者提供)

見證深水埗變遷

珈其覺得深水埗的變化很大,「以前大多的店舖都是售賣布匹、鈕扣或舊唱片等,不過隨著近年的消費模式改變,如今都成了文青打卡熱點,開設了很多Cafe、皮革店等。」

昔日的舊區如今已翻新,麥導說:「一群人選擇多了,另一群人選擇少了。」

麥曦茵為是次活動做了不少資料搜集。(受訪者提供)

深水埗居民日常

不少深水埗的「原居民」家庭以5千多元租住一間約100呎的劏房,也有居民會以2500元租住一個太空艙。珈其說:「不論是多貴的租金,在疫情下仍然是有價有市,大家想要的是一個家。」

衣食住行都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他感慨指:「以前經過地產鋪會覺得買不起樓很合理,現在則覺得喝不起一杯咖啡很合理。」

他指出:「有咖啡店出售一個漢堡包套餐定價為$138元,而一杯咖啡則售$60元。居民因為消費不起樓下的Cafe,而需要走過兩條街去光顧負擔得起的茶餐廳。」

他謂:「食物的價格有多少是食物的本身?除了食材及人工外,很多時所付的都是租金。」

張進翹與麥曦茵事前綵排。(受訪者提供)

城市割裂差距大

南昌街休憩公園很受街坊歡迎,珈其說:「很多居民會為了慳錢慳電而到公園乘涼,他們都不捨得在家使用電器。」

活動選址於深水埗,麥導解釋:「這裏有海壇街,可輕易看見城市割裂的差距。左邊是即將落成的豪宅及一群努力推銷樓盤的經紀,右邊則是電器回收站及一些上年紀或南亞裔工作者。」

最貴的豪宅單位索價4300萬元,麥導問:「你認為是賣給誰?」麥導又問:「豪宅與回收站形成強烈對比,你認為當豪宅落成後這裏將會如何發展?」

參加者有機會成為岑珈其的座上客。(梁樂欣 攝)

原居民已「移民」

有玉石市場之稱的通州街臨時街市近年進行藝術活化,舉辦Cyberpunk等展覽活動,吸引民眾前來參與。

麥導指:「這裏過往都是露宿者的聚居點,現在他們都不在此,是否代表他們不再存在?還是其實他們正以其他方式繼續生存、生活?」

珈其說:「為何要原本住在此的人搬走?不過可能已經沒有原本了。」麥導謂:「包圍着我們的都是連鎖店,不停地說服我們要過得好、活得高尚。」

珈其說:「但很多人為了賺錢,卻連坐下來吃飯的時間也沒有。」

麥曦茵為《不日常路線》的策劃者。(梁樂欣 攝)

回程時,麥導慨嘆:「你想回到原本的地方嗎?不過原本的地方已不再是原本的。」

縱然《不日常路線》每次路經的地點相同,但只要路經的時間不同,那怕只是一秒鐘,所看見的也是新景象。

化妝(麥曦茵):soieipmakeup
記者:梁樂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