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自強】RubberBand回顧一年如逆水行舟 泥鯭捲入緋聞:這不是樂隊需要的

娛樂 17:50 2020/12/09

分享:

RubberBand回望過去一年,經歷不少小城大事。

四人樂隊RubberBand自08年出道,在樂壇穩步發展,距料今年一個疫情衝擊,演藝界幾陷入停頓,RubberBand成員亦坦言經歷9個沒工作的冰河期。可是人窮志不短,成員們繼續創作回應人心,以作品見証時代變遷。

疫情衝擊令娛圈不少表演都要煞停,RubberBand去年為製作第9張專輯《i》,在主腦成員阿正建議下,飛到日本與一行13人的Kyoto Composers Jazz Orchestra一同錄製歌曲,製作9首big band樂曲,並原定今年邀多位日本弦樂手來港開音樂會。

幻想中的計劃本是美好,可是因受疫情影響,應驗了碟中《漫長》一曲,港日樂手同台交流遙遙無期。樂隊惟有靈活變通,將實體騷變作線上售票音樂會,由音樂戰友Patrick Lui領同13人本地樂手,照樣在在西九舞台如實呈現碟中歌曲。

相隔兩年推出專輯與日本樂團合作 RubberBand疫情下舉行線上音樂會

RubberBand受訪時四缺一,因成員阿正剛做爸爸有事未能出席。(攝影:曾耀輝)

疫情愈趨嚴峻,RubberBand上台也要做好防疫準備。成員bass手阿偉稱:「西九場地防疫工夫很足,我們入場前都要填健康表,有些吹口樂手因不能戴口罩,故要用板間圍著,始終健康和安全緊要。」

再次見證移民潮出現

今次碟中歌曲均為去年開始創作,作為歌詞主導的6號形容,就有如2019年的心情歷程。「首先做好的《朝著大海》及《孤島人》是去年春天寫的,之後每首歌曲創作下去,就好像一個分水嶺,香港也漸漸步入多事之秋,難免將各種心情放了入去。」

譬如6號跟鼓手泥鯭合寫的《健兒》,原為今年舉行的東京奧運而啟發,只是奧運現今舉行無期,歌曲中的情感卻更勵志。泥鯭解釋:「這歌本來就是講體育的意義,就是如何打一場逆境波,奧運雖停辦,其實我們生活中就充滿不同為生活和理想打拼的健兒。」

最傷感的一首歌,相信是壓軸的《練習說再見》,在不少人紛紛要告別我城的今天,離愁別緒更是濃厚。6號感慨在中學時代曾遇上的移民潮,想不到今日再有另一波出現,因而寫下此歌作記錄。

RubberBand作品一向緊扣社會脈搏。(取自facabook)

【疫市求生】RubberBand阿偉餐廳為保員工飯碗 推餸菜包100元3包日銷300份

有人籌謀著要離開,RubberBand不乏成員有家室子女,坦言也曾討論此話題,但都有共識沒有迫切性。泥鯭解釋:「說走很易,但真的能捨得父母家人嗎?我們在香港成長,經歷過不同的變化,亦對這地方很有情,在此特別的時勢,更想留下來感受會否再有另一個變遷。」

疫情期感覺如廢人

今年疫情浪捲各行各業,RubberBand也難以獨善其身,成員坦言自1月在台北演出後,連續9個月都未有新工作,大家靠積蓄過活,只能省吃省喝捱過來,感覺如回到初出道時的徬徨。

已婚的6號不諱言此段日子情緒低落:「因適逢母親過身,加上社會如停頓下來,沒工作沒收入,拿不到錢回家,感覺像廢人,有掙扎是否要做回以前港台的PA工作,身邊朋友卻鼓勵我先做好自己的音樂,幸而期間都在做新碟的錄音,我們又做了一些網上表演,好不容易捱到現在。」

泥鯭覺得先有對自己有信心,今年確是難捱,但總有日疫情會過,工作會再來;阿偉疫情期間多陪了家人,又有不一樣的幸福感。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泥鯭捲入緋聞事件

回顧今年,RubberBand的事業插曲,可說是成員泥鯭因為花邊緋聞,成為娛樂版追訪對象。早說過不會作出回應的泥鯭坦言:「娛樂報導就留回娛樂媒體去做,這也不是樂隊需要的新聞,我個人看法是,茶樓的蝦餃好食便食蝦餃,食客不用理會點心姐姐的花邊新聞。」

會否因緋聞令樂隊多了知名度?泥鯭笑言:「就算真的有幫助,自己也不會安樂,無論是八卦或社會新聞,如果你存心去消費它而得益,那就不應該,像我們不會因為社會事件,而去計算寫一首甚麼歌,除非你是出自真心的,否則只是一種僥倖心態。」

相隔兩年推出第9張專輯《i》,而樂隊亦將舉行「RubberBand《!》線上音樂會 」

對樂隊而言,無論現況如何,首先都要做好自己本份,正如碟名《i》,問心無愧才更重要。

記者:區家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