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健康】言語治療師剖析口吃癥狀 錄音回聽教咬字助改善口吃情況

休閒消費 14:29 2021/02/04

分享:

這次由言語治療師剖析口吃癥狀,及應對方法! 

據說現任美國總統拜登,年幼時飽受口吃之苦。註冊言語治療師鄭穎賢( Wincy)表示,孩童時如患口吃,會比平常人多3至4成有社交恐懼或焦慮症。 面對患有口吃的兒童,家長該如何面對,不妨聽專家解說。

註冊言語治療師鄭穎賢( Wincy)說口吃者比起平常人多三四成有社交恐懼或焦慮症,容易缺乏信心。 (攝影︰馮柏偉)

口吃廣東話稱為「漏口」或「口窒窒」,註冊言語治療師Wincy說這是一種言語障礙。

通常表現於幾種情況,一是不適當的停頓,這很常見,如說「ar……」等,而且停頓位好密;二是不必要的重複(如詞匯、音節),如「咁呢」、「即係呢」;三是不自覺的小動作,如講話時眨眼比較誇張,伸脷或面部肌肉會郁動等,都是連着口吃會出現的徵狀。

但留意這些情況,可能只見於考試或公開說話時出現的緊張,日常交談沒有的話,這也未必能歸類為口吃。

Wincy表示,口吃有其心理因素影響,亦有先天性的家族遺傳。「有6至7成患者有家庭背景,也有成長過後的後天影響,如中風或撞傷,也會影響大腦的語言區,形成口吃。」

Wincy的輔助工具中這這些「情緒卡」,以助孩童了解自己的情感表達。(相片︰被訪者提供)

在她接觸的個案中,剛才提到的口吃徵狀多見於3至4歲間。

因為這是他們言語的急速發展期,要用不同的詞匯去說話,但當詞匯不足夠,或組織上「口跟不上腦」,嘴巴就有打結的情況,並不斷重複字句或兜圈,以拖延時間應對。

Wincy說到5歲掌握的詞匯漸多,情況便有所改善,否則就要找言語治療師幫手,慢慢糾正。」另外,在學齡前兒童當中,男童口吃的比例是女童的兩倍,而且女童口吃康復的比例高於男童。

這些「提示卡」,是Wincy以讓口吃者放緩情緒,改善口窒情況。(攝影︰馮柏偉)

家長減低語速  助孩童正確咬字

Wincy說若知道子女患有口吃,在日常生活中不建議家長當面責備。

若經常話小朋友口窒窒,反而令他不敢講話。家長可減低語速,拉長說話的節奏,以側面提示子女正確的咬字。或者輕聲用「氣語」(柔柔的說話)跟他們聊天,令面部肌肉放鬆一點,他們會照着講,從而改善口吃,之後才回復正常的說話方式。

言語的流利包含3個要素︰連貫性、語速和言語的輕鬆程度,故Wincy在治療口吃病患者時時,也會準備各式提示卡,如「慢」、「放鬆」等,讓他們察覺自己說話時的緩急情況。Wincy說治療口吃一個療程約需3個月,視乎嚴重程度。

Wincy說口吃者中,男童口吃的比例是女童的2倍。(相片︰被訪者提供)

我們都鼓勵小朋友多講,但要留意,因在治療室有輔助工具,患有口吃的學童可能願意講,表現較佳。

但回到家,也許家長不懂用適當的提示,或忍不住逼他或練一些東西,都可能拖慢他的改善進度,所以有一個持續的治療環境相當重要。

錄音回聽    糾正口吃發音

另外,家長也要告之子女患有口吃問題,讓他準備改善。「他們說話時,可錄音之後再回卷讓他們聽一次,逐個處理咬字發音問題,如『絲』當中的/s,『書』當中的/sh音等,先讀準每一個字,再全句慢讀,以慢慢糾正口吃的情況。」 

作為言語治療師,Wincy說中學和小學的治療方案也有所不同,宜歸根究底尋找病源。

以中學為例,學校多有校本言語治療師。有接觸個案是口吃中有痙攣問題,那就不是跟語言區有關,而是話話時間歇性的肌肉抽搐,無法控制,如講6個字左右就會抽搐一次,那就要減短句子,或教他在那個字停下來,以較流暢地表達自己。

輔助工具中還有這些「情境卡」,可讓孩童以生活實境中說話,加強表達技巧。(攝影︰馮柏偉)

至於小學,口吃其中一個原因是認識的詞匯不多,言語治療師則要花時間在這方面作「補充」,並明白句子結構,從而改善「腦內找字」的情況,而非着重他講字時的停頓、放鬆上。

記者︰馮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