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館個唱】入行廿年奪獎兌現承諾開紅館騷 林二汶坦言追夢並不浪漫【有片】

娛樂 17:59 2021/02/24

分享:

入行廿年奪獎兌現承諾開紅館騷,林二汶因「找數」領會追夢並不浪漫。

林二汶去年再度入圍「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當時二汶揚言若果得獎,會入紙舉行入行廿年來首個個人紅館演唱會。結果二汶真的順利獲獎,並於一月底「找數」,在當時疫情仍未穩定的情況下,宣布將於今年3月開騷,為香港樂迷帶來希望。

唱片公司開始籌備、樂迷開始期待,日前二汶終於在Facebook宣布,確定於3月27日舉行《The Beginning of Faith 演唱會》,並笑指這是「沒有山頂嘅朋友」的個唱,決定把紅館變成只有「這麼近」,沒有「那麼遠」的地方。

【真找數】摘叱咤女歌手獎後兌現開騷承諾 入行20年林二汶首開紅館演唱會

二汶於一月底拍片「找數」,宣佈三月份舉行首個個人紅館演唱會。(影片截圖)

開騷代表百業復甦

這個演唱會意義深遠,不止是二汶入行20年以來的首個紅館騷和兌現承諾,更是暫停良久之後的「復甦」。

她接受TOPick訪問稱:「如果連演唱會都能夠開,代表百業都夠啟動,這件事對香港人來說都好重要。雖說音樂是生活好重要的一部份,同時不能忘記香港的生活指數之高,大家面對疫情的環境和生活有多困難。」

在過去停擺的時間,未能作現場演出,二汶決定在每個周末進行一次網上直播:「這是個很好的習慣,給我練習的機會,又能夠跟大家聊聊天。」

她續指:「好開心做完直播後,會有人傳訊息多謝我,說看完我的演出後舒服許多。當中的互動不止我跟樂迷,還有他們之間的互相慰問。雖然整件事在網上好虛擬,未能媲美真實接觸,但起碼在這個機會裡,大家有實的連結。」

【自煮女人最漂亮】曾重近200磅為健康學習食療 林二汶從烹飪學做人:恐懼的事要練習

除了二汶身處的演藝行業,她眼見身邊各行各業友人的生計深受疫情影響。(湯炳強攝)

把紅館化作細場

紅館是香港歌手的共同夢想,每位踏上紅館台板的歌手大都會為觀眾準備眼前一亮的驚喜,問到二汶有否特別準備,她直言:「通常『驚喜』都是做未做過或者不恆常做的事,但身處紅館受這麼多注目和壓力,如果做不熟悉的事,通常都會『炒粉』。」

每位進場觀眾對表演者可能都有不同期許,有人想要新鮮感亦有人想要熟悉感:「我一向做細場騷,這次我們團隊在努力研究怎樣可以將我的音樂和個人表演放到紅館這樣大的地方,怎樣令紅館變成一個『細場』,透過從未在紅館發生的互動環節,讓大家跟我一起去感受空間。」

二汶曾經踏上紅館舞台,身邊總有盧凱彤或哥哥林一峰同行。(經濟日報圖片)

二汶打趣地謂:「所有觀眾一定比我更有紅館經驗,你們看紅館騷的次數一定比我做紅館騷的次數多。」

她細數說:「大家看紅館演出有一貫方程式,巨大的升降台、舞台效果,超勁燈光、超級多舞者、勁多煙花,把這些配套放到我身上,有甚麼好驚喜?我覺得大家會失望居多,因為這樣的我不太好看,我把紅館變成屬於我的舞台,這個觀眾一定未看過。」

不論嘉賓還是表演內容,除會唱《最後的信仰》外,二汶沒有任何預告:「當然有觀眾想預先知道內容才來買票,從消費者角度出發是對的。但若果要我去推銷你來看演出,我會說你看完這演出後,會帶走一個好有力量和溫暖的一晚,並不因載歌載舞,而是希望透過音樂提醒大家,究竟一個好的生活該怎樣過。」

【金像獎】《金都》奪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林二汶:無論如何創作下去

面對入行廿年首次獨佔紅館舞台,二汶希望為觀眾帶來專屬的感覺。(湯炳強攝)

印象最深刻的找數

二汶為兌現對樂迷的承諾,促成今次的紅館騷,講到最難忘的「找數」經歷,二汶回想起當年放下At17的組合身份,開始單飛自資出唱片時的一段往事:「那段時間我無簽唱片公司,選擇自資,我處於一個未能提供好大商業價值的一個階段,當時如果只用音樂來賺錢,都幾無可能維生。」

