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好丈夫】前教師難抵壓力患中度抑鬱兩度自殺 丈夫辭工創業全天候陪伴:她快樂就是所有

健康 18:35 2021/01/14

分享:

縱使病情反覆難處理,暖男丈夫George也在身邊陪伴、助太太走出難關,堅守一份婚姻承諾。

原本任職教師的Cookie,視教學為終身職業,但6年前因工作量太大,最終壓力爆煲、患上嚴重抑鬱,試過兩度自殺,更酗酒。縱使病情反覆難處理,丈夫也在身邊陪伴、助她走出難關,堅守一份婚姻承諾。
 
行政工作、輔導學生等工作致分身不暇,Cookie指連備課都無時間,自我要求甚高的她覺得表現不如預期,教學、改簿的進度也大落後,壓力愈來愈大。「好擔憂,開始不想上班,只躺在床上哭,完全沒了動力。」丈夫George指Cookie會無故哭泣,情況愈來愈嚴重,也開始酗酒。

性情大變  視自殺為任務
 
整個星期不上班,日日去診所拿醫生紙,醫生察覺到Cookie的情緒異樣,便轉介她去精神科,最後確診中度抑鬱症。當時二人對此症認知不多,Cookie覺得抑鬱好多人都有,以為休息一下就沒事:「沒想過這個病的摧毀力如此大,原來真的會自殺。」

作為貼身照顧者,責任好大。George發現Cookie的病情也轉差得好快。

跟她說話,她會答:『唔好同我傾偈,我乜都唔想做,唔好理我。』我也暴燥,會講悔氣說話,也會問她仍否愛我,但她說乜都唔知,乜都唔愛,只想喝酒和睡覺。

當時George需長時間上班,午飯時間就買飯盒回家跟Cookie一起吃,吃過後再回公司,但每次回到家都發現Cookie賴在床上不動,連進食也沒動力。Cookie指,當時把自殺視為一個任務,費盡心花力尋找方法、選日子,好想離開這個世界。

抑鬱使Cookie性情大變,病發當下的行為只剩模糊記憶,當下寫的原因、感受都記不起。「原來患這個病,真的可以變得這麼無情和冷血。」George說。(湯炳強攝)

寫遺書告別丈夫 無情道別釀內心傷口
 
擔心一個人照顧不了Cookie,George與太太搬回娘家住,希望Cookie多感受到家人的愛,也防止她獨處時想不開。豈料有日Cookie說約了朋友外出,George多次致電也沒接,他心知不妙,立刻放下工作回舊家找Cookie。

George憶述:「不斷敲門她也不開,她把鐵閘反鎖了,裏面好大音樂聲。兩小時之後,她隔着門叫我別理她,我便在旁邊的樓梯坐着等,嘗試買食物引她開門,也無反應。」

等了近3小時,George愈來愈焦急,與Cookie家人商量後報警,消防員破門入屋發現Cookie正在燒炭。「她暈倒了,口裏吐着白泡,也從床上掉下撞到炭盤、手臂燒傷,那一刻真的好驚、好無助。消防員說還有呼吸才放鬆下來,但她燒了近4小時,不知道腦部、內臟等有沒有受破壞。」

自殺衝擊還未消化,Cookie留下的遺書更令George心傷。

她說知道我好好,好疼她,但抱歉不能再接受我。那刻覺得,我到底做錯甚麼?我沒做錯事,但她要走,我好無奈。如何再愛這個人、怎樣維繫?

