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當自強】被嘲肥胖病態減磅飲食失調 90後女生戰勝低潮開夢想曲奇店

保健美顏 13:54 2021/01/08

分享:

Judi醒悟,別人的說話,別放在心上,想瘦、想減都好,也不用變成他們口中、眼中的你,活好自己最重要。

朋友之間好多比較,誰瘦些、誰偏胖,太多批評、種種壓力下使23歲的Judi開始質疑自己,因而開始減肥。愈減愈病態,一心想更瘦,最終迎來飲食失調。

「上班時有個同事講笑,說我朋友是保齡球瓶,我就是個波。聽到當下沒甚麼,最難過是看到周遭的人一起笑,我覺得每個人的形象都不應被取笑,這些人身攻擊會傷害到人。」原本喜歡歐美有線條的身形,但亞洲社會追求愈瘦愈美,Judi也就跟着這套標準走。「釋懷不了,變成為別人而減肥。」

Judi學感受身體的訊號,拋開所謂肥瘦,或自己訂下的健康標準。


 
目標減至30多公斤 病態厭食萌生「身形愈紙片愈好」

起初做運動、注意飲食健康減肥,但漸漸自我要求愈高,至中段進入減重樽頸位,Judi就找些極端的方法繼續減。如戒口戒得好清,連生酮飲食、20小時斷食法都做過,更試過吃瀉藥。

8至10個月左右就減了10公斤,去到42、40公斤仍不覺滿足,要減至30幾。心態好像在競爭,好想別人覺得自己好厲害。

戒掉所有零食,朋友約吃飯也不會去,覺得街外食物好不安全。「即使出外吃飯,也會好注重卡路里,特意選些有顯示卡路里的餐廳。」極端減肥期間,Judi不會與家人同枱吃飯,自己一個吃得好清淡,吃的不是白烚,就是清炒。
 
20小時斷食,只得4小時可以進食,Judi仍覺得吃得愈少愈好,一日三餐都不重要,能忍就不吃。「用意志力去忍,跟自己說一定不可以吃,肚餓時就喝水,迫自己不可進食,愈來愈病態。」

長期捱餓,慢慢演變成厭食症狀,連身體機能都出現問題,停經都試過。「餓到上班時心情好暴躁,情緒低落、好易掹憎,有時沒甚麼力氣,常常見暈。」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想康復卻再迎來暴食 與同路人互撐行復康路

曲奇、麵包、餅乾是Judi的最愛之一,但減肥期間通通都要戒。即使整甜品,也要無糖無油兼低脂。她把這些製作點滴放在社交平台上分享,意外連結到一群厭食症同路人,也在此時漸漸覺醒,覺得是時候要找康復方法。「沒理由一世人只為數字而生活,不可再看着卡路里、脂肪做人,被數字捆綁,要做返個正常人。」

大家相約外出吃飯,以前或只敢吃沙律,後來約定下一次再出去的時候,一定要試些不同類別的食物,意粉、飯都要食。「一起試些以前不敢做的飲食選擇,互相幫忙和督促,嘗試康復。」
 
改變說易行難,初期Judi腦海裏仍總是覺得這些不能吃、那些又是邪惡食物,慢慢調整過後,可能因遏抑太久,身體好像失了衡,變成不受控地進食,變成暴食症狀。「走向另一個極端,食極都唔飽。或者明明感覺到個肚好飽好脹,但還是想塞食物入去。」

之前戒得最清的飽餅類,暴食期間吃得最多。暴食那刻失去理智,翌日罪惡感隨之來襲,覺得前功盡廢,要做好多運動補救。

有時朝早吃完正餐,下午再打邊爐,晚上再回家吃飯、吃甜品,有晚凌晨太肚餓,吃了一整排巧克力才睡。

暴食期間,Judi會迫自己上兩堂高強度帶氧運動,覺得要爆汗、好累才覺得消耗到幾百卡路里。現時則以練技巧、學習訓練的角度做運動,心態完全不同。(被訪者提供)

以重量訓練為寄託 走出困境重拾自我
 
暴食症狀持續4個月左右,幸而過程中也有同路人陪伴。巧妙的是,當初二人一同決心走出厭食,也同時再走入暴食關口,只靠不斷支持、指導和鼓勵對方,病情才有好轉。

Judi學感受身體的訊號,拋開所謂肥瘦,或自己訂下的健康標準。「跟自己說,要吃正常人比例的分量,慢慢調整。會感受一下自己個心,到底想吃甚麼?非想到甚麼就去吃,亂咁塞食物入肚。初初都會質疑,覺得這樣做到底得唔得?能夠堅持好大部分源於同路人,還有自己願意相信自己。」

以前極端減肥,著眼的是數字和標籤,在康復路途上,Judi找到新的寄託——做重量訓練。學動作技巧,慢慢鍛煉身形。「現在想的是怎樣做好點,不是一定要瘦,重視技巧的進步,多於身材進步。」

即使香港人仍是覺得愈瘦愈靚,Judi不再介意別人的目光,勇於面對真實的自己。喜歡歐美身材,不做紙片人,又如何?

即使別人覺得胖也好,我也寧可做返自己。有句話叫「他人即地獄」,沒理由常常活在別人的說話當中,假如那句話傷害到你,你還跟着他所說的去做,就是中了他的陷阱。
 
別放在心上,想瘦、想減都好,也不用變成他們口中、眼中的你,活好自己最重要。

    點擊圖片放大
    +3
    +2

開曲奇小店分享進食快樂 不再讓數字定義食物

厭食期間開的社交平台,本來紀錄自己製作無糖甜點的生活,現在搖身一變,變成Judi的甜品小店BAKELABB。她從小有個開曲奇店的夢想,渴望製作自己的曲奇,分享喜歡的味道。現在小店不再追捧無糖無油,顧客可自由選擇甜度、濃度,調配合意的味道。

雖然我主打少甜、少油,但不會標榜自己無糖、健康,因為曾經是過來人,不想別人因為見到卡路里、脂肪等數字低,來買我的曲奇。不想被標籤,寧願客人真的想試才來買

其實宗旨是要平衡,不會再分類哪些是邪惡食物,即使吃多了也好,翌日吃健康些就可,不需太極端。

去年畢業正值疫情、市道低迷,找工作不容易,原本的兼職也不穩定。Judi於是把心一橫開店,雖然做推廣、儲客人並不容易,也經歷過好多困難,生意時好時壞,好被動。但實踐到自己的夢想,有人喜歡自己的曲奇,已有相當大的滿足感。「最想客人覺得有得揀,又食得開心,可以濃味、又可以少甜。」

就如Judi的人生經歷,重拾自主權,自由選擇喜歡的身形,想過的生活方式,開心、滿足就夠,不被他人的標準所束縛。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