為了自資的唱片要結算各種帳項,有次二汶在巴士上收到電話,需要找一筆7萬元的帳款:「做生意來說7萬並非天文數字,那是個恆常會出現的5位數,但當時我銀行戶口和公司戶口只剩500元。」

她繼續回憶稱:「記得當時在巴士上收到這個消息,有一刻覺得自己無路可走,但亦因為我有好多其他工作,例如錄VO、寫書、主持,零零碎碎好加起來,剛好有份糧過來,就可以蓋過這筆數。這些是十個煲九個蓋、一筆數蓋一筆數的日子,財來財去,我又好彩,不得不信船到橋頭自然直。」

盧凱彤逝世兩周年 林二汶長文悼念故友:經歷最痛的別離

相隔接近十年,仍能讓二汶覺得深刻,是因為那一次「找數」讓她反思良久:「我在想音樂是否一樣太離地的事呢?我要做自己的唱片、做一些好值得大家去聽的作品,是否太奢侈呢?在香港講理想,大家都會問:那麵包呢?」

    點擊圖片放大
    +4
    +3

從這次經歷,二汶得著最深的,是認清追求理想並不浪漫,是需要腳踏實地的去計算:「有理想不是錯,你為理想去經營你的生意,但無管好盤數就是錯。不是只有浪漫地高呼『我要堅持理想』,而是用實際行動去支持,例如理財。」

她理性地指出,要控制好每個計劃的預算:「做創作工作都必需要明白商業這件事是如何運作,怎樣去分配你的資源,包括時間和精神。那件事並不浪漫,亦不應用浪漫角度去看。如果你沒有錢就不要懶,凡事親力親為做多點,何樂而不為呢?你會從中學到東西。」

【全民造星II】成員翻唱《最後的信仰》林二汶讚好 《造星》四子留家Jam歌抗疫【有片】

為了追音樂夢而腳踏實地學會理財,二汶告訴你:「追夢並不浪漫。」(湯炳強攝)

娛樂事業的「虛榮」

今年二汶的知名度和討論度大增,要多得選秀節目《全民造星III》,首次擔當導師之位,二汶掏心掏肺,曾在節目中哽咽地分享她跌盪廿年的感想,憶起過去有過不少懷疑自己的時候。

她說:「做得表演行業,不論任何性質,其實都幾虛無,有掌聲、獎勵,才會帶來收入和獎項,這才見到原來我的付出是有回報。付出想有回報是人之常情,無可能因此而覺得那個人貪慕虛榮,我們在做的工作這樣虛,掌聲、支持度、讚賞,當然是『虛榮』。」

現年38歲的林二汶在19歲時入行,在音樂路上走過半個人生:「我在音樂、製作上的付出是無辦法告訴你有幾多,我都會想付出與收獲是否成正比,當想辦法去找數、發現無辦法給家人更好生活,那個犧牲又是甚麼呢?當然食得鹹魚抵得渴,那我就去抵那個渴,學會怎樣理財,這也是必需要夠堅強,才能夠去理解的。」

【全民造星III】以故友盧凱彤作品應戰 林二汶感慨:我不是很好的導師【有片】

面對樂壇、行業萎縮,以音樂當作志業的二汶,仍然堅持相信:「在香港這音樂氛圍底下,我們不得不承認廣東歌這個餅真的越來越細。我有時會看到網上街訪影片,問路人聽過甚麼香港歌曲,作為唱廣東歌的歌手看到那些訪問,不免有種心痛。原來好多人都不再聽,那我在做的是甚麼呢?」

她並稱:「何解我下了這麼多心機、一個最親切的語言,大家都不想聽。不過我相信我會繼續做廣東唱片,或者不要考慮首歌是否每個人都識唱,有些歌是好聽的就去做,這些考慮、執著都是其中努力的過程。」

抬頭尚有天空

肺炎的疫情持續整整一年,經歷過鬱悶與困擾的時期,大家都要從中尋找排解的方法,二汶則認為當中的鬱結不止於疫情,只是因疫情加劇問題的嚴重性:「在香港的生活壓力一定是來自屋租、收入、小孩的教育、有無錢住私家醫院,這種生活壓力每天都有,只是疫情令這件事雪上加霜。」

