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自強】旅遊作家療癒情緒隻身赴藍帶學藝 疫下轉型當廚師夢想清邁創業開餐廳

休閒消費 12:33 2021/01/20

分享:

旅遊作家在疫下零工作,幸而昔日曾於藍帶學藝,成功轉型當上廚師,她更肴望圓創業開餐廳之夢想。

疫情下,航空業成重災區,旅遊業更加是唇寒齒亡。曾是旅遊書作者的何穎,每年在港日子五隻手指數得出,如今留港卻差不多一年,任何與旅遊相關範圍的工作已是零。

幸而,早年她胡裏胡塗地往曼谷藍帶廚藝學校唸烹飪課程,得著一門手藝,現於一間高級法國餐廳找到廚師一職,汲取實戰經驗,鋪好未來經營餐廳之路。

在清邁的餐廳做著自己設計的菜式。(被訪者提供)

出版業還是好景之年,何穎當時的旅遊著作已經很前衛,很有自我風格。她的一系列作,一定要在當地居住最少一個月以上,訪問50位當地居民,從他們口中得知最真實的當地風土人情、起居飲食等生活文化,再加入自己在那裏生活時的見聞和感受。她說不想寫那些只要求實用的旅遊指南,「實用當然需要,但太水過鴨背式的文字記錄,並不是我的旅遊定義。」

報讀曼谷藍帶

笑言對自我有一定要求的她,世界各地旅遊了6年多後,開始有點迷失。「開始提不起勁去新的地方探索,可能是俗語說的『旅遊疲勞』;加上那時很親的嫲嫲病情反覆,令我心情陷於低谷。」

時為2017年,她不能容許自己長期處於情緒低落的情況下,便傻傻地想到不如去進修。「當時都有些儲蓄,和丈夫商量過,不如揀去曼谷藍帶讀廚師課程。原因是自己都對烹飪有興趣,而相比起其他國家的藍帶學校,收費可能差不多,但曼谷卻是生活費最相宜的城市。而在開學前,嫲嫲便過身,我更決心以學習解憂。」

在曼谷藍帶學校時和其中一位法國導師合照。(被訪者提供)

她說,這9個月的烹飪進修期,令她重新認識自己,也大開眼界。「以前都不覺得自我要求高,但當看到同學可以在5秒內完成一些烹飪技巧,我會立即問自己為何不可以,給自己很大壓力。又如過往因應工作緣故,腦子常處於同一時間要處理幾項事情,往往不能專注、缺乏耐性、心情煩燥。」她說。

於是,她嘗試給自己時間,「我主修法式料理,烹飪技巧繁多,極需要專心和耐性,唯有常對自己說『慢慢來,不用急,結果如何不要緊,最重要是享受過程』,久而久之,開始有些進步。」她笑說。

周遊列國的她,到處拍風景照編書用,卻難得會自己留影。(被訪者提供)

清邁開展事業

她學成歸來後,沒有甚麼打算,純粹是給自己一趟療癒之旅,「做旅遊書期間結識了不少泰國朋友,尤其是在清邁。他們紛紛叫我到當地發展,因那時已經開始做著一些推廣當地旅遊的Freelance工作,自己又當KOL幫手聯絡傳媒。正當心情猶豫不決時,丈夫的一句話便令我下了決定。原來,他喜歡清邁,說適合移居,覺得我可以嘗試去開展事業,他願意辭職陪我去。」

就這樣決定後,她便落實工作安排,正好那時有位泰國朋友在那邊開設民宿加私房菜餐廳,我便順理成章地過去做廚師,「估不到反應都不俗,有不少當地人和外國遊客真的會繞道前來,當然我都下了不少宣傳工夫啦!」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她在去年3月回港探親後,便因泰國疫情嚴峻封城,「雖說現在是可以回去,只是需要遵守隔離措施,但我計過數,如我和丈夫同往費用要4至5萬港元,太不划算之餘。當地旅遊業又停頓,內消費是不足以支持到民宿和餐廳營運開支,泰國朋友說唯有暫時停業,我們便要留在香港了。」她無奈地說。

這是她其中一道滿意的招牌菜,法式蟹湯,賣相都講究架!(被訪者提供)

汲取實戰經驗

雖說兩口子沒有太大的經濟負擔,但都不能終日無所事事。於是,某天給她看到有一間中環的高級餐廳聘請初級廚師,她膽粗粗寄了履歷去應徵,得到面試兼半日試工機會。「我覺得那半日試工表現其實不合格,但結果又過關。當同事知道我是全無廚房經驗的學院派時,都奇怪大廚為何會請我。我明白同事們的心態,廚房乃是非之地,我要更加努力做好些。」

她說私房菜人數有限,在烹調菜式上有足夠的時間去做,不像正式餐廳廚房般的時間緊迫。(被訪者提供)

剛好過了3個月試用期的她,開始適應了如戰場般的餐廳廚房工作環境,「老實講,這裏的廚房和我在清邁時的廚房完全不一樣。起碼我在後者不用企足12小時,未曾做過的人開始時是很難捱過去的,我慶幸自己做得到。」

雖說現時工作辛苦,但她沒後悔應徵這份工,「未做這份工時的暑假,心情相當差,鬱悶到極點。直至找到工作後,鬥志才慢慢重拾回來。因此,我常自我鼓勵現在的工作是一種真實的磨練,好好在此汲取實戰經驗,始終當疫情過去後,返回清邁工作才是我的目標。」她堅定地說。

同場加映:多學一門手藝,即睇簡易食譜【下一頁

記者:郭秀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