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兵無罪】梁釗峰甘願做兵默默為愛情付出 歷情傷跌入低谷:我難以放下

娛樂 13:58 2021/01/08

分享:

C AllStar成員梁釗峰去年無論工作或生活,遇上不少阻滯。首先受疫情拖累,原定上月舉行音樂會,臨開騷一刻才無奈取消,另外,釗峰去年剛結束一段感情,分手後一度走不出情傷,好不容易才跨出陰霾。

過去一年,釗峰跟不少人一樣經歷心情跌宕的日子,惟他慶幸可以把情感抒發在創作中,其中自己填詞的《28天》就是心情的記錄。

「每個人都有經歷不開心的時候,或者在其他人眼中是好小事,但對當事人卻如全宇宙般的大事,我都認同人可以沉澱在自己的悲傷中,但要有個限期,在歌曲中當作是28日,好讓自己清空內心煩擾,過後可能有一番體會。」他坦言。

梁釗峰新歌唱小男人畏妻心理 MV邀孕婦拍攝體會懷胎辛苦

釗峰去年取消實體騷,但很感激曾真金白銀買票的觀眾。(攝影:黃建輝)

釗峰:我不是瀟脫的人

釗峰明言創作的事件可以是虛構,但情感一定是真實的。他也曾經歷過頹喪期,自言很理理心情低谷的感受。「去年已常經歷起起伏伏,譬如偶像高比拜仁離世已震撼;全世界的氣氛又令人很無力感,很多事情想做做不到。另外,自己也有感情問題,感到如地球一直在轉,只有自己原地踏步,便會感到落差。」

去年釗峰被指跟拍拖4年女友分手,他亦表示回復單身。為新碟而寫的情歌,或許反映他的失戀心情。

    點擊圖片放大
    +5
    +4

釗峰形容自己是個難以放下的人。「感情上我一點也不瀟脫,否則不會寫得出《偉人》、《佚名》,在愛情中不斷付出,一直挑戰底線,拼命想做一段關係中的偉人,去到最後才迫不得己要放手。」

【偷食疑雲】C AllStar成員被指背正印密會長髮女 釗峰回復單身否認新戀情

行山抒發心情

他指這些作品或能得一眾「兵哥」的共鳴,對釗峰來說也是自療。「這種愛情狀態或很吸引人,我也藉此去學習如何放下,也可透過對情感的回憶和執著,幫助自己去創作。」

對佛家思想有興趣的他,創作《萬惡不赦》講人的一念善惡。(攝影:黃建輝)

由低谷重新出發,釗峰在失落時以行山調節身心。「一來可以避下世,其次也發現香港好靚,看看天空,感到世界好大,自己只是好渺小,再在地球生病了,或是是提醒大家要重整身心,再度開始。」

他體會行山如做人,往往都是歷過崎嶇才見到平坦,路始終仍在。

同場加映 Gin Lee專訪

髮型 : Zanki @ iHair
化妝 : Maggie Lee
記者:區家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