妻子酗酒成性:「想逃離呢個世界」

既然無法自殺,Cookie更依賴酒精,欲沉溺在迷迷糊糊的狀態。床下底、衣櫃裏都藏着酒,答應了家人只喝一罐,就躲起來偷偷加酒。每次外出後回程坐巴士,都會飲足全程。「覺得在這個世界好無聊,不如快點入睡吧。睡不了就喝酒,喝完開心點,不需思考太多。」

酒精是Cookie的寄託,對George來說卻是惡夢,聞到她身上的酒味就會心跳加速,生怕她又做傻事。持續見社工,家人盡量陪伴,對Cookie的病情都無大幫助,4個月後,就在George的生日前夕,Cookie第二次自殺,最終需強制入住精神科病房。

簽同意書的那刻,George的心情十分複雜。「警察和護士叫我簽紙,她至少要入住7日,突然那刻好像放鬆了,有個喘息空間。我還可以做甚麼?已近乎崩潰,也冷靜不下來。」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既憎恨又擔心 丈夫照顧壓力爆煲入院
 
作為照顧者,George內心憂慮、憤怒,甚至憎恨的情緒不斷拉鋸,Cookie病下的各種行為一下下刺進他的心,無奈又要繼續照顧Cookie,George需抑壓其情緒,以Cookie為先。「要保護她,怕她有危險,但好多時無原諒的心,也有道無名火。」

這些情緒的種子一一埋在心中,長時間精神緊張,情緒好繃緊。

會不停想着她,好緊張,晚上睡覺也會磨牙。直至她第二次自殺,沒多久就到我有問題,有晚失眠走出客廳,看到隻貓就想捏死牠。

翌日隨之找社工幫忙,吐出內心負擔的那一剎,George的壓力和負面情緒也大爆發,不停哭。「我撼頭埋牆好多次,印象中有人捉住我打了枝針,醒來後發現被綁住在醫院。」

決心辭工與妻子共同創業 全天候陪伴

二人相繼情緒失控,費盡心力照顧也無改善,但George仍然不離不棄的原因,源於結婚時許下的承諾。「要對她不離不棄、一生一世。我個人好得意,認清一件事,就會把全部都投放在它身上。」

身邊朋友為George分析,指本身夫婦各有穩定收入,現時卻要做照顧者獨力支撑家庭,叫他好好思考是否有能力照顧Cookie一世。當下雖有一刻動搖過,但George仍不願就此放棄。「我娶了她,就應該要照顧她,無論發生任何事也好。」

知道工作是Cookie壓力的一大來源,George便鼓勵Cookie辭職、盡量休息,家中經濟負擔由他一個人扛。辭職之後,Cookie的情況果然有明顯好轉,重拾生活動力,身上陰沉的感覺也開始漸漸散去。

感覺她終於放鬆了,能幫到她、使她開心,我不覺得辛苦,她快樂就抵得過所有嘢。

共同經營韓國飾物店,每日一同出門、工作、溝通,二人無話不談,關係更親密。(湯炳強攝)

餘生不讓下一次自殺發生 為妻子把關

曾有社工講過,抑鬱症未必完全康復,若再誘發第三次自殺行為,患者好大機會成功。此話深深烙印在George心中,因經歷過兩次差點失去,不願再冒險,故兩年前他辭去20多年的穩定工作,與Cookie一同經營韓國飾物小店Meowism

若認清這個身邊人是終身伴侶,就要做這個決定,別理薪金。她對上一次自殺,我只識拿大假跟她去台灣旅行,但陪伴的意思不是抽多些時間做這些,而是在一起、互相扶持。

每日伴在對方身旁,持共同目標一起努力,Cookie指這種生活好踏實。因為小店、因為George,病情才能好轉。「每日對著他,有他陪伴,我都好開心。」

回看患病經歷,Cookie感歎欠了George好多,盼餘生能花更多時間待他更好,也會盡量控制情緒,一有異樣就與George溝通。George則繼續做太太的「情緒把關者」,時刻留意她的狀況,以免再積壓至臨界點。在他眼內,愛和承諾當中無虧欠和補償之談,他笑說:

我常常跟她說,可能人生最尾那幾年我要靠她照顧,盲了、聾了也不出奇,無人知道㗎嘛。這刻我付出了好多、我照顧了她,可能將來她又為我付出呢?無得計的。

Facebook專頁:抑鬱中轉站- 店主曲奇佐治的幸福旅程

【同場加映影片】楊潮凱與初戀情人拍拖到結婚 愛妻號拒為一時之快傷害太太女兒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