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鬥士】電腦店東晨昏顛倒熬出腸癌3期 調整身心靈變瑜伽導師助癌友抗病

健康 18:03 2021/02/24

分享:

確診前身體全無徵兆,(Collin)原與哥哥一同去做身體檢查,竟意外發現自己癌指數偏高。過兩日立即照腸鏡,翌日就收到報告說腸內有腫瘤,確診腸癌。事出突然,但沒擊倒Colin。治療期間他堅持用靜觀、瑜伽等方法改善身心狀況,抗病成功後更做導師幫助同路人,一同走向康復。

Colin從事電腦業,回顧以往的生活習慣、嘗試追溯病因,他指自己屬「夜貓」一族,也笑言算是工作狂,有時不斷工作至深夜,偶爾也會煲劇至凌晨兩三點:「晚睡、吃好多肉,也不太注重健康飲食,甚麼都會吃。」

多個檢查來得太快,Collin指沒太多時間思考因由。「那刻還未識驚,查治療方案如同大海撈針,只知得好片面,不知該查甚麼資料好。周一照腸鏡,周二收到電話看報告,周三找另一位醫生尋第二意見,周五就入院做手術,其實好忙。」

(湯炳強攝)

術後勤練氣功助復原

做微創手術清除腸內腫瘤,Collin憶述醒來後麻醉針未退,意識模糊,但好記得身體插了幾條喉。

又要插喉又想嘔,好辛苦,更試過不斷打嗝,幾慘啊!留院10日才出院,瘦了十多磅,體力仍未恢復。

手術後元氣大傷,記憶力也變差,猶幸活動能力未受影響,不過需避免大動作郁動扯到傷口,連大笑也要小心。經化驗後,發現癌細胞已擴散至淋巴,Collin確診為腸癌3期,1個月後要再做化療。

本來會行山、打太極,Collin說大病初癒後,精神和體力都爭很遠。故他主動尋找方法讓自己復康得快點,如參與為癌症病人舉辦的氣功班。「按癌症種類,配上不同功法。當時我練步行功,一日行3次,每次個半鐘,好像服藥般。做之前要做熱身招式,行完又要收功,每次都差不多要花兩個多小時,早午晚都做一次,比上班時間還長。」

Collin笑言當下的主要工作就是抗癌,為了身體就要密密做,也一改夜貓習性,天未亮就起身做氣功。「4時多起床做氣功,晚上10時許就入睡。試了幾日就調節到,感覺更有精神。」

化療致手腳痺痛

持續運動的期間,Collin亦同時經歷化療。總共要打8針,也有口服藥物,整個療程長達半年。化療副作用會逐漸堆疊,他指初期還吃得消藥物負擔,到中段吊藥時手臂會痛,也要用暖水袋熱敷紓緩。

手腳皮膚會潰爛和掉落,指紋全沒了。口腔也會潰爛,幸而我不算嚴重,只是進食時比較辛苦。

    點擊圖片放大
    +7
    +6

不少癌症病人怕飲的營養奶,Collin亦接受到:「飲瀉藥我都頂得住,那更辛苦。只要想着營養奶好貴,要慳錢別浪費,就會飲,哈哈。」在Collin眼中,化療副作用不算難捱,但要數最困擾的問題,就是手腳麻痺。

感覺好像被針刺,雙腳就如同在公園踩住石春路般,腳趾、腳跟和前腳掌也如是。我雙手一遇冷就會痺,開冰箱要帶手套,入冷氣地方也要穿長袖衫保護。有時回家後換了拖鞋,上了床都不記得脫下,因為不覺得腳上有東西。

化療後期開始慢慢重拾工作,就連扭實螺絲如此簡單的動作,Collin雙手也沒感覺。「扭一粒螺絲,可能要試五、六次,根本感覺不到它。」醫生指麻痺感會隨年減退,惟完成化療至今已經10年,雖然痺痛的感覺已消散,但輕微麻痺的感覺仍在。

學靜觀及瑜伽改善身心

患病後決心改變生活習慣,Collin不單學氣功,更參與香港癌症基金會的身心靈健康課程,如學習靜觀減壓、男士瑜伽等等,多方面調整自己的身心狀況。各種靜觀練習如身體掃描、靜坐、呼吸練習等,從中學習提升身體的覺察能力,面對情緒,也平靜心情。

治療時有好多擔心,究竟化療有何影響,會否復發?這些擔心可能會一直延續。或者會回想,早知以前別太拼搏、吃少些肉、早點睡,但這些都是無補於事的。假如少點懊悔和擔憂,情緒就會隨之穩定。

在練習當中靜下身心,覺察並面對這些想法,久而久之就會懂得應對,減少被情緒影響,也學會放下。「身心靈課程使生活態度轉變,其實人就如土地,若土地種出有問題的植物,你拔掉再種也不會好。唯一解決的方法,就是改善土壤,或周遭空氣環境,才會長出新的、好的植物。故身心都要改善,如果常常發脾氣、好暴躁,好多嘢鬱埋鬱埋,就會成鬱結。」

以前個性較急,也易暴躁,透過覺察身心靈和做瑜伽,Collin指自己變得比之前平靜,現時偶爾會有情緒波動,也可應對得更好。

在癌症基金會教班,大家除了做瑜伽,也會分享治療日常,互相支持。(被訪者提供)

成為導師伴走康復路

身心、飲食、生活模式逐一調整,Collin感受到改變為自己帶來的好處,其後機緣巧合下成為瑜伽導師,教過普通上班族,17年才重回癌症基金會為同路人教班。

在基金會教班,除了想讓學員身體變好、心靈平靜,更有種『大家一齊行這條路』的感覺。以前我上課,有人一路帶住我改善身體,當我感受到好的改變,都想其他同路人按這條路走。

重回熟悉的環境,換了崗位,在學員身上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有些學員剛治療,有好多副作用,讓我想起當時我也同樣,有好多顧忌。回想這些經歷,更覺現在的健康來得不易,以前真的好辛苦。有時偶爾會忘記、會驕傲,回看過去使我對自己保持戒心。」

做導師與病友同行,不單分享瑜伽所帶來放鬆身心的效果,Collin指每節課都大家都會互相關心,彼此更理解、明白對方。導師同時也會成為學員們的動力,讓他們更有康復希望。

他們舉起手,或做某些動作好辛苦時,以前我在復康期間或許都會有這些感覺。那一刻好痛,但都會過去,跟我們患病一樣。

病友狀況因人而異,有動作做不了,又或者怕弄傷自己、不敢做也沒關係,導師會從旁指導並鼓勵。「只要肯嘗試,盡力做好就可以,不用怕,也別介意。當放下了這些擔憂,他們就更肯去嘗試,探索自己的極限。」走完這段不容易的抗癌路,Collin感受過他人的支持,現在成為病友們的動力來源,支撑着一個又一個人前行。

記者:吳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