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自學技巧照顧97歲腦退化外婆 孝順孫女:即使忘記我也繼續愛她

健康 17:24 2020/12/30

分享:

孝順孫女文文自小在婆婆的庇蔭下快樂成長,現時婆婆患上中度認知障礙症,像變回一個嬰兒,文文形容位位置互換,換她操心盡力,照顧這個97歲的「大BB」。

從小與父母和外婆同住,文文童年的主要照顧者就是外婆,二人感情深厚。接送放學、督促做家課、一起吃飯,相處時間好多。她在婆婆的庇蔭下快樂成長,現時婆婆患上中度認知障礙症,像變回一個嬰兒,文文形容位位置互換,換她操心盡力,照顧這個97歲的「大BB」。

小時候的日常生活,全都是與外婆外公一起。在文文眼中,外婆是個擅於交際的人,好多朋友,也經常帶她周圍去。「我識晒她所有朋友,她一點也不惡,對我特別寬容。細個曳,那個年代仍會用籐條打,她總會保我,有甚麼事就躲在她身後,她會錫住我。」

10年前跌倒腦積血 於鬼門關逃出

健康的體魄一直持續至80多歲,直至10年前一次意外跌倒、昏迷入院,外婆的身體才開始亮起警號。「那次,她坐地鐵心急衝門,被閘門一撞就向後跌倒,頭著地。醫生說她腦積血,叫我們要有心理準備。」

文文家人認為婆婆年紀大,不想她承受手術風險,最終決定不做開腦手術,靜待好轉。而神奇地,大半年後外婆腦內的瘀血竟然自行吸收,奇蹟康復。「但當時機能上已有缺損,起初沒有自理能力,由一個原本身體好好的人,洗澡、上廁所都要人協助、貼身照顧,故住過大半年療養院和老人院。」

因為這一次,使文文更加著緊外婆,因為原來健康、生命,一下子就可能面臨巨變。

婆婆可能因為一次意外,突然間就離開,是否要等到那刻才後悔?自那次起覺得好心痛,原來我陪伴他她們的時間並不多,既然將來都不知會發生何事,那這一刻大家就珍惜多些、相處多些。

其中一個最深刻的童年回憶,是與外婆一起去海洋公園坐纜車。「那時坐纜車是件大事來,這一幀照片我好珍惜。」(被訪者提供)

時空錯亂成徵兆 確診中度認知障礙

意外之後,雖然外婆的身體機能漸漸恢復,但數年前卻突然出現時空錯亂、記性變差的症狀。有日文文與外婆外出飲茶,回家後個多小時後,婆婆卻看著文文說:「起床啦?跟你去飲茶。」文文察覺到這非一般無記性,外婆連外出過、進食過都忘記,開始思疑她是否患有認知障礙症。

馬上上網找資料、去社區中心問姑娘,外婆初步被判斷為有認知障礙症徵狀,文文便帶她到中心參與活動練反應,嘗試刺激腦部。

網上資訊繁多又散亂,而每個認知障礙症患者的徵狀、病情走向都不同,文文於是聯絡相關團體了解,又親身去聽其他照顧者的分享,像變成病症研究員般,為外婆打點。她發現原來認知障礙症的病情可於短時間內急劇轉差,愈來愈擔心。「雖然婆婆狀況不算太差,但若病情急轉直下,我們應如何處理和照顧她?」

其後在恆常覆診時表明病況,經在醫生、職業治療師診斷後,確診中度認知障礙。「本來以為只是初期,想不到原來已達中度。」文文說。

外婆現在病情穩定,有輕微吞嚥困難的迹象,偶爾會有些幻想徵狀,文文偶爾會在家與她做些訓練。(被訪者提供)

扛照顧重任親力親為 試過日換十次尿片

確診後有一系列的工夫要做,持續上網、看書找資料增病症認知,找社工登記個案、找中心尋訓練支援、排隊參與日間中心活動,文文事事都親力親為。她指明白認知障礙症是不能逆轉的病症,只求減慢外婆的退化速度,故安排外婆到日間中心做訓練。

