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上環衝突夫婦少女脫暴動罪 律政司向上訴庭釐清「共同犯罪」法律原則

社會 17:10 2021/01/25

分享:

夫婦湯偉雄(右)及杜依蘭早前涉前年7.28暴動被裁定無罪,律政司要求上訴庭釐清法律原則。(楊詠渝攝)

前年7.28中上環反修例衝突中,1對夫婦及17歲女學生經審訊後被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律政司今(25日)向上訴庭尋求釐清法律觀點,要求上訴庭釐清「共同犯罪」的法律原則是否適用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以及在上述控罪中,被告是否必須身處現場。上訴庭聽罷陳詞後,押後作出裁決。

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郭棟明今陳詞時指,《公安條例》18及19條下的非法集結及暴動罪在1967年之前屬普通法罪行,當時「共同犯罪」(joint-enterprise)的概念亦適用於上述控罪。觀乎立法原意,有關控罪條文並沒有明文排除「共同犯罪」的概念,因此有關概念理應仍然適用,即任何人即使並非身處犯罪現場,只要他們鼓勵或協助非法集結及暴動,亦需承擔次要責任,毋須身處現場亦可構成非法集結及暴動罪行。

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問及,在本案第3被告17歲女生的案情中,假如她本來是正參與一個合法的示威,後來她知道有關示威演變成暴力性質故離開,她理應亦不會構成犯罪?郭回應指單純出現在犯案現場並非不足以證明她犯罪,除非有證據證明她參與其中。

法官彭寶琴又問及,若然有人參與一個本來合法的集會,他並沒有意圖干犯罪行,「共同犯罪」的原則是否適用?郭回應指,若然他與他人有協議要出席一個非法集結,而最終集會的確發生暴力事件的話,「共同犯罪」的原則就能涵蓋他,因為他能預見有關示威有機會演變性暴力性質仍繼續參與。

代表答辯人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則陳詞指,非法集結及暴動罪的罪行元素於1970年經過條改,將所涵蓋的範圍收縮,以免令無辜的人誤墮法網。潘舉例指,若然「共同犯罪」的原則在上述罪行適用,有3個人在一個和平但未經批准的集結中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那麼同場的100萬人亦會構成參與非法集結,潘質疑有關詮釋會使罪行涵蓋範圍過廣。

同樣代表答辯人一方的大律師曾藹琪亦陳詞指,將「共同犯罪」原則應用在非法集結及暴動罪的做法,與立法原意相違背,上述控罪的罪行元素清楚列明,涉案人士必須「集結在一起」,而有關條文於1970年經修訂時,更將原有的參加(taking part in)、組成(forming part)等字眼刪去,反映條例是要針對親身參與的人,以減少使無辜的人誤墮法網。

曾續指,「共同犯罪」的原則適用於謀殺及搶劫等控罪,但卻不適用於非法集結和暴動罪,因為後者的證據不確定性較低。例如在謀殺現場有多於一人持刀,警方或無法確定誰人才是作出致命刀傷的人,因此才需要「共同犯罪」的原則,對所有涉案人士控以謀殺罪名。但在非法集結和暴動的現場,若然有人向警方投擲汽油彈,在場所有人均會被視為參與暴動,因此並不存在證據不確定性,亦不需要「共同犯罪」的原則去延展罪責。

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又問及,假設有人於大廈頂樓以鳥瞰角度目睹暴動,並以iPad 拍下圖片,向樓下正參與暴動的人通風報信,告知他們警方的行動,他是否亦屬參與暴動?曾回應指他是協助及教唆暴動,但由於他並非與暴動者基於共同目的而集結在一起,因此不屬參與暴動。

郭棟明則回應指,在「共同犯罪」的原則下,上述情境的通風報信者雖然未有身處現場,但若然他事先跟樓下參與暴動的人有達成協議,即使他參與的形式不同,亦屬參與暴動。郭強調,有關協議不一定需要是口頭或書面形式,一個眼色亦可以是協議,在「共同犯罪」原則下,被告必須與夥同犯案者有協議,因此不會構成不公平。

上訴庭聽罷各方陳詞後,決定押後裁決。本案涉及夫婦湯偉雄(39歲)及杜依蘭(42歲),以及現年17歲女生,3人早前經審訊後被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

實時追蹤香港各地區疫情個案,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

記者:楊詠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