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紀律聆訊】瑪麗急症科副顧問醫生鍾浩然涉失德 創作書本內容擬貶損其他醫生專業

社會 19:46 2021/03/01

分享:

瑪麗醫院急症科副顧問醫生鍾浩然(中)。(洪芷晴攝)

瑪麗醫院急症科副顧問醫生鍾浩然被指專業失德,於2018年出版的書本內容及接受傳媒訪問時,對其他醫生作出的評價有欠公允,涉直接或間接貶損他人專業、可靠性和品格;又質疑他接受訪問目的為自我宣傳,渲染對他人的失實指控。

此外,鍾浩然亦涉嫌在書中的作者簡介中,虛報自己為急症科醫學院「健康教育委員會主席」之職銜,對公眾造成誤導;其一共涉及3宗案件和6項專業失德控罪,醫委會於今(1日)展開聆訊。

案情指,鍾浩然分別於2013年及2016年出版《急症室的福爾摩斯》及續集《急症室的福爾摩斯》 II——守護生命的故事》,以及於2018年推出增訂版,新增了3個篇章。其中一個故事曾有20多歲女病人因為肚痛、肚屙,於母親陪伴下,到一間醫療機構求醫,醫生未有為病人「按肚」臨床檢查、無問病歷就指她有可能是腹膜炎,而腹膜炎隨時有性命危險,遂安排她做腹部電腦掃描及驗血,並留院一晚。病人既無保險,亦非富貴人家,由於醫療費用昂貴,留院一晚共花上兩萬元,最終病人翌日便轉至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急症室醫生診斷截然不同,指出病人患腸胃炎而非腹膜炎,毋須住院。病人母親得知女兒病況真相,埋怨一句:「在那醫生眼中,根本病人不是人,是搖錢樹。」

故事內容其後於2018年7月被多間傳媒報道,媒體引述鍾指,不少醫生為免日後被投訴,採取「防禦性醫療」,令病人承受不必要的治療及痛苦,「唔係保護病人,係保護醫生自己」,浪費社會資源,增加醫療成本。

就以上內容,醫委會收到相關投訴,雖然鍾浩然指,出版的小説情節純粹虛構,為增添讀者閲讀趣味,才以主角醫生「福爾摩斯」作第一人稱「我」書寫,而自己從來無意令人認為自己就是「福爾摩斯」。

他又否認接受傳媒訪問目的是為自我宣傳,「我從來無主動邀約記者搞宣傳,是因為個時書展來臨,有記者找我談新書,我知道會報道我的書及當中內容,但我不可能預先知道記者會如何寫,他們可能會覺得我寫書寫得差,報道內容不一定會好,只係你問我答,何來宣傳」。他強調,記者沒責任和義務為他推銷書藉,故他於報道刊登前未有要求查看內容。

被問為何報道指他為「急症室福爾摩斯」,他則回覆指,「可能記者搞錯咗、搞亂咗,甚至直接將書中內容加入報道,引述話係我講的」。

會上,有委員質疑,為何他在報道刊登後,未有要求傳媒更正,他解釋,以他理解,受訪者無權要求傳媒更改內容,「而且我係報道刊登後再無咩留意篇稿,直到有匿名人士投訴我,先真係留意內容」。

他又解釋,雖然故事為虛構,並非自己親身經歷,但仍建基於逾20年行醫的臨床經驗和參考其他醫生的病例,故實屬反映的醫療現象和問題。

不過,控方律政人員質疑,鍾浩然以小説形式寫作,但內容對私家醫院等其他醫生有不公允評價,「難道可以用其他人寫的故事再創作一個新故事,然後再話個故事係虛構但反映真實」,涉直接或間接貶損他人專業,批評他「令讀者認為你就係福爾摩斯,所寫的內容均為真實」。

另外,案情又指,鍾浩然於《急症室的福爾摩斯II——守護生命的故事》的作者簡介中,涉虛報名銜。控方引述急症科醫學院的聲明,指鍾並非該學院的「健康教育委員會主席」,僅於2011至15年擔任出版委員會下的教育小組委員會主席。控方質疑鍾浩然未有審慎確認自己職銜便在書中引述。

因應案情涉及多項控罪,醫務聆訊花約7小時仍未完成審議,案件留待四月二十日再續聆訊。

記者:洪芷晴

實時追蹤香港新冠肺炎確診者住所/出現地點,立即下載經濟日報App:https://bit.ly/2JdOaiS

訂閱Telegram最新🍴✈️🎁優惠及送禮情報:http://bit.ly/2JdOaiS

記者:洪芷晴