「回家後與她聊天,她答得到今日吃了甚麼、玩了甚麼就夠,我們並不期望去了中心就會突飛猛進,病徵消散,只求有個安全的地方讓她有活動、有互動。起碼無差到,這就是我們最想維持的。」

回家之後,照顧重任就落在工人姐姐與文文身上,姐姐負責日常起居照顧,如協助洗澡、如廁、換片等。文文笑言自己是「替假姐姐」,因當外傭放假,這些工作就落在她身上。

數月前,婆婆有次肚瀉,當日換尿褲換了近10次,那一刻感覺到她好辛苦。望住髒物心裏當然不好受,但為她更衣的時候我在想,其實我小時候都要爸媽、婆婆為我清理,我也會弄得好髒亂,但他們當時應該無怨言。

所以,這一刻我也不應該有怨言。最緊要先為婆婆清理,讓她感覺乾淨舒服。

四處學病症及照顧知識 諗計仔拆解家庭衝突

照顧技巧始終要靠專業人士教導,文文於是安排外傭參加護老訓練班,學識基本技巧之後回家再教文文。「我們是互相合作的崗位,姐姐學完分享資訊給我們。如怎樣做安全扶抱,或留意到婆婆進食易嗆到,就要看看是否食物不適合她,抑或她開始有吞嚥困難。」

文文指,工人姐姐和自己是互補的崗位。(被訪者提供)

實際技巧可從課堂上學,而對病情、病徵的認知和理解,則靠文文不斷探索。有時基於缺乏理解,家人和外傭不知道婆婆暴躁的行為反應與病症有關,也不知從何解決,文文就會充當她倆之間的橋樑,慢慢解釋和教導,也照顧她們的情緒。

試過一兩次姐姐叫外婆洗澡,婆婆總有好多藉口說不洗,有時會好掹憎,更試過推開姐姐。姐姐想堅持完成她的工作,但婆婆又不開心,我便跟姐姐溝通。

後來,姐姐突然眼濕濕,說試過叫婆婆洗澡,她好生氣地推開自己,覺得好委屈,也不知道做錯甚麼。

文文於是教姐姐別硬碰硬、先順她意,用看電視、吃餅乾等方法分散其注意力,15分鐘後再帶她上廁所、提議順道洗澡,以避免爭拗。

    點擊圖片放大
    +3
    +2

家人外傭補位照顧外婆 「趁她還記得就全力做」

以前的外婆的主要照顧者,是文文的父母。但因年紀漸大,也偶有爭拗導致不快,文文於是決定介入,主動學習照顧方法。本是家庭的「和事老」,到愈學愈多,成為家中的認知障礙症知識「百寶袋」。現時父母、工人姐姐和文文都會不時觀察外婆的狀況,一有異樣就坦誠溝通,及早發現問題並處理。

文文指,以前「老人痴呆症」的名字或使部分病人家屬覺得尷尬、不願承認,但其實認知礙症並不可怕,患者就像變回一個嬰兒,不懂得表達,好靠照顧者觀察。她亦指,大眾有盡早認知病症的必要:「就像學急救,不會等到身邊有人受傷才去學,會學定以備不時之需,身邊任何一個人都有機會用到。」她更開設Facebook專頁「我家有個大bb」分享照顧資訊和經歷,連結不少同路人。

患病之後,其實外婆曾經試過認不出文文,文文指那刻才知道病症真正「嚟料」,起初曾覺心情沉重,但消化之後更覺要把握時間與外婆相處。

她知道與我同住,我是她好親的人,但說不出我的名字。那刻會傷心,覺得婆婆開始不記得我,但有本書叫《趁你還記得》令我好深刻。

我會一直提醒自己,現在做的各種事情,都是趁她還記得時去做,為她、為我們一家人而做。即使不記得我,我們依然會繼續愛錫她。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