而二汶面對逆境的看法,早早就從她的作品中呈現。

從當年讓大眾認識她與盧凱彤組合At17的歌曲《The Best is Yet to Come》,直到最近期的《最後的信仰》:「由出道至今一直以來做的音樂,經常都在講不用怕、船到橋頭自然直、抬頭尚有天空敲不碎,所以講到底是一個心態。」

開朗、樂觀,都是二汶給大家的印象。(湯炳強攝)

她認為根本不論有沒有疫情,每日面對的生活壓力都不是大家能控制:「就算我們安居樂業、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人人公平、人人有工開,難道我們又不用面對生離死別嗎?來到這個人生,如果無挑戰、無煩惱,這就不是人生,我們需要經歷才能學習。」

【全民造星III】A4 Cloud唱歌前真食Props 林二汶甘拜下風:西蘭花冇幫你封喉【有片】

錯過了卻學會了

盧凱彤這個名字,有時會擔心對二汶是種禁忌,勾起她的傷痛,但無可否認盧凱彤與林二汶早已牢牢緊扣、再也撇不開。

二汶的紅館演唱會,訂於3月27日、盧凱彤的生忌舉行,訪問中問到她想跟誰人分享這個紅館舞台,二汶選上的是由出道陪伴她成長二十年的歌迷,同時亦講到:「問到這個問題,可能大家都會覺得,一定是盧凱彤。當然是她,但她不用站在我旁邊,因為她從來都在這裡(指著心臟)。」

怎樣面對失去,是人生的必修課程,二汶再度引用她的作品,《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的歌詞「才發現夢想不能喚回時間,最好的錯過了,錯過了卻學會了」:「最後的六個字最重要,有些東西需要好長時間來過渡,時間好重要好重要。」

她指,回想小時候覺得好痛苦的事,其實現在算不上是甚麼,所以要相信時間:「『抬頭尚有天空敲不碎』對我來說,我們不比宇宙和時間大,天空代表著宇宙和時間,它們都敲不碎,所以你不用怕,如果你今天過得不好,明天會過得好一點。但我們何必要逼自己每日都過過好呢,生活就是生活,如果沒有高低就假了,很多東西都是百味交陳的。」

【盧凱彤喪禮】盧凱彤今設靈公眾告別 花牌留言:長留在我心的妳不會變

盧凱彤的離世,對林二汶來說是伴隨一生的痛。(經濟日報圖片)

歌影視豐收年?

2020對香港人來說是個充滿苦難的一年,二汶在2020年獲得最受歡迎女歌手獎、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以及因為《全民造星3》導師的身份入屋,對二汶來說歌影視都可算是豐收的一年。

她笑謂:「可能這就是我的命,要有些經歷、大環境的挑戰,才有好作品。2003年沙士因為《The Best is Yet to Come》而令At17有更多人認識,帶來許多演出機會、鼓勵了許多人,相隔這麼多年,到個人發展有點成績,又是社會動盪的時候。」

入行廿年,林二汶站上舞台,獲得「最愛歡迎女歌手獎」。(instagram圖片)

【叱咤樂壇頒獎禮】姜濤成最年輕我最喜愛男歌手 林二汶首奪我最喜愛女歌手

最後的信仰

有感在生活上的經歷,會促使創作人放到作品之中,讓大家更有共鳴:「覺得這樣去講是一個豐收很不對,但我的生活正正也是這樣,經歷過不好的事,會鞭策自己一定要過得好、要繼續進步,想透過生活的一些經驗,分享給大家,我都算是個開心的人,雖然我都會有很不開心的時候。」

說到到這裡,二汶回想起「面對失去」這個議題,她感受良多:「有些人不信上天會對你好、不信世界會變得更加好。可能痛苦比較容易,做受害者、覺得生命痛苦、用生命痛苦來解釋你的痛苦,這樣是容易好多,但這個快樂亦不會長久。」

如果要用一句說話去總括二汶的二十年經歷,她選擇《最後的信仰》歌詞「抬頭尚有天空敲不碎」,作為回顧與展望:「我會用這句說話,因為人生無永遠高潮和低潮,我們都是一日過一日。可以準備的時候就準備好一點,能做好的時候做好一點,因為望到天空還是敲不碎,就先過好今日,只能夠這樣。」

化妝:Kris Wong
髮型:Derrick Ng & Cream Mok@W workshop
造型:Kee Chung
服裝:wagamamaplayground
場地:香港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記者:陳心怡

同場加映:傅穎訪問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s://bit.ly/3bebL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