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心得】嫁波蘭丈夫到日本定居 港媽:學校對學生自理能力信任度高

育兒經 17:59 2021/01/20

分享:

港媽Ivy不諱言,彼此的育兒文化有差異,但可透過溝通、包容互相調節。

兩個不同國籍的人結合,婚姻生活已經需要時間磨合,還要在二人不熟悉的國度中生活,再加上於教養孩子的理念上要有共識,實在是一大挑戰。育有兩子的港媽Ivy直言,盡管和丈夫的教育兒理念會有分歧,但慶幸丈夫是一位樂於照顧孩子的父親,當中的意見不同是可以慢慢溝通的。

在日本,很多男性都不會幫忙料理家務,Ivy表示,幸好丈夫雖喜歡日本文化和禮儀,但他也說要懂得挑選何種文化吧?大男人文化不宜應用在他們的家庭中。

她笑說自己和丈夫的認識很平凡,丈夫Tadeusz是美籍波蘭人,成年後往日本唸書,跟著來到香港的投資銀行工作,他們是在朋友聚會中相遇相知,「那時大家在港工作穩定,享受著拍拖的日子。某天我收到他的『通知』,說公司要派他到日本工作,要我立即決定是否陪他去。」她說。

事出突然,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雖說都是已訂婚盟,但又未到非君不嫁的地步。「我那時的心情都真的十五十六,不過冷靜下來都覺得未嘗不可。我是實際的人嘛!所以在答應他後,立即上網在東京找了幾份工,網上進行面試幾次,最終有3份工作得著最後面試機會,是一定要待我到達東京之後親身進行。」

讓丈夫思考如何當父親

那年是2014年中,Ivy帶著「實際與浪漫」各半的心情去到東京,但失預算的事情也實在是來得太快了,「就是我懷孕了。當時已經見好一份工,都坦白和公司說,結果公司也找了些借口希望我不去做。於是唯有整理好思緒、調校心情計劃下做媽媽的一切準備。」

她直言,頭半年的日子不易過,日日獨自呆在家,產檢也隻身前往。「雖說大學時來過日本玩交流,但紿終要長居是另一回事。我的日語能力只是皮毛,加上那時Tadeusz的工作關係,要晚晚應酬,沒有凌晨2、3點都不會回家。」

大家都知這是日本男人的職場文化,但明白歸明白,Ivy覺得有需要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感受和立場,正是女方坦白的溝通,除了換來Tadeusz的道歉外,還令他醒悟了自己的責任,思考如何當一個好丈夫、好父親。

日本學校常會帶學生往田野做種植活動,讓孩子多勞動愛大自然。(被訪者提供)

教養孩子大方向要一致 

直至大仔出世後, Tadeusz果然履行他的承諾,除了平日要上班的日子真的太忙未能幫手外,一到周末假日必定身體力行,肩負起照顧他們的各樣大小所需。「這確是令我心感欣慰的事,他常說只要夫婦間有愛,孩子是會感受到的。而在教養孩子的大方向上,二人要一致,如要他們做個勇敢、有愛心、有毅力、具自信的人等便成,其他一些育兒小事,便互相尊重,各施各法吧。」

她舉例日本孩子總愛到公園的沙池中玩沙,會毫不避忌地一屁股坐在沙上,又會用水來做成泥坑堆沙堡,每次我見到都會好頭痛,常有衝動乾脆丟掉那些衣服。豈料,丈夫會跟我說,只要把有泥漬的衣服在水喉下沖刷一會,再用暖水浸,泥漬已會淡化,跟著再放入洗衣機內清洗。

她笑說:「這是因為他自小在鄉間長大,猶如野孩子,所以另一意見分歧是,他堅持在家的後花園養雞,他說讓孩子知道蛋從哪裏來,取了蛋之後,他們又有蛋吃,何樂而不為喎!我都要說服自己好長一段時間,才能適應下來。」 

    點擊圖片放大
    +3
    +2

感謝丈夫的體貼和愛

「有年我生日,他說要帶和兩個兒子到一個神秘的地方,我以為是去餐廳吃飯慶祝。怎知到了一塊大田,然後他向我說租了這塊田,以後每到周末假日,他都會帶兩個兒子來玩種菜種花,照顧兒子的工作由他來承擔,而我就可以自己享受獨處時間,愛怎樣做都得。起初聽了確是覺得他好傻,但心底裏是無限的感動,因為他體會到我日常照顧兒子的辛勞。」

仍未適應日本學校制度

提起日本文化,Ivy不諱言到現在還是要慢慢適應,日本由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會要求他們自己行路或搭車上學放學。這是每個小朋友升小學之前其中一樣最緊要學習的事。也是暑假前,家長要教懂孩子如何由學校返家,或由家上學的路途。我曾經問過一個日本媽媽,怎樣放心只有6歲的女兒,要每天行路去車站,搭車上學?她答我女兒有手耭,而且若她有問題,一定會有人幫她的。我聽完後呆了,正因為我們的成長背景不同,以前阿媽教落要小心陌生人、出面有拐子佬.....」

正因大兒子快要上小一,她惟有不斷跟自己說,只要多訓練兒子便成。於是,現在她會先讓大兒子獨自到家附近的便利店、超市試買東西,到不遠處的郵局寄信,「我常說好彩是兒子,如果是女兒,我也不知是否真的可以這樣做。」她苦笑道。

同場加映:與兒子走過11年患上濕疹路 媽媽剖白實戰對抗濕疹心路歷程

記者:郭秀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